# 第29话 嘉奖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那之後数日。 帝国军在失去大半补给物资後就逃回去了。 路上不断受到王国领主军追击和魔物的袭击的影响,平安无事回到帝国的贵族和士兵很少。 捕抓到贵族就能得到赎金,爲了以後应该减少敌方优秀的士兵。 嗯,农民的大家都回到村里工作了。 然後终於来了,王宫的传召。 不,这次没有就麻烦了。 这次是好好地在谒见之间。 正式的。 是的,是嘉奖的告示。 谒见之间排列成一排的人。 不,有给予嘉奖的人在,只是出席的大人物也有啊。 当然,也有总指挥官的伊夫林格侯爵的身影。 啊,正门前的战斗虽然是那个佣兵团,追击战啦,事前爲了拖延时间的战斗中受到很大损害,在帝国入侵路径附近奋斗的领主军啦,拼命努力收集信息对胜利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或是其他功绩者大有人在。 那是如果缺少了某人也许就无法胜利了吧。 不,真的。 敌人的进攻如果早了一天? 如果没有掌握正确的信息? 嗯,绝对不能有余裕,我不会说「获胜是当然」。 呼唤狼牙的大家也是。 啊,最初领赏的是我吗。

「光波?山野,此次的活跃和贡献,实在漂亮。作爲奖励。有什麽期望的东西的话可以直接说。」 「这样的话,想拜托的事情有三个。」

3个?多麽贪婪! 这就是平民啊…… 似乎很伟大的样子。

「好。说吧!」

那麽,对国王的话恭敬不如从命……

「那麽,首先,有一个远远比我更值得得到奖赏的人。」 「什麽?有那样的人?」 「是。把应该贯穿我和总指挥官的伊夫林格侯爵的箭用自己的身体作爲盾牌防御了,勇敢的忠义者的贵族年轻人」。 这次,哦,啊,啊啊,发出这样理解的声音和露出悲伤的表情的人们。 嗯,大家都能理解啊。

「那个人如今?」 「是的,肩部的伤姑且不论,腹部受到的箭是个问题,正在治疗所徘徊在生死之间。」 「是吗……」

国王也脸上也增加了哀悼的神色。 嗯,在这个世界上,那是与死同义。 啊,玻赛斯伯爵也在这里呢。 对不起……

「是的。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行爲的话,当场丧命的我之後也没法帮忙了。也就是说,我的功绩全部多亏了那个人的帮助。无论如何,一定给那个人奖赏。」

刚才谴责我的人们对我的印象好转了。 嗯,是爲了他人的愿望。 与此同时,也是对死去的英雄。

「我明白了。据贵族籍的相关者说,他是继承父母的爵位之前的无爵位者。无论如何,爲赞美其功绩给予相称的贵族爵位。给予男爵的爵位。後来的那个爵位由本家保管,孩子或孙子继承也好。让那个人的功绩和爵位一起永远流传下去吧!」

听到国王的话,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微弱的呜咽。 伯爵大人……那就是说,这一定是非常光荣的事吧。

「有不服的人吗?」

对国王的话,谁也不敢反对……

「我反对!」

啊,喂! 是谁……啊,伊夫林格侯爵?偏偏是被帮助了的本人? 大家因爲出乎意料之外的事而吃惊。 伊夫林格侯爵再继续说着。

「给予男爵爵位的话,完全服难以服众。给那样的功绩者男爵爵位,其他人什麽都不能嘉奖了。」

哎?

「最少给予子爵爵位,否则被救了的我没颜面去见那个人了!」

啊啊……

「不甘心,太浅虑了。那麽,子爵爵位有不服的人吗?」

不可能有。 不然的话,大家都得不到奖励了呢。 嗯,伊夫林格侯爵,做得好。 啊,玻赛斯伯爵走近说了什麽。 哎,「抱歉……抱歉……」什麽的…… 两人是认识的吗? 当然吧,因爲都是有力的贵族。 嘛,到我的回合了!

「实在感谢陛下的关怀。这样我的心也能平静一点。那麽,第二个请求……」

其实,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今天的主要目的。

「是在正门前进行了战斗的战士们的事。」

谒见之间心潮起伏。

「实际上,因爲无法忽视王国的危机,向再也不想有关系的祖国寻求了援军。」

『祖国?哪里的国家!到底是怎麽过来的!那个雷之杖又是什麽!!』

嗯,大骚动呢。

「不得已,用削减生命的秘术『渡』一瞬间渡海回到祖国去了。但是,爲了正式的国家行动,手续、会议、和批准文件等等,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而且没有邦交的国家,没法把握情况下也很难出兵……於是,我的朋友们以个人身份参加了。但是把国家的神具带走放弃原来的任务,大量消耗神具的力量……恐怕会受到严重的处分呢……」

哦哦哦,这是怎麽一回事! 那样的! 那些坚强温柔的勇士们! 嗯嗯,来了呢。

「更加上,没等待星座的统一,也没有像样的准备下强行大规模的『渡』。协助发动术式的几名神官丧命了。」

啊啊! 那样的事! 神啊……

「由於这样的原因,对国家的感谢状和礼金领受之事,让他们的行动正当化与显示对他国的友好是有用处的,如果能稍微填补神具的受害的话,能帮助减轻处罚的……另外,去世的神官是任务外的个人行动,作爲任务的补偿金也没有发出,所以能给遗属生活补贴的话……」

啊,大家都哭了。

「财务卿,国库能拿出多少钱!比起王都被战火笼罩或是国家灭亡就觉得是便宜的东西了,无论如何都要准备充分的金额!」 「哈哈,交给我吧!」

好! 这样狼牙的支付总会有办法吗。 不会说金币3000枚吧? 即使我不收佣金,也要支付4万枚(给狼牙),换算日元要10亿日元! 是我的储蓄目标金额的一半,跟安泰的晚年生活计划的一边世界的预算匹敌。 这边的金钱感觉是40亿日元左右。

「金币3000枚!」

哎哎!

「我提供金币3000枚!」

啊,玻赛斯伯爵大人。 哦,真是的!

「我是5000枚!」

伊夫林格侯爵……

「2500枚!」 「抱歉,这次受灾很多,1000枚已竭尽全力了,对不起……」 「3000!」 「2000枚!」

接二连三的贵族家的支援申请! 这是意料之外。 国家不会说是侯爵家的2~3倍这样的吧,4万左右可以轻松达到。

(就是说伊夫林格侯爵也出5000枚金币,国家不可能只给1万~1万5千枚金币)

啊,如果没有收到4万枚付款打算怎麽办? 那时候,在其他国家卖掉珍珠再逃跑就能解决了吧。 在话题蔓延开来之前,在复数国家的贵族家之间来回,在崩盘前尽量用高额卖出。 那里仍是这次的「自重」的范围内。

「各位,非常感谢你们。这样朋友们的处罚减轻的事情就可以解决了。神官留下的孩子们,也能够爲了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学习吧……」

假装轻轻擦拭眼睛。

「这次受灾严重的领地,田地被毁坏的臣民们和成爲孤儿的孩子们的支援等,需要很多的资金吧。向弟……国王拜托一下能不能从祖国给予某种支援吧!」

哦,从那麽远的地方! 多麽无私和仁慈的事情…… 进攻路线附近的领主们流下感动的眼泪。 赞美的声音持续着,但一部分人在心中呐喊。 这不是光波的口误,当然是故意的。 不过,到现在爲止的话,认爲光波是普通贵族的女儿这样的想法的人几乎没有的吧。

「最後的请求,我希望成爲这个国家的国民。」 「「「什麽?」」」 「我,抛弃祖国流浪到这个国家暂居。只是一片浮萍(无根草)。但是,现在作爲这个城市的人,这个国家的国民,希望这里成爲我新的故乡。」

感激的贵族们。 毕竟,光波的愿望全都不包含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东西。 然後是,对这个国家的爱国心。 在这次的工作中已经十二分的展示了,怀疑的人是一个也没有了。

「唔~……对我来说,早已认爲光波是我国的国民了……」

国王,稍微考虑了该怎麽办呢,是有什麽好的想法浮现了吗,露出不怀好意(恶作剧般)的微笑。

「嗯,那麽,给予光波自身,以致其他人也不能否定的,显示光波确实是我国国民的印章吧。」

好,这样就正式取得了公民权! 成爲官僚(政府)的保护对象! 生意就更好办了。 有什麽新的赚钱方法可以考虑吗。 光波暗笑,王的话继续下去。

「对那个人,给予子爵爵位,光波?冯?山野」

啊啊啊啊~~??(光波的惨叫)

那之後的事情什麽都不记得了。

想要什麽的,对大家各种各样的奖赏和希望的申请继续做着确认,光波只把它当作耳边风了。 爲什麽会变成这样!! 然後又过了几天。 这期间,虽然开了店,但是不是购物的客人来了很多非常辛苦。 不能说『不购物的客人不要来』。 因爲这家店的商品很贵,所以很多人都会在烦恼过几次之後才会下定决心买东西。 我想珍惜这种客人。 莎宾娜因爲光波的活跃和听说要求奖励的时候的事情而越来越黏光波。 但是客人很多,而且向光波纠缠搭话的客人很多,感觉常常被干扰。 现在不是欣赏DVD的时候。 平民的客人不是想笼络光波,而是想看一眼国家的恩人,说出感谢的话语,这种感觉没什麽大碍,但贵族或大商人是麻烦……而且,虽然销售额增加,但与顾客数量的增加完全不成比例。 可恶,应该考虑一下让商品的选择齐全一些吧。 爲了转换心情去了旅行。 来回都是一瞬之间。 啊,经过地球所以是二瞬吗。 真是的,杂货店光波的营业天数很少啊。 去了柯蕾特的村庄。 并不是忘记了。

只是一般是不太容易来往的距离,在时间没有变得不自然之前就没有去。

「柯蕾特,久违了~」

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因爲带来了各种的纪念品。 不,不只是因此才受欢迎的。 我想这麽相信。 在王都的事情还没传来。 领主大人那里的话暂且不说,平民的信息源是旅行商人和公共马车,来回日数还没过去,没有讯息是理所当然的。 因爲领主先生也是在王都。 率领着的士兵大半现在正是在归途的中途吧。 柯蕾特和双亲的托比亚斯先生和艾莉娜小姐,把前几天战争的事省略,把开了商店的事情,帮忙贵族聚会的工作等事情粗略地说了。 嗯,租来的小房子的店,小小的聚会承包工作,我用了容易被接受的说法。 首先,爲了尽量不要说谎而选择了用词。 因爲不能说没有某人会来王都的机会。 我是很慎重的。 只是没有身高。 真是吵死了! (译注:日文中慎重跟身高(身长)读音相近)

大家都爲我的大成功而感到高兴。 不,即使是这种缩小报告的程度,从村里的大家看来也是很成功的。 一个人去憧憬的王都去,在短时间内开店创造出能获利的生活,那是超级出人头地的故事,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在郊野的农村来说呢。 曾经有一次,国家的士兵来打听了光波的各种各样的事,那是曾经担心的事情。 啊,嘛,如果接近公主的是身份不明的可疑人物,那就要调查了。 借用店面的关系的身份调查进行误导。 不,国家的士兵是什麽,我不知道喔。 嗯,好像不太在意,真是个超乡下的农民。 真的对不起。

(译注:光波谎称国家士兵来调查是因爲她要借用店铺,然後柯蕾特和她的双亲似乎不太在意有士兵来调查的事,於是光波觉得他们是不管大事的乡下人,然後又觉得很抱歉,在心中道歉)

那麽遥远的距离当日往返会显我不自然的,所以借住一宿让和柯蕾特一起玩。 今天是免除了柯蕾特的家务的样子。 第二天,要离开村庄了。 虽然被挽留了,但是说「实际上是要到海边的村庄调查商品。顺便过来的」,与柯蕾特约定好绝对会再来後就出发了。 嗯,真的是要去海边。 想要确认海鲜,去一次就可以简单地再去「传送要先到过那地方一次或有很深的印象」,所以下次就轻松了。 本来也想见一下贝琪丝,但放弃了。 因爲伯爵大人还在王都,如果日後又见面了,听到贝琪丝的话会前後矛盾,绝对会被发现呢。 好不容易的「渡是削减生命的技能。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不能使用」,让国家和贵族变得不要来要求使用的计划就要被弄坏了。 在谒见之间那个时候,光波有着得天独厚的质素,尽管如此据说仅仅是传达感谢状和礼金的搬运就会消耗相当多的生命力,「考虑到是12岁的话成长是相当滞後了,那是至今爲止使用秘术的负担……」大家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 就连12岁的设定也这样「说自己是12岁还被人觉得发育迟缓」! 还有,是看了哪里才说的这句话! 「当然是胸部」 啊,还有狼牙的返乡,术式是从最初编入的自动返回效果。

光波很擅长考虑这些设定。 海边的村子很小。 跟柯蕾特的村子差不多规模。 伯爵大人不是相当有力的贵族吗? 即便如此,除了领都之外每个村子都是这样的感觉。 嘛,说是领都其实只是个小城市。 令人想说哪里有『都城』啊。 嘛,即使歉收也没有饿死者和被卖掉的孩子,柯蕾特的村子是丰富的村庄吗。 如果考虑到有能捡孩子回来养的余地的话,也许是件很厉害的事情。 真不愧是玻赛斯伯爵! 啊,柯蕾特的村子之类的,不是搞得柯蕾特是村子的支配者一样吗。

我不擅长记人名、地名之类的。 也好,这是简单易懂的称呼。 结果还没记住曾作爲敌人的帝国的国名。 啊,战场上来交涉的人好像说过国名。 不管怎样都可以。 总之,傻瓜的爸爸是「傻瓜的爸爸」好吗,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谁也不会困扰吧。 那个料理店的店主和态度很差的商人的名字也不记得了。 料理店主,很伟大的商人,叫什麽也没关系嘛。 如果需要区别的话,就是店主A,店主B之类的。 海边的村庄,嗯,叫「渔村」可以吗,除了渔业以外的事情也在做。 嘛,渔村就是那个。 把捕捞的鱼贝类,除去村内的消费,运送到领地内的各村和领都进行销售。 村里虽然是直接卖的,但是在领都是要卖给商店的。 教他们做一个直销场……不能没有商店的利益吗。 商人也是臣民,是出色的税收源。 干物和盐腌。 数量非常少也运去王都吗?哼哼。 渔船是……这个东西? 这是什麽「大概是船太简陋」。 嗯嗯。 好,今天很可惜就到此爲止了! 回到自己家里确认邮件和包裹,以及进行食材和日用品的采购。 有汽车方便大量采购啊。 啊,偶尔也会没有意义地在附近徘徊,给附近的大家看看脸。 因爲经常不在所以附近的人很担心,因爲是孩子一个人生活。 嗯,我已经18岁了! 在日本看起来像是15岁! 完全是个小孩子,是吗?

今天到王宫去了。 今天是爵位的叙勳仪式。 光波以外也有其他升爵的人。 这是很少的情况,但这一次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事件,似乎是因爲不接受召集或是背叛以及观望形势的几个贵族被取缔和降爵因而爵位空缺了。 当然,如果从平时开始就不断升爵的话,就会变得满是高级贵族了,真是够呛啊。 向店长下单的新礼服顺利地赶上了。 说了「被邀请参加一个国家的贵族仪式」,他就通宵赶工了。 还叫我带着他一起去,实在是没办法。 如果下次有机会的话再说。 之前的裙子?已经沾满鲜血了,怎样穿? 啊,左肩已经完全癒合了哦。 而且还准备了其他的仪式。 详细情况,在广告之後再说。 今天,聚集了超过前几天的嘉奖告示时的大人数。 当然伊夫林格侯爵和玻赛斯伯爵也在。 而且,虽然不是社交季节,但从各地有相当多的大贵族来到了王都。 这次我好像是最後一个出场。 因爲是最精彩的场面吗。 啊,还是说会给後面的人添麻烦吗。 然後,仪式顺利地不断地进行,终於轮到我了。 看到我後座位传来了一阵骚乱。 因爲我是个孩子啊! 裙子很漂亮是吗?我会告诉店长的。 收到订单会很高兴吧,店长。 虽然支付的是金币。

「光波?冯?山野。授予子爵。」

国王的话後,莎宾娜把短剑交给了我。 啊,这是个小刀子的小家伙。 无论如何,这是「用这个打倒敌人和魔物,保护领地和人民。当背叛了王的期待的时候,就用这个刺进自己的胸膛」的意思。 嗯~这很辛苦啊。 到现在爲止的人都是宰相大人亲手交给的,但莎宾娜说绝对要亲手交我的样子。 嗯,我感激地收下了。 就这样打算从场上退下时,被国王叫住了。

「光波子爵。不在场上的玻赛斯伯爵家一位儿,亚历克西斯的爵位授予能由你代理收下吗?」

一瞬间窥视着伯爵的方向,他点点头。 嗯,在这里还是果然应该要这样做。

「我拒绝!!」

国王凝固了,室内鸦雀无声。 玻赛斯伯爵目瞪口呆。 光波突然转过身,向正面的大门前行。 太不敬了! 马上逮捕! 虽然有几个骂声,但没有人会采取具体的行动。 国王还哑口无言,没有任何指示。 光波终於到了门前。 卫兵也只是惊慌失措,什麽都做不了。 光波随意地自行打开了门。 满满地打开的大门。 那里站着一个男人。 向国王的宝座慢慢走过来,位於少年和青年的分界线一带的男性。 那右臂被从脖子绕过的白布吊着,腹部被好几层的缠绷牢牢包着。 没有穿衬衫,只穿过左臂挂在肩上的上衣,扣钮也没有扣上,与其说是粗鲁不如给人一种精悍的印象。 表面的毛很长的地毯,没有脚步声。 但是大家彷佛听到喀哒喀哒的脚步声。 玻赛斯伯爵的脸颊流着眼泪。 旁边站着的伊夫林格侯爵,好几次敲打着伯爵的肩膀并点头。 寂静包围之中,少年,不,那凛然的青年,在王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然後光波的声音在回响。

「这样的话,请直接交给本人。」

哇啊啊啊啊!! 谒见之间被欢呼包围。

「以这样的姿态面见真是对不起。」 「好。这就很好……」

国王用充满了喜悦的脸进行爵位授予宣言。

「亚历克西斯?冯?玻赛斯。授予子爵。」 「诚心地接受」

绷带包得太牢固吗,亚历克西斯生硬地低头。

「玻赛斯伯爵家的长子啊。继承父亲的爵位时那子爵爵位作爲第2爵位持有,将来授予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就好。」

对国王的话语,亚历克西斯摇了摇头。

「没有那个必要。」 「什麽?」

疑惑的国王。

「父亲的爵位,由弟弟的迪奥多尔继承。我只要这个子爵位。不管怎麽说,这不仅仅是从父母继承的爵位那种等级!而是以自己的功绩,直接从国王领受的爵位!光荣的新贵族家的开创人!有谁会放弃这个有名誉的爵位吗。而且……」 「而且?」 「在父亲引退的时候,我早就升爵成伯爵了。」

听到这句话而大笑的国王。 在出席者当中苦笑的玻赛斯伯爵。 以国王笑声停止爲信号,从莎宾娜那里收下短剑。 啊,给你送点祝福吧。

「莎宾娜,莎宾娜给了我吧。这次让给姐姐大人做吧。」 「啊,嗯,是的!」

想念姐姐的莎宾娜,也让她最喜欢的姐姐大人也能做,向国王的斜後方与王妃大人和王子们坐在一起的第二公主招手。 嗯,当然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啊,我?露出这样有点吃惊的脸之後,想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第二公主。 短剑交到17~18岁的美丽公主手上。 到现在爲止很精悍的亚历克西斯的脸颊松缓下来并脸红。 嗯嗯,高兴得不得了呢! 莎宾娜是很可爱,不过,亚历克西斯还是健全的男子。 这时,突然制止了第二公主,年龄在25~26岁的第一公主站了起来。 阿咧,斜视着露出愕然表情的第二公主,赶快接过短剑,用一脸得意的表情把短剑交给亚历克西斯的第一公主。 那个,这是怎麽回事呢? 总之,亚历克西斯看起来有点沮丧的样子。 你想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