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话 柯蕾特太擅长肢体语言了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然後过了几年……

不不才没有啦,从那之後也只是过了三天而已啦!!

我拼命努力比手划脚所换来的结果,就是他们大致理解我接下来的意愿了……我觉得啦。 第一,我会工作的所以请收留我一段时间让我待在这里。 第二,在这之後我想去城镇所以到时候请分一些水和食物给我。 第三,请告诉我怎麽去城镇。 传达这麽一点的信息也花了我很多时间。 我已经放弃去学他们的语言了。 反正我又不觉得我花个几天就能学会,而且到了城镇後那里应该有电话吧,所以到时候找个大使馆或者打长途电话打回日本,找个懂日文的,再不行的话找个懂英文的人帮我就行了。 我回国之後大概也没有机会使用这个国家的语言了吧。 不对,我还要来送礼报恩的,不过到时候找个人帮我翻译就可以了。

在我们比手划脚的期间里我有点依稀明白了,首先是,不知该说是果然如此还是什麽才好,他们好像把我当成是小孩子了。 我确实是未成年,可是未成年也不代表我是小孩子,对吧。 还有,好像是把我当成10~12岁的样子…… 好啦,这样子对我也方便啦所以就当成是那样吧! 嘛,因为柯蕾特就是8岁啦…… 真是的,所以才觉得我是12岁吗。

然後,可能是这里的风俗吧,碰到孤儿或者被舍弃的孩子的情况,一般好像是被谁捡到就由谁养,成为那家人的孩子。 在成人之後和捡到自己的那家人的孩子结婚,这种情况好像也不算罕见,而且好像还会被大家祝福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话虽如此,不过大多数的情况当然都是普通地和别人家里的人结婚或者是普通地对养父母报恩。 嘛,因为这村子本来就小了,所以村子里全部人好像本来就是一个家族的样子。

那麽,如果你问我柯蕾特想说什麽的话,大概就是想说「如果捡到了孤儿或者身份不明的人,我们不会送去政府机关那里,而是会自己直接照顾。反正都是被舍弃了的所以不会特意去寻找那个人的亲人」。 啊啊,所以她父母才会那麽坦然地照顾我吗。 嘛,虽然我很快就会离开就是了。

……话说回来,为什麽你要特意花半天的时间跟我解释这些事情啊,柯蕾特? 又是比手划脚的,又是用木头在地上咯吱咯吱~地画出多个像是家族图一样的东西,花了那麽多的功夫真是辛苦你了。 这些事情有重要到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在现在说明的地步吗? 说的都是些,那家的人是捡到的女孩子和家里的儿子结婚,而另一家的人则是捡到的孩子和亲孩子一起照顾双亲。 不是啦,干嘛说到那里就紧紧盯着我看啊!

虽然被柯蕾特的压力弄得我身体不由得僵硬起来,不过我其实这几天每天都在帮他们做做家事,生活过得轻轻松松。 虽然没有满意的调味料和使用炉竈来料理是一大困难,但是我从小学生的时候开始就跟着母亲帮忙料理,从中学起母亲就把料理全部交给我做了,所以我有充分的经验,可以做出合适的料理。 结果就是非常大好评,而我就被妻子艾莉娜小姐嘴里咕噜噜~地气鼓鼓地低吼着。

相对的,我劈柴则是劈得很狼狈。 唉,劈柴算是家事吗?那不是父亲的工作吗? 啊,准备柴薪算是家事的一部分所以是由艾莉娜小姐和柯蕾特负责吗,是那样啊。 然後呢,柴斧好重。 柴斧就是难用。 我砍下去时经常没砍准。 而在我终於将柴斧砍进木头後,陷进木头的柴斧又太重了,我根本没力将整个木头和柴斧提起来重新一起砍下去。 我砍着砍着,手掌皮都破了,肌肉又酸,呼吸又急,腰又…… 马上就收到了被排除战力外的通知。 你怎麽会咔嚓~地砍得那麽利落啊,柯蕾特……

第二天,我和柯蕾特两个人一起上山采野菜。 背着个笼子进去森林里。 啊,背着笼子的只有我一个人呢。 因为根本不会采得到两个笼子的量,所以为了让主战力的柯蕾特方便移动就由我背着。 嗯,非常合理。 啊咧,这里是我之前迷路的森林吗?原来是这样啊,所以柯蕾特才会发现我啊。 为了对那天白费了她上山采菜的功夫一事赔罪,我要加油努力寻找喔! 野菜种类的话,因为柯蕾特之前有给我看过野菜的样本所以我认识,没问题的!

……我是干劲十足啦,可是寻找野菜生长的地方好像也是有诀窍的,我去柯蕾特指出来的地方一找就找到了,而靠我自己去找就完全找不到。 嘛也没问题啦,我又不是靠这个谋生的说,而且只要我能帮得上柯蕾特的忙就好了……

就在野菜装满了笼子的三分之一的时候,柯蕾特突然站着停下来了。 瞄了她一眼,她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她用肢体语言告诉我把笼子放下。 尽管我心感惊讶,但我还是跟从她的指示放下了笼子,然後柯蕾特就缓缓地後退过来,小小声地跟我说。

「ケル、コロレ、マルトネース……」 (译注:这句从後文来看是用日语来发音的异世界语,应该没其他意思)

嗯,是在出发前不断反覆要我记起来的文字中的其中一些呢。 不是啦,我是有说过放弃学习这里的语言,可是我说的是普通会话的程度,而简单的单词之类的我有记起来哟。 像是,是,不是,水,食物,肚子饿饿,那个给我,等等之类的非常重要的必要的单词我都记起来了。 那麽,刚刚她说的是,「危险的野兽出现之时」,咦,这不得了了啦! 她不是说这周围几乎不会有危险的野兽出现吗,她之前在地上画的画就是这麽说的吧,一定是吧…… 哦,「几乎不会出现」也就是说「偶尔会出现」吗,这样啊。

把笼子留在原地,两个人悄悄地往过来的方向回去。 笼子的话应该是过了几天等危险过去之後再来回收吧。 野兽会不会是由村人去狩猎呢,直到野兽不在之前会不会不让孩子们接近森林呢…… 这样子我就做不了生意了啦,真是的。 难得收集到了野菜,回收的时候不知会不会变坏呢。 做不了好吃的乾货了吧。

嘛,比起这麽点量的野菜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 我们慢慢地轻轻地逃走着,咦,风是从前方吹过来啊。 我想起了「站在上风处是汝之不幸哦」,唔,现在这样不是很糟糕吗! 唔,看来就连超少女柯蕾特也没办法在野兽之前发现对方的气息。 无论怎麽样都要被发现了吗。 接下来就只有期待对方现在肚子饱不打算过来狩猎,或者是在追着其他猎物,又或者是素食主义的野兽……唔,希望不大啊。 那麽,为什麽它还没有赶紧攻过来呢? 快点想,快点想,轰鸣吧我的杂学知识电脑库!!

嗯,想到了。 可能性有三个。 一,慢慢包围我们之後确实地将我们猎杀。 但是以脚步不快的人类孩子为对手有必要这麽做吗? 二,喜欢玩弄猎物,现在是在玩。 那样的话对方怎麽没有露出身影让我们彻底感到恐惧呢? 三,为了教孩子怎麽狩猎而拿我们做练习对手。 既不用担心速度不快的我们逃走,又不用担心我们的反击会给孩子带来意料之外的大伤害,非常理想的猎物。

对啊,真的是理想啊,人类的女孩子。 不过里面也混进了一个不好说是「孩子」的人就只有我知道了。

这些终归只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不过野兽正在靠近过来的可能性很高吧。 得要找个平安逃走的方法…… 要不就拖时间? 可是要拖到多久才会有人来寻找入夜後还没回去的我们啊? 他们会在漆黑的夜晚里到森林里找人吗? 父母暂且不说,村人们应该不会冒那种险吧,大概。 而且不管怎麽样,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在我回头眺望的时候,我一瞬间在树林中看到有什麽东西在动。 是复数。 和狼差不多的东西有1只,接着就是比那个身体小很多的东西有数只。 和猜测的一样吗?这种兽类会爬树吗? 低一点的位置都没有树枝,看上去应该很难攀得上去吧…… 我想对面应该已经快要一口气攻过来了吧。 哪棵好,哪棵好,呃,没办法了,就这棵吧!

「柯蕾特!」

这棵的树干比较细,低一点的位置也没有树枝,野兽应该很难爬上去,但是我发现这棵树大概只能支撑柯蕾特的体重,然後我就拉着柯蕾特的手,强硬地把她拉过来。 我把手放在她腋下,用尽全力把她举到树上去。

「光波!──!!」

确认了柯蕾特有好好抓住树干後,我直接放手无视大喊大叫的她,然後再顶着她双脚一口气把她抬上去。 察觉到光波的意图的柯蕾特赶紧用力动起双手爬树,抓住上面的树枝後把身体拉上去。

「光波──!」

柯蕾特拼命把手伸下去想要把光波拉上来,可是光波微笑地摇摇头。

「抱歉了、我、不擅长爬树。而且这棵树感觉好像撑不起我们两人的重量。那麽、拜拜、保重啦!」 (译注:这里的拜拜含有不会再见的意思)

或许是野兽觉得我们两位已经死心了,它们现出身影慢慢走过来。 和我在之前一瞬间里看到的一样,成体的野兽有一只,孩子的有3只。 因为样子像狼,所以就叫它们『狼』和『小狼』吧。 为了吸引它们的注意力,我捡起脚下的树枝扔过去。 它们当然不会那麽简单就让我丢中,不过可能是我攻击的意图有好好传达过去吧,它们低吼着盯着我。 很好很好,这样子我就从『不会抵抗的无力猎物』升级成『会抵抗的猎物』。 就这样拉仇恨吸引敌人。 然後一边尽量拉仇恨,一边尽量远离这里吧!

「光波、光波、光波~~~!!!」

我留下了拼命喊叫的柯蕾特,用尽全力奔跑出去了。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光波起得早。 因为有好多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做。 光波的体力也很快没了。 因为各种各样她不会做的事情也很多。 除了学校的体育课之外,光波只有在哥哥的邀请下被带去玩生存游戏的时候有做过运动。 她如同外表一样没有体力。 反射神经之类的是不错,不过总之就是持续力差。 或许也是因为脚下的路不好走吧,光波一瞬间就被看上去没有打出十二分认真的狼缩短了距离。

(只有大狼吗……小狼的话应该不会爬树吧。虽然我觉得大的也不会爬,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被杀之前不知能不能拿下它一只腿呢……)

自己的事情我已经放弃希望了。 接下来就,想办法誓死守护柯蕾特吧! 被疲劳缠上腿的光波跌了一个大跤,撞上了附近的大树。 露出尖牙飞跳过来的大狼直冲眼前。

(我不想死!柯蕾特、爸爸、妈妈……)

狼的牙齿逼近过来。 死亡临到眼前,光波的头里浮现出各种画面,一张张在眼前闪过。 柯蕾特的笑脸,父母的样子,然後就是很疼爱小两岁的自己,教了我各种各样的事情,温柔又可靠,稍微,不,非常有趣的,我最喜欢的哥哥。 只不过,可能是喜欢引用小说里的梗吧,在合适的时间场合里成功引用有名的梗的时候他就会很开心地做出一副得意脸,这让我觉得有点烦就是了。 如果是我那个哥哥,现在这种时候应该会说出什麽有名的梗吧…… 光波在最後竭尽全力大声嘶喊。

「哥哥~~~!!」

然後光波的身影消失了,全力撞上大树的狼痛得在地上打滚,然後终於慢慢站起来,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带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