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话 山野子爵领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获得了爵位。 也就是说,成爲贵族这件事。 成爲贵族这件事就是说,不是成爲法衣贵族,嘛,是成爲有领地的贵族。 呜,变成不得不经营领地的情况了啊。 爲什麽变成这样了啊!

呜,姑且和国王商量了这件事。 一起的还有宰相和负责管理领地的人。 啊,关於这个管理领地的负责人,并不是「领地管理-运营的专家」。 而是知道王国所有领地的场所、大小、特徵等等,知道领地授予谁和哪些人交换了领地的人体数据库,是个数据库作用一样的人。 我首先传达了希望得到的领地有哪些条件。

「面对大海,有山,有流淌着的河流,并且较小的领地比较好。」 「小领地真的好吗?」 「是的,因爲大领地的人很多会很麻烦。想做成了舒适的,并且大家像家人一样快乐的生活的领地。啊,如果是面对那种看起来就要起争执的国境地区,恕我断然拒绝。」

国王苦笑着。

「这样的话,就是北部了吧。首先,说到临海的话,除了那里就没有别处了。」

数据库先生立即答道。

「请在这个地图上确认下领地的位置。流入大海的河流,有大的河流的就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然後在这附近的一条细线是一条小河。有大河的领地非常宽广且平原居多,大部分都是伯爵领吧。当然,是没有空着的了。如果说在狭窄的山与海附近的话,就是小河这边了。然後原本空着的领地,由於这次事件空着的领地,再加上不知道什麽时候能成爲王家直属的领地,能够选择是这里,这里,这里。还有就只能通过交换领地或赶出本来的贵族这方法了吧。」

喂喂。 赶出去的话,好像会被怨恨。 是不是应该要一块好的领地然後进行交换比较好呢。 但是,从祖先那里继承来,和领民共同开发并守护的领地,赶出去的话会有意见的吧。 一这麽想赶出去的方案就废弃了。

「那麽,这个吗,这个是……」 「啊,没有什麽特别的问题吧。那里是这次,被剥夺爵位的、倒向优势的一方,同时不响应王的召集的墙头草男爵家的领地。这一带由於和王都有点距离,所以领地很广阔,即是说是有点小的子爵领也不奇怪。有小河,有没什麽危险的山,条件正好符合。但是,这样真的好吗?子爵领的话,也是有离王都更近且有更高收益的地方的啊……」

虽然难得有数据库先生的推荐,但是当然拒绝了。 是因爲这不是我所希望的。 离王都远点才好,麻烦的贵族和商人不来才好,安静点才好。 而且,距离的远近跟我没什麽关系就是了。 也就是说,获得了领地啦! 嗯?北部面对海的领地是? 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是玻赛斯伯爵领的隔壁呦! 真的是偶然吗? 数据库先生,你和伯爵确实是不认识的吧?我没有被你诱导吧? 算了,如果有不知道的事情的话,好像可以教我很多,也好像可以帮助我很多,都是好人呢。 也可以很简单地就到柯蕾特那里去,近的话也容易成爲藉口。

诶?亚历克西斯大人获取的领地,在我的领地旁边,玻赛斯伯爵领的对面? 我,被夹在中间了吗? 那麽,真的被夹了啊啊!! 我绝对被卷入阴谋了吧。 回老家的时候,请让我通过领地? 好好。 诶,好只要说一次就好? 好好。

总之,先去领地吧。 店?没有不要呦。 只是一时关店而已。 领地经营到下一阶段的话就会再开门哟。 不会把店转移到领地的哟……呜,总之,现在先这样。 洗发水?呜,我会尽早的重新开门的。 对不起。

这3天里,国王介绍来的人对我进行了领地经营的特训。 嗯,不得了的填鸭式教育。 幸好托现代知识的福,我已经有税收制度、预算管理、人心掌握等的素养,所以授课进行的比较顺利。 有着能够吓到老师的程度。 而且,授课都用微型录音笔进行了录音,所以随时都可以进行复习。 万岁,科学的力量!

然後去往我的子爵领。

乘坐公共马车中。

不,我没有带马车,也没有任何主意,除了马夫外让我一个人呆好几天~ 讨厌。 虽然也可以用转移直接到玻赛斯领,不过我想仔细的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下与王都之间的距离。

当然最初来的时候也乘坐了公共马车,不过那个时候没有好好用眼去看呀。 爲了领地,能做些什麽。 和王都的来往是问题的关键点。 周围的状况。 应该学习的东西有很多。 和其他乘客的谈话也会变多的吧。 因爲这次和前次相比能用从不同角度听了吧。

在出发之前,来了好多人,都希望被子爵家雇佣。 嗯,被新的贵族雇佣的话,自己就成爲了最老资格的人,只要随意地做出成绩,由於户主还是孩子,可以进行各种误导,然後还能随意的滥用职权。 做好的话,还能减轻自己的经济负担成爲配偶,是这麽想的吧? 还是想要祖国的优秀技术,还是爲了刺探神具的秘密的相关者?不会冒这种险的。 闻到甜味而靠近的人是不会留在身边的哟。

「在原贵族家工作过的,领地经营的老手,而且是经验丰富的专家,如果是我来的话,领地收益倍增,领民不会爲了生计互相残杀,全部都交给我的话会相当不错,请一定雇佣我。」

笨蛋吗? 如果那麽有能力的话,爲什麽现在,还在做着这种拼命找工作的事情? 因此,全部求职者都被拒绝,店铺开啓绝对防御模式,和附近的人打了招呼,同时也拜托了他们如果见到可以的人请通报王宫的士兵,也委托了斯文他们在街上时偶尔巡视一下店铺周围。 啊,爲了斯文他们不被通报,也好好的向附近的人介绍了。

「会有潜入雷之姫巫女大人的地方的家伙吗?」

哎,诶……啊,王宫士兵在周围巡视是国王亲手安排的吗,是这样啊。 出发之日,向公共马车的候车处走去,发现了背着行李的莎宾娜。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不愧是莎宾娜,紧追不舍。 隐藏着的护卫的人原本是打算最後的最後把它带回去的,最终还是强行把胡闹的莎宾娜带走了。 嗯,太早带回去的话又会逃跑了吧,极限状态下让她在梦的海洋中游泳吧。 真不愧是护卫。

马车向着玻赛斯伯爵领前进。 不可能会有去往新兴子爵家的定期马车。 这次光波的打扮,是普通平民女子穿的连衣裙。 虽然做得很朴素,不过软绵绵的有点可爱。 是可以和乘客轻松对话的机会。 光波是拥有叫做学习效果的东西的。 会话的技巧参考了莎宾娜的乐园亭。

然後,在那柔软的裙底,大腿内侧的右侧是瓦尔特PPS,左侧是小型小刀。 当然,左腋下也有瓦尔特,能够迟一点瞬间拔出的是,体积大的显眼的93R和左轮手枪,还有枪带,因爲它们都装在包中。

放入武器的包总是围绕着脖子挂载肩上。 存放替换衣物的是放在马上行李架上的大一点包。 大的行李是放在马车顶上的,因爲乘客比较少,不是特别重也不是特别大的东西,由於是女孩子的行李等原因,小包就放在马车内了。

出发时有12名乘客。 因爲是从王都出发,所以这个瞬间应该是人数最多的时候吧。 之後,我觉得陆陆续续会有人下车,人数也会一点点减少。 光波马上和看起来像善良的商人的年轻男子搭话。 自己的设定是,去新兴贵族领地的商店工作的少女,且不谙世事。 确实光波去领地是爲了工作,也是在商店工作的少女。 完全没有撒谎。 对这个世界的一般常识也不是特别熟悉,嗯。

商人视角 ── 虽说是孩子,但与可爱的少女说话也不坏。 少女很高兴的听着自己的话,而且中间还会提出很好的问题。 那正是对自己的话感兴趣并有认真听的证据。 有理解能力,头脑也不坏。 偶尔也会说自己不知道的知识与情报。 好像能成爲一个很好的商人。 啊,不是儿子也好,成爲女儿也不错。 回去後和妻子商量商量吗……

年轻的商人的嘴又变松了,话语不断。 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其他的乘客也加入了对话,交换了很多情报。

到玻赛斯伯爵领了还需2天。 盗贼出现了。

「是很少见的事吗?」 「啊~最近,增加了哟。帝国的残兵分散了啊,反正不是回到帝国遭到不像样的待遇就是留在王国被招募爲农民,还有回去的话会因爲战争惨败的责任而被处决的下级指挥官啦,因爲没钱而吃不上饭的崩溃的佣兵啦,避免逃到狩猎残党且形势严峻的南方,而往北方逃亡了。」 「啊~」

一边斜视其他大骚乱乘客,一边悠闲的和佣兵样子的中年男子聊天的光波。 有点阴沉。 光波是喜欢阴沉的中年人的哦。 因爲有像父亲一样的味道。 并不是加龄臭。 而是缠绕在周围的气氛。

光波显得很平静,嘛,因爲随时都可以使用转移。 男人很平静,是因爲存在『治外权之行使』。 (译注:治外法权:法治外法权,国际法中,特定的外国人滞留在外国的法律,一般爲免除本地法律。)

所谓『治外权之行使』是指,佣兵和盗贼之间的默契那样的东西。 作爲护卫的佣兵暂且不谈,只是偶然在一起的佣兵根本没有保护其他人的义务。 如果没有缔结契约,只是因爲在现场就拼命的帮助别人,有多少条命也不够用。 另外,对盗贼来说,和也不是护卫的佣兵对战,损失太大。

如果是这样,失去了战斗意义的佣兵,和不想认真和没有钱且强悍的佣兵战斗的盗贼,两者利害一致。 宣言了『治外权之行使』且没有接受护卫任务的佣兵,不会对盗贼动手。 同样盗贼也不会对佣兵动手。

有宣言了『治外权之行使』的佣兵在的情况下,战斗姑且不论,在决出胜负後爲了不会出现无辜的杀害和不会出现被耍後敲诈的情况,这对乘客和护卫的佣兵都不是一件坏事。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办法回避女性小孩子被盗贼带走这件事。

目前,包括光波的乘客有9名。 其中,人妻1名,年轻女性1名,少女2名。

顺便说下,马夫是对象之外。 盗贼是,不会对马夫出手的。 如果失去大量马夫,马车的运营就会被停止,国家和领主会大规模的进行狩猎盗贼。 而且马车不能通过的话,盗贼的生活水平也会停滞不前。 马夫被当作是马车的一部分,不是人,被当作没有的东西对待。 当然,绝对不参与战斗。 如果有马夫被义愤所驱使而出手了的话,全部马夫就失去了安全的保障。 所以马夫绝对无法出手。

「我要参加战斗。」

带着妻子且农民样子的男子坚决的说。 女性4人中,妻子和女儿,2人是男子的家人。 他不可能让她们在自己的眼前被带走。 即使是自己会死去。

「我也要参加战斗。」

稍微年长一点的男性说。

「孩子也已经独立了。爲了保护家人,让家人生存,我也做过很多坏事。差不多是时候试着做一点对别人有益处的事了,也不会有报应了吧。失去手头全部财产会让人头疼的啊。」 「谢谢……」

农民风的男子低下了头。 年轻的商人瞥了光波一眼开始说。

「我也帮把手。」 「我讨厌。只要交出钱和行李,不就不会造成更多危害了吗?我也有治外权行使的佣兵先生。如果擅自抵抗的话,在投降之前就不只是被杀或是受重伤的程度了。真是太蠢了!」

过了20岁的男子就这样说着拒绝抵抗的话。 并不是什麽坏事。 人类,自己就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是因爲妻子也在,农夫也是有可能拒绝抵抗的。 最後,佣兵的男子向农夫说道。

「我说,你要不要雇佣护卫?现在只要1枚银币。」 「「「什……!」」」

真汉子。 光波的嘴角歪起来笑着。

「那,我要行使法外权……」 「那是指『没有接受护卫任务的佣兵』这一条件,年轻人。」

狼狈的年轻男子,佣兵扔给他这句话。 怎麽说呢,佣兵,真是男子汉过头了啊。 那麽,我也是一样的。

「杂货铺光波。从恋爱商谈到领地经营,任何事都接受委托。顺带一提,盗贼退治是银币1枚。」

看到被吓一跳的佣兵先生,光波微微一笑。 嗯,不讨厌让阴沉大叔帮忙哟。

佣兵先生擅长的武器是短剑。 预备武器的短剑给了年长的男性。 嗯,怎麽说呢,好像不怎麽像平民,这个年长的大叔。 我从挂载肩上的包中取出一把猎刀递给年轻商人。 用夸张的眼睛看到了哟。 刀道是少女的嗜好哟。 从小刀是能看出女孩子的美丽的哟。 接着,拿出枪带绑在腰上。 准备好93R与左轮手枪的预备弹仓。 现在说的弹仓是空尖弹。 对魔物与穿铠甲的人类用。 对大家做OK姿势。 被大家用『那是什麽?』的眼神看了。 农夫从马车外侧拿下木棒。 虽然有力量,但战斗是个外行,对这样的人来说,比如短的刀刃,还是棍棒这样的更好。

包括马车前後的盗贼有8人,正在慢慢接近。 这边是看起来像佣兵的三人,和吓得哆哆嗦嗦的5人。 後者是原农民呢。 我们战斗组的其中4人也离开了马车。 商人在马车里。 这是最後的堡垒和奇袭人员。 也是防止女性被当成人质被绑架的行爲。 啊,对了对了,农夫和年轻女子每人给我1枚银币哟。

「老实点,把值钱的东西和行李都交出来,就不会加害你们了。把衣服脱掉。只留下内衣。」

看起来像原佣兵的男人淫笑着说道。

「啊,当然,女的也要交出来。女性就不用脱了,至少现在还不用。还不快点,快点!」

下流的嘲弄。 这样的佣兵,我不承认。 从旁边站着的有点阴沉的佣兵开始,斯文他们,还有狼牙的大家都被侮辱了,感觉很不舒服。 不打算让商人和农夫杀人。 被反杀的可能性更高。 实际上是,佣兵和我两人对8人。 但是,对方的5人组更像外行。 对面的佣兵也不知道这边的佣兵的实力。 不知道爲什麽,就是看起来很强,佣兵先生。 但是,我也不知道实际会变成怎麽样。 数量的差距是压倒性的不利。 想要在明确对方有杀意情况下再进行攻击。 我充分的知道我很天真,但是那是因爲我知道那是可能的。

「那边的佣兵可以行使法外权吗?离那边远点就好。」

面对盗贼的话语,佣兵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

「……我吗?我是被雇佣的护卫。」

「被雇佣的护卫」。 那词语的意思,在光波的脑中完全变成了别的词。 保镖,保镖,保镖……

「什……!」

盗贼慌张的後退一小步,拔出了剑。 看起来像原佣兵的3人全员都拔出了剑,剩下的则是3人拿剑,两人拿枪。 当在一个人已经拔剑的时间点上,光波ROE交战规定的危害攻击许可基准就完全被Clear了。

啪啪嗙! 正在拔剑的男子就被吹飞了。

「诶……」

突然被吹飞摔在地面上的夥伴。 无法理解发生了什麽,盗贼一瞬间停止了动作。 放跑那种间隙的佣兵不能算是一流的佣兵。 而且,男子就是一流的佣兵。 拔出短剑跑向盗贼,迅捷一闪。 然後直接那样让身体旋转,将另一人砍杀。 好强! 一瞬间将敌人主力2人无力化。 剩下的5人虽然混乱着,但也继续拿着武器。 枪有着新手幸运的加成,很恐怖。 光波朝着持枪者开枪。

啪啪嗙,啪啪嗙

机关枪贝雷塔93R的3点Buster的连射声音响起。 虽然是原农民,但始终是「原」。 堕落到不能再堕落的现在,已经成爲叫做盗贼的杀人者了。 既然已经杀了不少人了,活着的话就会杀更多的人的吧。 也许那是光波领民,也许那是重要的人。 我可不允许在这里放过你们。

剩下拿剑的3人,一瞬间就被佣兵的男子砍了。 那是,单方面的胜利。

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中,农民家族把玻赛斯领的各种事情教给了光波。 向恩人哪怕只是很少也要报恩,将自己有限的知识努力传达给恩人。 包含商人在内的其他乘客也向我教授了许多里世界的情报。 真是大丰收。

那个时候,光波拜托佣兵先生,年长的大叔和农夫三人不要将自己的事情说出去。 大家都默默的接受了。 光波感觉到佣兵先生和大叔已经习惯保密了,而农夫也不可能拒绝用生命保护家人的人的请求。

其他的人之前都在马车里,所以什麽都没有看见。 如果只是听到枪声,也分不清楚是什麽声音。 因此,被理解爲盗贼是4人协力打倒的。 顺带一提,结果变成了佣兵先生打倒了5人,另外的3人是一个人打倒的。 佣兵先生打倒的数量是属实的。

在马车里,堆积着从盗贼那里回收的武器和值钱的东西。 那些是要运送到领主那里,确认後再返还的。 盗贼的武装等级和身份……是否会妨碍他国的贸易等……爲了调查这些事情而采取的措施。 我想这次几乎确认是帝国的残兵了,应该不会错了,恐怕会是当场返还吧。

不去玻赛斯领的领都的光波把应分给自己的武器的所有权转让给了农夫。 由於农夫坚决的回绝,所以强烈主张自己不去领都这事情,还有即使将东西交给一个去工作的普通女孩子也会感到困扰这件事。

农夫用没有卖掉的1把剑与2把枪进行着练习,扬言要守护自己的家人。 妻子和女儿以尊敬且信赖的眼光注释着保护了自己的父亲和丈夫。

二十多岁的男人,直到昨天爲止作爲他说话对象的年轻女性完全无视了他,看他就像看到污秽之物一样。 没有女性会对对自己见死不救且舍弃自己的人微笑。 无论哪个世界都一样。

在经过道路岔路口时,光波下了马车。 从这里开始就要步行到自己的领地了,向着山野子爵领出发。 其他乘客们都向光波挥手告别。 只有年轻的男性抱着膝盖,没有挥手。

顺带一提,光波在王都的事情爲什麽没有暴露给马车上的乘客呢。

在这个既没有照片,电视也没有网络的世界中,信息传达会很迟且不正确,情报的内容也会逐渐被歪曲。 歪曲的比传话游戏还要严重以上。 因此,除了在现场的看见的人以外,她的言行举止和没发生过这些事一样。

再加上马车上的乘客大部分当时都不在王都,就算在现场的人,也只是通过喇叭听到的大音量的破音的声音。 甚至连从远处看一眼的人都没有。 枪声也是,掷弹筒,重机枪和20毫米机关炮等的声音也只是传到王都中心附近。 与此相比,手枪的发生音已经非常可爱了。 另外,神兵大人所拥有的加长雷之杖。 并不像光波带着的那个雷之杖那麽胖。

也许是原帝国兵的盗贼中的某人已经察觉到了,但那已经不可能和别人说了。

水行10秒陆行8日,就这样到了山野领。 不,只是在途中度过了小河。 所谓水行。 终於从树木的间隙中看到了领地。

……那麽,再也不会称这里爲领都了!

连乡下都算不上。 只能,只能说是村庄! 仅仅是个村庄!! 太羞耻了,我绝对不会说这里是领都。 称这里爲镇吗?

总之,这里先回一次家。 已经过了8天了,去看看快递之类的,短信之类的……但是在那之前,首先是洗手和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