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话 大扫除

翻译MAN:

原帖地址:

步行进入街道。 稍微再往前方走就是大海,因爲过路的旅人很少是个死衚衕的城市。 所以旅客是少见的我一直被盯着看。 啊,是因爲穿连衣裙的孩子一个人出现的缘故吗? 肚子饿了所以去了食堂,或者说,是去小饭馆吃饭。 爲了收集情报。 因爲在家没吃饭就过来。 所以适当地点了个套餐。 听到这个街道的名字时,是被叫做『镇』。 这样啊,以光波式的命名。 不是应该叫『村』吗? 离海很近,套餐的主菜只有鱼。 嗯,像『鱼定食』的感觉呢。 感想,结束。 小城市的小饭馆而且吃饭的时间还没到。 因此,没有其他客人的身影。 作爲闲话家常听一下前任领主的评价,老板娘对此很忌惮。 嘛,被取缔爵位是不是光彩的、次期的领主不知道是怎样的人物。 名声下降的领地由好领主继承的可能性很低。 不负责任的人的牢骚话暂且不说,那不是想与陌生人说的事情吧。 打听那个以上的情报的事放弃了,打听了领主馆的所在後走出了店。 领主馆,是城市的外围地方的宅邸。 因爲只有稀疏的小建筑物,所以马上就看到了。 嗯,禁止叫做领主馆。 嘛、就叫领主宅邸吧。 果然叫作领主宅或是领主长屋是件令人悲伤的事情。 把背负着行李放在门口。 敲了气派的门环。

「是~谁啊!」

16~17岁左右的女仆登场了。 嗯,前任领主的贵族籍被没收使贵族家毁掉了,但这并不是佣人的责任。 下任的领主也是必需要佣人的,家臣暂且不说,也不可以把佣人由前领地後就带过来。 前领地的佣人也有家人住在那里,所以必须把领民放置在那里自己过来。 即使如此,在陌生的地方进行募集,对领主和佣人都比较方便。 因此,除了自愿跟随的人以外,就那样留在领主邸夥爲下任领主服务。 当然,看到下任的领主後,觉得不适合自己,不中意的时候就会辞职。 另外,反过来新领主看佣人不顺眼而解雇的事也有。 一般来说,经常「前任领主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地说的人被赶走的可能性很高。 嘛,因此,大半的佣人还留下来,准备迎接光波了。 果然,家臣和附庸的贵族之类都没留下。 无论如何,这是我的佣人。 至少,现在这个时间点是。

「啊,我是光波的说。」 「是?光波?」

不明白似的女仆。

「我是这里的领主,光波?冯?山野。」 「诶,啊,是的。诶,诶诶诶~~!!」

嗯,一般来说,是不会有领主独自走来上任的吧。 看起来是个12岁女孩就另当别论了。

「立即请全部佣人集合。对大家进行到任的寒暄。」 「是,是的!!」

女仆小姐像飞一样走了。

「佣人的各位,我是新任领主的光波?冯?山野子爵。领地的面积虽然没有变化,但从今天开始,这里不男爵领而是子爵领」。 佣人们吃惊。 男爵家与子爵家,如同字面那样家格不同。 工资的增加等,能期望待遇提高,「男爵家的佣人」和「子爵家的佣人」一样是佣人不过格调是不同的。 转职也好寻找结婚对象也好,其名字的力量就像是餐刀和新的短剑那麽的不同。 前几天,虽然从国家收到了新领主大人即将赴任的通知,但他的爵位和是一位怎样的人物的事情没有听到。 爵位的事,新领主的性别,年龄,外表等也是。 那是有意图的行爲。 爲了不让佣人抱有偏见和先入爲主的观念,不会事先告诉新领主的事情。 一切都是等本人到达後,直接看本人再开始考虑就好了。 因此,一部分的佣人们很愉快。 子爵领地的升级。 温厚的少女领主。 能顺利地煽动吸取甜美的汁液的话。 能在方便的事情上吹嘘和操纵的话……

「因此,请多多关照了。第一次的领地的营运,什麽都不懂,请告诉我各种各样的事。另外,像刚才说的那样,日後大家会轮流进行面试。那麽,请您们回去工作吧。」

光波的问候结束了。 温柔,礼貌的措辞。 温柔的新领主,放心喜悦的人。 小看暗笑者。 领地的将来考虑得皱眉者。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18名佣人的胸中涌起漩涡。 晚饭。 佣人不可能同席,光波独自坐在饭桌上吃饭。 虽然是海边的小镇,但并排的都是肉类料理。 光波一边称赞好吃,一边吃到没剩下。 一般是会留下多余的东西,明显是吃得太多了。 洗澡後,光波用钥匙从卧室从内侧锁往地球的家里转移,准备了小纸箱之後立即回到了领主邸的卧室。 然後用钥匙打开了寝室出来,到屋子的反处看看,看佣人的工作情况典鼓励他们,回到寝室。 在未被注意之前从箱子里取出各种各样的防盗装置,在门和窗边设置了。 小小的电子音,光波惊醒了。

那是门前设置的防盗装置的激光被什麽挡住时的警报音。 在毛毯中握着右大腿的瓦尔特PPS盯着门看,出现了昨天迎接光波的女仆的身影。

「早上好。您已经醒来了吗?」 「早上好。昨晚睡得很好。早餐准备得怎麽样?」

光波从手枪放开了手,嫣然一笑。 早餐後,光波再次绕房子四处看看。 然後回到房间,锁上门用手上的布覆盖锁孔,从口袋里取出数个电子装置。 在秋叶原购买的,超微型录音机。 感知到声音的时候开始录音,最後感知到声音的时间的一定时间後停止。 刚才和别的东西交换後回收,是昨晚开始放置的东西。

「那麽,有什麽东西呢……」

光波嫣然一笑。 光波是温厚和善的领主。 一直挂着笑容,慰劳佣人,一个人在领地内的渔村,山村,农村巡回向百姓打招呼。 体弱多病,白天就寝的事也很多。 一部分的佣人因光波的样子而感到安心,经费的虚报,商人的幕後交易等开始了。 新领主的样子确认之前暂时等候着的东西,堂堂正正地重新开始了。 另外,出现了把工作推到部下和後辈的脱离工作的人,侵害村民少女的人,把屋子的东西偷走的人,等等……

抱着危机感的执事对光波苦苦相劝,光波也只是嫣然一笑。 认真且诚实的执事很着急。 这样下去因爲一部分的鲁莽者使领地出现内乱。 无论如何都要……

直到有一天,光波独自嘟哝着。

「差不多可以吗?」

然後光波再次召集了佣人们。

「……那麽,以上6名即日惩戒解雇。」

招集了佣人的光波突然作出解雇宣言,被指名的6人勃然大怒。

「怎麽有那种蠢事!爲什麽是我!」 「到底在开什麽玩笑?!就算是子爵大人,也不能无理地单方面解雇!」

对呼叫的佣人,光波用平静的表情冷冷的望向6人。

「蠢事?蠢的是谁啊?」 「诶……」 「愚蠢的是谁说来听听啊!」

那个男人被以爲是温厚的光波训斥而失去了语言。

「汉斯。我一直都在赞赏你的料理。」 「诶……是啊!」

厨师的汉斯不知所措地回答。

「每天,都说美味。於是,味道慢慢变差了。一般来说,被赞扬的话会更有干劲变得更好吃的吧?」

陷入缄默的料理人,汉斯。

「爲什麽?知道理由吗?」

汉斯的脸色逐渐变差。

「那是的,认爲我是孩子的舌头反正料理的味道什麽都不明白的你,因此把材料的质量下降了。食材变得越来越便宜。但是,爲什麽进货的货款没有改变呢。是爲什麽呢,真是不可思议啊,汉斯」

沉默不语的汉斯脸色苍白。 接着光波朝旁边的男人说话了。

「なぁ,冈达。小麦的计算,不奇怪吗?」 「诶……」 「上次纳税的小麦,从村里的交货量到商人的销量,数字变了呢。谁写的。谁啊,做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注意到吗。负责人是谁来着?」 「啊……」 「然後,蒂尔德,前天下午,把自己的工作推给杂役女仆,你上哪儿去了?拿了很多我家的香辛料去那?又是,城中,那个妻子经营的裁缝屋吗?」

虚弱地静静坐下的杂役女仆领班。

「你们,也想听听理由吗?」

余下的三人面对光波放出的说话,谁也没有回话。 以爲是温厚和善又懦弱的老好人的光波,态度和措辞爲之一变的激烈的追究。

「还是不知道我爲什麽是子爵吗?不是持有爵位的父母早逝。是自己靠实力变成的。我是第一代。初代,山野子爵。别小看我啊!」

怒目而视的光波,室内鸦雀无声。

「惩戒解雇。下次找工作会很辛苦的吧。请您们1小时内离开行吗。如果1时间後还在屋子里,视爲子爵家的非法侵入捕逮捕处刑。走吧!」

慌慌张张从屋子逃出来的男女6人。 光波对他们不加理会、向旁边站立的年迈执事搭话。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暗灯。半夜的文件审计不需要做了。晚上可以好好睡觉,不会白天就寝了。」

然後,从口袋里取出了的数件文件交付给暗灯。

「使用行贿的商人,排除在交易以外。之後,妨碍其他的人的恶劣领民,和受到的困扰的人。监视和处理一下!」 「是,光波大人……」

执事,暗灯的眼泪浮出。

「还有,杂役女仆的领班从今天开始是凯特。拜托你了。」

光波是忍住呵欠。

「不好,暗灯。我说白天不会睡了,那是骗人的!我稍微睡一会儿。啊,从明天开始我的子爵领的开发要认真开始了。会很忙的。那麽,大家,今天辛苦了。解散!」

在那个场合留下的,茫然伫立的12名佣人。 对光波态度大变的样子感到吃惊,但是在胸中逐渐沸腾的这个是……

惊讶?可笑?兴奋?感兴趣?让人激动? 啊,是这样吗。 自己现在正感到兴奋吗。 有什麽有趣的事,好像要发生了。 有什麽快乐的事,好像要发生了。 至少,明天是比今天更加愉快的一天。

「卡帝,你在笑什麽?」 「你不也在笑麽?」

哎?哈哈,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