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话 来客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在子爵领装隐藏本性的时候,经常进行转移。 用锁上门关在在房间里的时候一个人外出视察的时候等,有充足的机会。 然後今天,是在日本完成杂务的日子。 以视察爲名一个人走出了房子之後,转移到日本的家里。 爲了使子爵领的宅邸中我专用的部分近代化,与电气相关的制造商商量。 嘛,因爲是第二次,所以说得很快。 对方的负责人也大致是相同的人。 啊,首先是包裹和邮件。 诶,美智子,休息想回老家吗?哼哼。 啊,是店长的邮件……下个美少女的工作还没有吗?嗯,还没有。 莎宾娜的礼服也拜托吗。 付的钱是金币。 比起日元,金币更令人高兴吧。 网上有很大的新闻。 诶?『龙终於被发现了』……虚构的新闻? 哎呀哎呀!! 慌慌张张地赶到了佣兵团的地方。 狼牙,从那之後数天以金币支付了。 那个数量,竟然是6万枚。 因爲从国库以至贵族们聚集了很多。 当然,拿走了大量的佣金。 更进一步,接近了野心。 大量金币投入了储蓄孔。 在愉快的时候,狼牙的大家『想叫叫作屠龙者』、『想把龙公开』地恳求,以我的事情是绝对秘密的条件就OK了。 状况适当地糊弄一下。 大家都认爲我是那个世界的公主,可以用魔法穿越世界,来到这边的世界学习了知识。 因爲会说所有的语言,所以是使用翻译魔法的,可以使用魔法的异世界人。 而且,不是像外表一样的年龄,实际上是数百岁…… 可惜! 不是像外表一样的年龄,只有这个是正确的答案。 反正只是想让其他的佣兵团的人看来炫耀一下,那就没有什麽了不起的事情…… 去了基地向队长打听,实物已经没有了,被送到大学的研究室了。 以前对兔子有兴趣的学者向他写在名片上的联系方式打了电话就飞过来了,看到实物後非常兴奋到处联络,一眨眼间学者羣蜂拥而至。 然後,按照和夥伴事前商量的那样说明。 被异世界的公主拜托,把武器、车辆都召唤到了异世界。 爲了守护人们与魔王的军团战斗,胜利。 之後平安返回。 卡车上堆放的龙也一起转移了。 什麽的,连光波本人都认爲那有有一半是真的,几乎没有虚假的部份。 我的情况是可以自由来往,即使现在也经常来,这样的认识是没有问题的,只限一次的去了异世界。 爲了慎重起见,名字也稍微改变了,叫作『奈叶公主』之类的。 不,炮击与小小的(指外表)与谈不拢就射击。 确实是有共处点的吧。 谁,是日本动画迷吧,在你们之中。 但是,即使被说了这样的话,现实中也有龙的屍体,所以谁都不能反驳。 认爲佣兵团是偷了新作电影的事前PR的某幻想小说专门的出版社,说他们是侵害了版权,但是因爲有实物『不是虚构,而是真实的故事』的说而不能反驳。 难道,不会被电影化的吧? 不仅仅是话题性,还有鳞片的分析和DNA解析等,说不定会成爲巨大的利益。 啊,在休假中没能参加的两个人哭着後悔了。 因爲太可怜了,委托金不是按参加的人分配,而是作爲雇佣兵团的收入,全部放在团的金库里,然後对团员作爲『临时奖金』来支付。 不参加的两人也有比参加者少的支付金。 当然并不是分配了全额,相当於数亿日元的钱留在团的金库里。 作爲在武器和装备上花费的钱,对因爲受伤、疾病、年龄等而引退的人,也要拿出退役支付金吧。 但是,得到了支付金的两人,并不是想要钱,杀龙之名,异世界,公主大人,好像很吵。 我什麽都不知道……

有一天,来了客人。 执事传来的话,是来了3名的男性。 并不知道光波在王都相关的事,只是来见一个新兴贵族。 是希望任官的贿赂或威胁吗。 我还是想拒绝见面,但这样好吗? 头衔是科学家、雇佣兵、商人。 这是什麽乱七八糟的。 而且,如果是这样的头衔的话,也不是作爲一名笔头家臣或是财务官僚的。 好不容易特意来了这麽一个乡下的地方,就去见见面吧。 让对方到会客室去吧。 啊,谒见之间? 没有啊,那样的东西。 又不是王宫。 但是,科学家……脑子里的翻译器,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在会客室里,有坐在座位上的光波,执事的暗灯,以及女仆长的三人。 後方沿着左右的墙壁分别排列了3名女仆和男性佣人因爲客人的身份不可靠,所以有如果做出什麽奇怪的表现就扣押的预定。 爲此以做的多数人员配置。 当然光波爲保险起见装备了枪带。 腋下的瓦尔特并不合适一瞬间的拔枪射击。 因爲桌子很大,所以光波和会客用的椅子之间有着充分确保射击时间的距离。

「请进,这位是山野子爵阁下。」

经女仆介绍,三名男子被带到了接待室。

「突然拜访,真是失礼了……」

一边打招呼,一边进接待室的第一位男性因无语停了下来。

「喂,怎麽……了……」

第二个男人也是。 第三个男人也一言不发一直站着。

「「光波!」」 「那个,这不是佣兵先生和商人先生吗?」

差不多该记住名字了。

「爲什麽是光波……」 「因爲我是子爵。光波?冯?山野子爵。」 「子爵千金,不是吗?」 「不是。」

无言的三个人。

「那,爲什麽坐公共马车?」 「因爲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 「爲什麽一个人?」 「因爲没有家臣和部下。」 「「「……」」」

拿出茶与茶点心,开始进入正题。

「那麽,三个人一起,有什麽事?」 「啊,因爲马车的关系,偶然在一起了,我们各自完全是分开的事情。并不是说是夥伴。」

商人先生的回答,其他两人也点头。 啊啊,一般是会去伯爵领的领都到休养身体再准备到这里来。 我们城市没有附澡堂的旅馆。 如果是10天1班的公共马车,听到新领主赴任的消息後开始行动坐同样的马车也很正常。 即使在马车上也没有像认识的样子。

「那麽,请按顺序说明吧。」 「那麽,由我开始……」

听说光波是子爵而震惊了,以好几天没有普通地说话的光波爲对手,所以不知不觉沉着起来的商人开始说话。

「我,是商人佩斯。实际上,这次,想和新任领主大人进行商品流通的商讨……」

在马车上也一直叫他商人,这是第一次听到名字。 佩斯先生说,前任领主领地内的产品的对外销售全部由自己掌握,而且禁止其他领地的商人在光波现在的领地内擅自买卖,以防止领地内的现金流出。 但是听说领主换了,爲了藉此机会开拓新的销路。 山野领因爲运送的路途遥商品的利润很低,但幸运的是这里与玻赛斯伯爵领近很近,往返只算是稍微绕了点远路,这样的话开拓新的销路的优点很多。 还算是年轻的佩斯先生,想与山野领一起成长,好像是这样考虑的。 【说明:佩斯是王都的商人,平常是到玻赛斯(伯爵)领买卖,因爲山野领地的前任男爵禁止别的领地商人在领地上买卖所以佩斯没来,现在换了光波当子爵,佩斯觉得可以到去玻赛斯伯爵领的时候绕到山野领做多点生意】

嗯嗯,领地会成长的,我知道。 好,与王都商人的连系我认爲是必要的,人品值得信赖的佩斯先生就拜托了。 啊,我也是王都的商人? 不,我想要的是处理这个世界的东西的商人。 我要把地球的东西在这里和王都的东西交换。

「明白了,佩斯先生。请一定拜托。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回去的时候请把我的领地的商品运到王都销售。不只是乾货和腌菜。其中,也有计划开发新的产品。」 「哦,我非常乐意!」 「那麽,现在刚刚上任正在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几天後能再度光临吗。到时候,再商量一下详细情况吧。我也会在那个之前听听别人和村民们的话。」 「我明白了。那麽,暂时在村……在镇上的旅馆里呆着。」

啊,果然是『村』啊。

「接下来,请佣兵先生说。」 「啊。我是威廉,大家都知道,我是佣兵。在城市定居有点困难,想在乡下悠闲地度过,但对我来说只有战斗的才能。在想怎麽办的时候,听了有新兴贵族的事情。山野领,超级乡下的地方,人口很少,家臣或是从小培养的骑士爵、佣兵都没有的无防备状态。我想,如果是有本事的人,在家臣到齐前应该能受到雇佣。因爲没有想要做家臣的奢侈希望,所以放心吧!」

嗯~~确实。 就像他说的那样。 如果是现在的话,被偷贼袭击了就要毁灭了。 如果没有我的话呢。 必须尽快整备防卫能力。 爲此,需要基干人员。 嗯,经历过沧桑的中年人能成爲依靠。 很有男人味,威廉先生。

「我明白了。和佩斯先生一样,几天後再来吧!」 「请多关照,子爵大人。」 「最後,请想把我交给盗贼的人说吧!」 「啊……」

感到吃惊,想把我交给盗贼的人。 不,因爲没有其他的称呼。 名字和职业都不知道,「20岁左右的人,拜托了」这样说有点奇怪。 啊,从执事的暗灯先生开始,佣人的大家的脸色都变了。 用杀人般的眼神盯着想要把我交给盗贼的人呢。 总觉得在流汗啊,想把我交给盗贼的人。

「……约尔格,的说。科学家,约尔格。」

啊,是这样的名字吗。

「那,约尔格先生,请说明。」

约尔格先生开始说话。

「我们是、在王都的老师普兰基德斯的许可下忙於学习和研究的真理探求者,被称爲科学家。这一次,因爲年轻的领主大人诞生了,听说那柔软的精神能得到对新的对学问的理解,我们的学派想作出支持,於是被老师命令来拜访的情形。我作爲普兰基德斯学派的智慧之一端被派来跟你接触,希望在一段时间里,作爲讲师留在你身边。」 哦。

「智慧之一端、吗、例如?」

朝我的提问,约尔格先生暂时考虑之後自信地说起来了。

「比如说,如果我说『这个世界不是太阳在地上旋转,而是大地旋转着』,你会怎麽想呢?」

一脸得意的表情。

「啊,是地动说吗?大地是球状,自己旋转,也就是通过自转使昼夜到来,你想这样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啊!!」

发出惊讶声音的约尔格先生。

「还有其他的吗?」 「那麽,那麽……爲什麽会有彩虹呢……」 「漂浮在天空中的小水滴上的光,因爲不同弯曲的方法而出现不同颜色?所以在雨後阳光照射的时候才会出现吗?」 「啊……」

急汗流个不停的约尔格先生。

「只有这样?」 「呃,那麽,月亮的姿态每天都会改变,并随着欠缺而再次回复原状……」 「哦,它并不是真的欠缺,因爲月球正在环绕这个世界,根据它被太阳照亮的部分,只是从这个世界看到的部分发生了变化。你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吗?」 「呃,怎麽可能……」

抱头蹲下的约尔格先生。 总觉得,在马车中也有这样的感觉呢。

「原本,抛弃女性和其他乘客只考虑自己的人的教学就不愿意接受。总觉得自己也会变脏呢。」

这麽说完,光波呼唤女仆。

「客人一名回去吧。我带你去外面。」 「你,虽然知识渊博的程度令人吃惊。但那个还是很清楚的啊。」

威廉先生感慨地说。

「不能原谅,那种缺德的家伙!」

佩斯先生,嗯嗯地点头。 哎呀,那样夸奖我也是什麽都不出来的。 要等几天,当然是爲了等待大扫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