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话 子爵领的运营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从王都来的普兰基德斯的弟子米里亚姆、金属加工工匠兰迪到了。 这样山野子爵领的阵营终於完整了。 好……到内政外挂的时间了! ……不,对不起。 只是做少许改良而已,是的。

──首先,改变佣人的区别待遇。 取消贴身女仆和杂役女仆的区别,将贴身女仆长变成普通女仆长。 杂役女仆长凯特变爲副女仆长。 其他女仆,大家都是普通的女仆。 只有雷切尔的女儿莉娅是见习女仆。 是因爲她只有4岁呀,嗯……像冈达这样以佣人的名义作爲税务等负责人的人,以後不再是佣人了,而是称爲公务员。 也是属於领土的运营团队。 因爲税务等负责人的3人中有2人都被惩罚解雇了,所以只剩下一个人了。 算了,虽然也不是不信任那一个人,也没有明显的不正当行爲,但是全员都不在了的话,就发现不了工作中产生的障碍了。 如果做了什麽可疑的事的话就立刻解雇。 那就尽早的掌握业务内容,提高效率,变成随时都没有问题出现吧。 防卫兵力那边,就称呼爲领主军。 不,虽然规模比想的有点小题大做,但在世上,虚张声势是很重要的哟。 指挥官,威廉少校。 士官,斯文,杰卜,古利特,利露莎少尉。 下属的士兵,36人。 其中4名是中士。 但下属的士兵每30天都会更换一次。 在出事时,有必要的话,当班外的士兵也会被叫来。 服兵役的对象全部有216人。 36人一个小队,编成了6个小队呀。 每年有2次,兼职军务与家业30天。 这种程度的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因爲不是整整30天都被拘束着。 即使是兼职的期间,除了轮到警备和训练的小队外,都可以回家的。 米里亚姆作爲运营要员,是兼任财务部长与厚生部长的光波的参谋。 得到了掌握人心和控制民意的智慧。 是不是也读一读地球的社会学与心理学的书啊。 因爲翻译它们很麻烦,所以只让她听我读了一遍。 因爲头脑看起来很聪明,大概这样就好。 有一点参考价值的程度就够了。 柯蕾特是研修生和米里亚姆的辅佐。 兰迪作爲领主直属技师,负责直营工房。 姑且算作运行团队的一员。 作爲一名技术人员,也有可能以怪人的角度提出一个奇怪的方案。 再者,女仆和厨师等佣人,领主军当中有前途的人,随时参与到运营中。 在某些情况下会被立刻提拔成运营要员。 是因爲不知道前领主是用什麽基准来选拔佣人的,应该是普通的人吧。 全员好像都是从镇里雇佣的。 但是被光波劝诱或录取的人,隐藏着有很高的可能性……我是这麽想的。 大概。

领主官邸会议室中。 在那里,山野子爵领的主要人物汇聚一堂。 首先当然是领主光波。 然後是管家暗灯,运营组全员,领主军中的5人,子爵家组。 然後,镇长,农村3个,山村2个,渔村1个的各村长。 还有镇内唯一的商店店主。 领民组紧张了。 是因爲在领主面前,所以是当然的吗,光波来到这里,托了最初做着的『又温柔又好的领主大人的宣传活动』的福,变成了随和的关系。 这就是,这样子的紧张感。 没错,光波的情报终於被传到子爵领了。 ──领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 年轻的少女是新型贵族的鼻祖,这种事本身就很奇怪。 身爲小孩子,到底是有了怎样的功绩才扬名的。 然後,还有经常会过来的,同样是新兴贵族家的,隔壁领地的年轻领主又有了怎麽样的功绩。 因爲是同样成爲年轻的新兴子爵,所以商谈和变得和睦,这种事还是知道的。 但是,这几天子爵本人来了,这是怎麽了。 而且,据说,对面的隔壁领地的领主大人是玻赛斯家的长子。 然後更甚的是,那个玻赛斯伯爵一家的来访。 新兴子爵去拜向隔壁的伯爵家打招呼这种事是知道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行爲。 但是,爲什麽是伯爵家那一边带着妻子和家人来给这边打招呼? 是企图吞并这个子爵领吗? 但是,说起来领主大人、其妻子、其儿子们和其女儿的态度很奇怪。 就像是对女儿或是妹妹那样的态度。 还有作爲儿子的次男和作爲隔壁领地领主的长男对我们领主大人的态度与视线也很奇怪。 领民们也渐渐明白出了什麽事了。 然後从那个时候开始渐渐开始听到到从王都传出的详细情况。 爲了去玻赛斯领买东西的领民从乘坐公共马车的人和车夫那里听到了闲话。 特意从王都过来希望当官的人,大商人和贵族的使者们不管在什麽地方都在说着这样那样的奇谈怪论。 根据这些传言,光波就是那个『雷之姫巫女』这件事一瞬间就传开了。 然後,也听说了尽管赐予的是子爵位,还是选择了这个领地。 前领主做着和叛变一样的行爲,然後被击败取缔了,在国家的尽头,到边境爲止的贫穷乡下领地。 农业,林业和水产业全部都是勉勉强强,大部分都是在领内自我消费。 其它需要的东西都去玻赛斯领地高价购买。 这并不像是给将来有前途且正直的贵族的领地。 充其量能想到的是,由於什麽原因而没有办法给其它领地吗。 虽然没有赤字,但维持领主一家在王都的宅邸和社交界的活动,靠收入也很难确保。 所有领民都觉得不会是白痴的领主来了吧。 算了,直到现在都是这麽过来的,也不会有什麽变化吗。 听到传说,像是隔壁玻赛斯领那样的优秀的领主会来这种事,那才是只有做梦才有的故事。 在那里,是被赐予爵位,并被期待着的领主大人。 年轻,才华横溢,拥有强大力量的异国的王姐殿下。 而且,据传言,在隔壁玻赛斯领地中,只是爲了帮助村里的女孩子,一个人与一羣狼战斗至重伤…… ──到现在爲止,明明是决定着领地的问题,却从没有徵求过领民的意见,连说明都没有。 只是,只能被命令。 然而,把领民唤来,参会决定这个领地未来的会议。 说不定大家的生活会变好。 她是领民全员的希望之星。 会失去领主大人那样的事是不被允许的。 不,是不允许! 大家都用力攥着拳头……所以,会议中聚集的领民势力紧张了。 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非常感谢大家能聚集在一起。」

光波用礼貌的语调进行了寒暄。 光波均匀且频繁的变换着语调。 虽然对上位者的礼貌话语会也会出现,但也使用了在学生时代的女子高中生同伴间的话语,脑中考虑的事情稍微有点夸张。 然後,在生气时质问般的语调,得意忘形时有名台词的引用,不如说是在胡闹时的说话方式……

嘛,根据对方的情况改变说话方式是理所当然的。 反正也没有会怼职场上司的笨蛋。 在这之中,对上司或前辈,想着『自己的年龄更大』而不用敬语,虽然也有这样中途入职的新人员工,但使用年龄排序是要在『其它条件全部相同』的情况下。 在职场上相对上下级关系而使用年龄优先方式的笨蛋,那种笨蛋还是尽早暴露然後被淘汰掉,也是好事啊……

也就是说,靠着那种感觉,光波的语调与话语经常改变。 因爲既是贵族也是领主,其实在这里应该没有做出『伟大之人的喋喋不休』的吧,这个会议不是爲了把决定事项强加於人,让人们可以自由的发言,只是想要爲了充分的被接受,而特意选择了郑重的语调。 佣人的大家,对於光波那时选择的语调,能方便的分清楚是普通模式,发怒模式,还是淡漠工作模式,那样的事,已经习惯了。

「今天,爲了山野子爵领今後的发展,有想让大家谅解的事情,还有大家希望的事情,爲了考虑这些事而聚集了大家。这个会议不需要考虑礼节、身份和立场,还请陈述内心真实的想法。不然的话,等确定後再後悔,我可就不管了啊!」

光波说完这句话,领民们以神妙的表情点了点头。 不考虑礼节,这种事本来是宴会等场合使用的话语,不要在意细节了。

「首先,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领地的防卫体制已经啓动了,有什麽问题和意见吗?」

光波说完这句话,农村的村长举起了手。

「在以前,突然被拉拢去的年轻人,一直都回不来,不如说帮大忙了。午饭也能吃到饱……所以,那个,有几个次男以下的人,『不能一直雇佣他们当士兵吗』,这样说了……」 「啊啊,那是,徵兵一圈後,打算在应徵者中雇佣几个想要加入的人。只是,这个规模的领地是不可能有很多常备兵的,大部分都是轮流的义务兵,因爲变成了这种形式。所以希望当兵的年轻,再加把劲,这样传达下去。」

村长点点头,接受了。 其他的村子大概也都同意。

「那麽,接下来进行农业改革的说明。」

骚乱的是3个农村的村长们。 虽说是村长,也仅仅是20~30户左右的羣体的代表,也只有镇内会长程度的意思。 山村和渔村那些只有十几户。 然後就开始了,连作障碍,营养不足等的说明。 不禁哑然,然後马上目不转睛地倾听着的农村的村民们。 只是小姑娘的话的话就另当别论,领主大人,同时还是异国的贤者,有着雷之姫巫女大人的智慧。 没有冷酷无情的人。 先从部分农地进行轮植式农业的实验。 不会马上全面的采用新的方法的。 如果那样做了,领地一旦发生什麽,农地就全灭了。 嘛,如果光波拿出钱在日本购买食材就另说了……

不管怎麽说,简单的事情马上就能出结果,总之是没有失败的。 也就是说,在腐叶土的基础上,撒上一点灰的程度。 之後试着把鸡粪与稻秸混在一起发酵数个月。 把人粪变成堆肥那种事,好像没有几年时间是不成的,如果失败了,卫生方面会很恐怖,所以Pass了。 只是一点也好,想要试试从日本带过来的肥料。 以防万一,如果实验结果显示实际收获量增加的1个都没有的话,士气就会一落千丈。 最终,把手头上的分给了3个农村,同意了最初的1年慢慢的划分农地并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 当然,轮植式农业也开始了。 这里与堆肥不同,不会有大的失败,所以决定在大致的面积上同时栽培4种农作物。 轮植式农业是也设置了家畜的农耕方法。 此外,光波的要求,虽然真的只是一小部分,要挑战稻子的种植了。 由於我决定不顾农作物的收成,全部购买,他们高兴地接受了。 这就是所谓的契约种植。

那麽接下来,是林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