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话 野兽必死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译注:1958年有部同名悬疑小说,曾被拍成多部电影)

磅~! 发出了一阵钝响,从床上30厘米高的地方掉下来的光波一瞬间张着嘴呆住了。 这里是哪里看一眼就马上知道了。 这是从小就非常熟悉的,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哥哥刚史的房间的床上。

「为什麽不在自己的房间而是在哥哥的房间……」,那样短短地想了一下,接着身体很快就自然地跳起来了。 对於哥哥的房间光波了如指掌。 身体自动地动起来了,打开了书桌的第二个抽屉後把手伸进去。

(诶?啊咧?那~个,这里,是哥哥的……啊咧,狼呢?梦吗?柯蕾特……)

光波的朋友们所说的「光波的脊髓反射」开始启动了。 在连用时间去思考都觉得舍不得的时候,在浪费一秒钟都会造成致命影响的时候,光波的身体就会根据一瞬间出来的『暂时暂定的答案』优先实行暂时的行动。 而普通的思路则没有跟上自己的行动,尾随在後面。

(那~个,鞋子还在,衣服上都是叶子,身体净是伤痛,不是梦吗?那麽柯蕾特……)

从抽屉里拿出来的小尼龙袋子里装满了一大堆灰色小珠子。 光波把那个袋子拉破,然後将里面的小珠子喀喇喀喇~地倒进衣服的右边口袋里。 珠子尺寸虽小但数量够多所以很重。 接着,在房间里占了一整面墙的大书架里面,从放置小东西的地方里拿出了某样东西,然後把那东西的手柄插在裤子的腰带上。

『FALCON Ⅱ』

这是SLINGSHOT。 在日本里也被称为弹弓。 但是这个和小孩子玩的那种玩具的明显差别在於,这个一不小心就可以发挥出和.22口径小型手枪相等的威力。 光波的哥哥曾跟她说明过,也让她用过不少次了。 接着光波打开了玻璃盒,把里面的一个美丽的金属块拿在手里,和灰色珠子一样放进右口袋里。

『GERBER FOLDING SPORTSMAN Ⅱ』

据说在某国里的男孩子一到10岁,他的父亲就会送他一把折刀。 雅致的外型,美丽耀眼的金属色彩,上面没有任何装饰物的实用品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存在感…… 刚史曾如此热情兴奋地解说,用简单一句话来说就是一把折刀。 光波跑下楼梯往厨房走去。 然後拉开抽屉拔出一把厨刀。 这是出刃包丁。 比较起来,柳刃要更锐利更长,可是那个在贯穿毛皮之前大概就会断了。 在这一点上,出刃包丁有着令人安心的强度。 为保安全,她在刀刃上用毛巾卷了一圈然後插进腰带上。

(译注:出刃包丁,主要拿来切鱼断骨。刀刃长一般15-20厘米,刀背後端较大较厚,结实耐用。柳刃,主要拿来准备生鱼片,刀刃又锐又长,但也因此很薄)

接下来,她拉出一张大约有1米长的擦手纸,折成一半後铺在地上。 把从柜子里拿出来的业务用胡椒粉,七味粉和指天椒粉全倒在擦手纸上,一层层包起来後放进左边口袋里。

(为什麽会在这里……不,比起这个必须去救柯蕾特才行!但是要怎麽做呢?啊,会准确地出现在这里,会不会不是因为偶然而是按照了我的意思?那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再次回去柯蕾特那里呢?那麽就要找一下可以拿来对付狼的东西了……)

抱歉,那个部分已经做完了。 注意到这一点的光波,察觉到了自己已经做好了自己能想到的最合适的准备。 在认识到了暂定行动是正确的之後,思路一下子就与现下同步了。 光波把这个现象命名为『承认』。

(真的能回去吗?不,真的要去吗?靠这些东西对上野兽可以做到什麽啊?这一次说不定真的会死的啊!明明好不容易才安全回到日本的说!!为什麽不得不去啊?有什麽理由一定要去吗?)

就在这个时候,脑里突然闪过一丝想法。 想到如果是哥哥,如果是刚史的话,在这种时候会说什麽呢。

「啊不行,不能去想」,在想到要阻止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脑袋里已经传来了那句话和他的声音。

『诶?去救可爱的女孩子,你还需要什麽理由吗?』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我知道了啦,你这个吵到要命烦到要死的……我最爱的哥哥! 嗙~一头撞上大树上了。 魂淡。 左右环视了一下,但看不到狼的身影。 它回去了吗。 光波急急忙地往柯蕾特的方向返回。 这次风没起。 一边注意着不发出声音一边慎重地迅速前进。 没事的,照理说它们肯定爬不上去的。 比起之前全力奔跑的时候回程花了多一点时间,不过距离并没有那麽远所以马上就到了。 从树荫下窥视状况,4只狼都在一起朝树上吠叫。 好,暂时还不要紧。 光波从右边口袋里拿出折刀,把折刀打开来後注意着不要弄伤自己小心翼翼地把折刀插在腰带上。 然後将弹弓从腰带上拿出来用左手拿着,右手从右口袋里拿出小珠子。 PELLET,钢弹丸。 弹弓的弹丸以铅制的为主流。 据说铅制的价格便宜,重量重威力足,加工容易,而且材质柔软所以难以反弹,较容易将弹丸的动能施加在目标上,等等等等……不过她手上拿着的是钢制的。 重视贯穿力,是正面决斗的男人中的男人所使用的弹丸。 刚史曾如此热情兴奋地解说。 话虽这麽说但也姑且准备了铅制的弹丸,不过考虑到这次要贯穿厚实的毛皮所以就决定了听从刚史的热血解说了。 手指夹起弹丸,伸出左手後用右手尽力把橡皮筋拉到肩膀的地方。 要说为什麽力气不足的光波能将强力的橡皮筋拉到底,那只不过是因为光波身体小手臂又短,所以她普通地拉开来也拉不到橡皮筋的极限,和刚史将橡皮筋拉开的长度相比也是压倒性的短。 当然了,威力也会因此成比例地下降。 大狼的话如果打不中弱点,就怎麽也无法一击贯穿毛皮。 只能期待小狼的防御力没那麽高了。 刚史的房间里也有弩枪(译注:十字弓),可是她不仅一次都没有用过而且在射了之後也不觉得会有时间装填弩箭,所以就放弃不用了。 有够当机立断的(译注:脊髄の人が。找不到有什麽意思,只好猜是说做事靠直觉的人,当机立断之类的)。 大概。 小心谨慎地瞄准好……我是想这麽做,可是手臂噗噜噗噜~地抖起来了所以就赶紧发射了。 噗咻~的一声,钢弹丸高速地朝着目标飞去。 锵~! 响起悲痛呻吟声的同时,一只狼倒下去了。 啊,打中头了吗?打中没有肌肉保护的头部有造成有效的伤害吗? 不知有没有贯穿了头盖骨,还是只是普通的脑震荡…… 但是,实际上我的目标不是那只小狼而是大狼呢。 因为是最强的敌人,所以就算没有一击打倒也没关系,我想用第一击给予实际伤害,可是……嘛,能打倒一只也算是抽中上上签了吧。 比起射偏了要好得多了。 大狼判断不出小狼倒地的原因,在孩子周围团团转着混乱了起来。 现在还是我的回合! 再次小心地用力拉橡皮筋,第2弹头发 啪咻~! 第2弹也命中了,可是打中的地方是大狼的右大腿。 应该是伤害能造成最低的地方了。 而且这次理所当然地被察觉到袭击了。 它紧紧盯着我这个方向。 这只大狼大概是母亲吧,察觉到母狼的视线的两只小狼咻~地跳出来往这边跑来。 母狼一瞬间露出了犹豫的动作,不过或许是决定了交给小狼们办吧,它就那样没有行动了。 说不定是因为把我当作是之前那个无力的小孩子了。 赶紧射第3发,可是射偏了。 事情不会那麽顺利吗。 第4发。 这个大概就是最後一发了。 已经没时间再射多一次了。 虽然心里焦急,不过距离越近,命中的可能性就越高。 然後威力也会越大。 啪咻~! 一只倒下去了。 看来好像是打中了喉咙的位置了。 喉咙防御力低所以也是要害之一。 LUCKY! 不清楚最後一只小狼知不知道自己的兄弟掉队了,它猛地扑过来了。 那个时候光波已经放开了弹弓,紧紧抓住从腰带上拿出来的出刃包丁,然後将刀刃上的毛巾甩下来了。 咻啪~只要能看得清楚,要避开没有什麽复杂动作只是从正面飞扑过来的经验浅的小狼对拥有极佳动态视力和反射神经的光波来说并不是什麽难事,在避开的同时用力挥动出刃包丁,一下子切裂了小狼的颈部,最後一只狼也同样倒下了。 呜噢噢噢噢~~! 有如吐血般的咆哮震响了森林。 孩子,3只重要的孩子全被杀死了。 就算还活着,在严酷的大自然里受到了如此重伤也离死不远了。 重要的孩子。 又强又狂野又出色的雄性孩子。 至今以来一直拼命养育,明明还差一点就快成年了。 而且,还是死在没爪没牙没毛皮的练习用猎物的手上! 恨恨恨恨杀杀杀杀! 母狼向着光波猛冲过去。 来了! 至今为止都有幸运庇护,可是剩下来的这一只可以说是最强的母狼。 虽然对上没有经验的小狼还可以做点什麽,可是对上接下来的这一只,小手段可能就没有用了。 不过,我这边也是没有经验的人类孩子,就是如此而已呢,真倒霉。 距离不断缩短。 光波右手紧紧抓住出刃包丁,左手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还有15米,10米……当过了5米的时候,光波用力地挥出左手。 与此同时全力往右侧跳去。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如喉咙要爆裂开来般的凄惨绝叫。 母狼一边痛苦地吼叫一边在地上打滚。 周围飘散着大量的胡椒粉和辣椒粉。 对敏感的野兽的眼睛,喉咙和鼻子来说,说不定相当难受。 光波自己也在泪流不止地痛苦着。 它从混乱中恢复过来的话就没有胜算了。 忍着眼鼻喉的刺痛,挂着眼泪和鼻涕的光波举起出刃包丁向大狼袭去。 可是狼到底还是野生动物,就算在鼻子几乎不灵,眼睛没法好好睁开的这种最恶劣的状况下,它也没脆弱到会输给自己的猎物。 它露出獠牙,挥舞爪子。 要是轻率地靠近,被它抓一下或咬一下就完了。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现在的优势也会慢慢消失。 而且也没有安全接近的方法。 怎麽办呢?在这种时候…… 啊,不行,不能去想……不行了。 不小心想下去了。 想到『哥哥会怎麽做呢!』。 然後脑里开始播放了,播放了『光波之预料,哥哥会怎麽说系列』。 就和平常一样。

『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阻止凶暴的自我与行动的克己主义啊!』 『知道吗?说到狼的嘴巴,听说如果有东西往里面伸进去的话嘴巴就闭不上了哦!』

当时是想着,「不,那种事情你教给我哪里会有用啦!」,直到现在! 如果错了的话要给我负起责任啊! 酬金是我的单臂! 呃,到底在说什麽啦我!!

『如果失去了手臂?装上枪不就行了吗?没有PSYCHOGUN(译注:哥普拉左臂的精神感应枪。极道兵器和机关枪少女的主角们都有机关枪手臂),那就机关枪之类的吧。极道兵器,机关枪少女之类的怪异作品你有听过吗』

啊啊啊,脑袋里的哥哥状态超好啦!! 哥哥,就算死了还是要烦我啊啊! 总之先试着冲过去吧。 不,不是往头里吐槽啦,是往狼冲啦。 (译注:突っ込む主要有两个意思,冲/插/撞 和 吐槽。)

趁着它用前腿擦眼的时候从後突击。 可是途中就被发现了被它用牙咬过来,不过我挥舞起出刃包丁好不容易回避了,身体就那样直接撞上去紧抓住它不放。 为了不被咬到从背後紧紧抱住黏在它身上。 这个姿势的话它就没法用前後腿攻击了,而且即使想咬我也因为头转不过来而咬不到…… 呃,这不是转过来了吗,什麽啊,狼的颈部的可动范围也太广了吧! 没办法,只能赌一赌运气了。 用尽全力把左臂插进狼的口里。 深一点,还要再深一点,再深,再深! 咕恶恶恶恶~~狼吐了。 而光波的左臂则因为牙齿受了相当大的伤害。 被人类紧紧抱住的狼和紧紧抱住狼的人类。 但是战斗现在才开始。 光波在抱住狼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不小心把出刃包丁离手了。 可是,光波在乱斗中奇蹟地没有失去的武器还有一把。 那就是哥哥自傲的,现在变成了遗物的那把美丽的武器。

「GER,GERBER,FOLDING,SPORTSMAN,II~!!」

用右手逆手握着腰带上的折刀,用力拔出来。 会那样大叫起来也是因为觉得那样做的话哥哥会很开心。 刺,刺,刺,刺! 短短的刀刃力量不足。 虽然怎麽也刺不深,不过优秀的折刀即便对上又厚又坚实的毛皮也还是能贯穿,不断给予一定的伤害。 光波早已超过自己的极限了。 超越了高昂的意识状态,意识几乎快要飞走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解除了安全限制器的关系,用力抱着狼的两条腿像是钳子一样把狼紧紧夹住。 然後左臂则是深深插入了狼的嘴巴里,固定住了光波的身体。 刺刺刺刺手臂好痛刺刺刺刺手好累刺刺刺刺天暗了啊什麽时候变夜晚的刺刺刺刺哥哥在哪刺刺刺刺

狼在不断乱动,但是完全甩不开用双腿和左臂紧紧抱住的光波。 也幸好光波身体又轻又小。 因为嘴里被深深插进了手臂的关系,已经无法正常呼吸了。 力也用不上了。 感觉到体内某种重要的东西正不断消失。 紧紧抱住自己的这个到底是什麽啊。 猎物?不对! 才不是那样的东西! 讨厌! 恐怖! 什麽啊这是! 什麽啊这是! 我不要 我不要救救我,救救……

不知不觉中,声音没了,也没有东西在动了…… 不,两只小狼还在稍微动着,但完全不是什麽正常动作。 再过了一段时间,骨碌骨碌~咚~娇小的少女从树上爬下来了。 少女战战兢兢地确认四周,接着就靠近稍微远一点的某个块体,看到那个之後就噫~地发出小小的悲鸣。 匆忙地靠过去确认状态後就露出了一脸安心的表情。 在那之後,她用在附近找到的厨刀一样的物品刺死了还留有一口气的两只野兽,然後就急忙地往村子的方向跑去。 不愧是柯蕾特,做事万无一失且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