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话 代理人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过了满久後,我去拜访了队长先生。 不,因为最近我忙於领地的改革。 个人便携式武器几乎都可以使用了。 除了投掷後,飞向後方的手榴弹以外。 不,即使说能够用了,只是说「我可以开枪了」,命中率也不高。 龙的材料似乎很有价值。 爲了公平起见,似乎把鳞片和肉平等地卖给了每个国家。 爲了防止垄断,每个都是分一定的数量。 当然,是用一个相同昂贵的价格。 如果该国抱怨价格昂贵的话,那国家的部分会在拍卖会上卖给了其他国家或大公司。 真是恶魔呀……并已经确保因研究龙素材而有的研究成果引申才发现及发明的新产品等的权利的利益。 它们一定是很有钱了。

「不,我当然也会给你,当然也有你那一份利益……」

队长看到光波有些事情的目光匆匆解释了。

「那麽,你们是不是继续当佣兵?」 「哦,我们也没有做其他事的能力呀,即使我们分钱後解散了,我们也没有别的事情要做,结果又不是很快用光钱嘛,要麽被攻击,要麽被骗,之後又没钱了。如果要是这样,不如还是当个佣兵才安全了,也没有人胆子大可以与我们吵。不过,可以不必担心金钱去接受一些高风险的请求了。不过,我本身也暂时不想接受战斗的工作。」

是的,也有足够的钱,不能爲了钱而去死吧,这是正常的。

「噢,对呀,我也说过我在营运子爵领土,如果有小偷的话,你可以帮我吗?」 「噢,如果大小姐的话。虽然对手太大可能没有枪之类的武器,我们死的可能性也很低,但是如果真的死人了,那他就是本来注定的。但大小姐呀,如果做成自愿系统大概每个人都会参加的啦。」 「哦,这不像以前那样是敌国攻打,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的啦……」

是的,那已经是过度的力量。

「呀,说起来,你知不知道一个可以坐十几个人的木制并用人力动的船吗?」

这里与日本不同,我认爲这里附近的国家中还有些船仍然是木制的,而并不是机械动力。

「……在说桨帆船吗?大小姐那还是有奴隶制吗?」

惊讶地令眼睛变得圆圆的队长。 没用吗? 那麽,今天我也没有任何特别的训练要用。 如果我赚了很多钱,就去买坦克或自行式对空炮。 神,我也要去依靠你。 轻装甲移动车等等,5.56毫米那麽武器太弱。 还是用与装载20毫米大炮的步兵战车……到底打算打什麽战斗呀,山野子爵领? ……今天就先回来吧。 哦,在此之前,我还要去城里购物了。 不,我不仅会在日本购物,还会在这个国家的城市购物的啦。 这里货品其中大部分价格比日本便宜很多。 我也増加了熟悉的商店数量。 他们也会平给我,也可以拿到糖。 ……我也知道,它是当我是10到12岁的孩子!

「大小姐,你打算去城里吗?」 「对呀,打算去买东西。」

队长压低了声线地道。

「……最近,有奇怪的人在周围转来转去,大概是某个国家的情报员之类的。」 「目的是什麽?」 「也许,往来异世界的方法吧,大概。在此之外,还有的是这里没有资源和技术。之前,我们这有个笨蛋把照片放到网上了,这时候就流行起来的照片,之前,我们不是一直用金币换钱嘛,撇开我们不话,公主不只有转移,只要认真地调查,很快会知道,」 「抛开资源不说,技术有什麽的,那可是在剑与弓箭的世界呀?」 「当然有呀,你想想嘛,例如魔术之类,魔术之类,还有魔术之类……」 「哦……」

原来如此,可以来往异世界什麽的,就是等於可以向异世界发出军队一样。 可以通过与等值24美元的垃圾兑换获得广阔的土地,或者可以使用一次性打火机交换钻石……但是,转移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但不是可以做出次元隧道的东西。 即使俘虏了我命令我使用转移,在转移的时候,只转移自己和他们的衣服到异世界,其他的人传到高山上,甚样做也可以。 退一步来说,只要你不能一击杀死我,我什麽时候也可以转移到其他地方,那些永远不会杀我的人也不能做任何事情。 即使你用药物让我睡着,你也需要我有意识才可以审讯我。 如果有几秒钟的意识回复,我便可以转移。 换句话说,审讯是不可能的。 只要不是我以自己的意志去协力的话。 此外,他们一直相信我是异世界人,即使知道了我的真实姓名,我也没有任何家庭成员或重要的人可以成爲人质。 如果那个叔叔一家被劫爲人质,那将是一个大笑话。 无论如何,这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我明白,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但也按照之前的说明统一我的名字吧,因爲也不是太想在人羣中传开我的『真名』。」 「哦,哦……」

出现了一个日本风的名字,有点混乱的队长,後来去问一些日本动漫迷的成员。 团员好像会用车将我送到城市。 但好像讲不好送我的人。 ……我桃花期到了吗? 其实也可以用转移到城市旅,但在转移的瞬间被看到的机会率很大,大概7每半小时70英里,如果可以是在聊天中送我去的圑员较好。 呀,是在没有信号的道路中每半小时70英里不间断噢,距离城市大约50公里吧。 私营雇佣军的基地也不可能离城市太近。 当我到达了城里时,团员们就这样回去了。 他们也知道我会买完东西就这样转移回去。 说到这个,每个人都认爲「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回来,但在到这个世界时,只会出现在佣兵团队的基地上。」

也许,认为我可以通过转移去任何地方,但需要在要到达的地方设置一个标记作爲标记,大概他们是这样想吧。 随他们想像吧,我也没什麽的。 而且在某些时候也可能可以用作藉口来使用。 当我在随便购买食物一些时,我被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搭话了。

「不好意思,大小姐,有时间吗?」

金髪碧眼,身高约180厘米,比西方人的平均水平稍高。 是我要仰头看的高度。 一位在大约三十岁中期穿着深色西装的平静的叔叔。 还有两个年轻人在背後。 每个人都是黑色西装,是有这样的规则吗?

「请问有什麽事吗?」

俄罗斯和中国的言语知识在我脑海中浮现。 俄罗斯语是完全学会的,中文有些逊色。 是的,我学习了英文和中文,掌握了它,他的母语是俄语。 当然,答覆是用他询问用的英语来回覆的。

「我想谈—谈,可以吗?」 「呀,好吧……如果只是短时间的话……」

那位男性因为光波的回覆而高兴着。

「在,在这里……」

三个退缩的人。 超开心的,我超开心的。 差不多没有位置店,顾客除了自己以外都是年轻的女性顾客。 其中,有三个黑色西装男人。 超级显眼的。 是在这个城市里的年轻女性中流行的甜品专卖店。 当然,我是故意选择了这家店。 如果是吸引了如此多的关注,他也不能有什麽奇怪的小动作。 哈哈…… 我在墙边挑了一张桌子,坐背靠着後面的墙上。 通常应该避开无法逃脱的座位。 特别是当和我多年不见的前同学见面,劝诱奇怪的商品和宗教时。 但是,现在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虽然我也有转移,但地方可是「这家商店」。 无论如何,我们向过来的女服务员下单。 这些人是咖啡,咖啡,巧克力香蕉奶油圣代,最後一个人! 另外两个人正斜眼看着你。 是想吃,但我没有机会自己一个人进入商店,大概这样想着,请多吃,吃……

「那麽,有什麽事……?」

我故意用大一点的声音说话。 是的,爲了令顾客和商店里的店员知道他们不是我的熟人,而是「被第一次见面的可疑男人包围的女孩」。 效果很好,一羣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女人用一张可怕的脸看着这。 还有一羣女学生在偷看这里时从包里拿出手机。 男人完全不知道,因爲他们背着店内,面对着光波。 所以完全没有察觉。 计划成功……虽然地方让他感到不舒服,但最年上的男人开始压低音量说话。

「我直接问你,你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公主,是不是?」

是的,直接,直入主题!

「呃,是啦……可是干麻?」 「哦,果然!其实,我们的国家希望可以和公主殿下的国家有交流,有关对魔王军的战争,我们也可以派遣军队支持!」

是呀是呀,说甚麽也只是也打算让军队进驻,然後用武力强行吞噬那,吧…… 但是,如果在异世界中被隔离,又有什麽打算? 现代武器什麽,没有供应和维护很快就会变得无能爲力。 而且,即使有强大的武器,如果周围的所有都是敌人,或每天晚上也受到夜袭完全睡不了,偷偷放毒药在水和食物,干扰得到在现场的水和食物,我认爲也会很快就会放弃……

「不需要,由於来自这个世界的勇者们的关系,战争已经完结,现在只有失去主力的敌方残兵,只有这些的话,我们也不需要依赖其他世界……」

那麽,样子看起来就是藉口失败的男人。

「好吧,但是,也不知道龙什麽时候再次袭击……」 「不,古龙只有最初数百年才出现过一次。龙族是一个温和而聪明的生物,很少有小龙和年靑龙来捣乱。」

之後,我有学者解释说。

「哦……」

在这里,下订的食物来了。 为了看女服务员而昂头的光波,差一点喷了出来。 在充满了年轻女性店内的有些地方有着异物。 彷佛和他们约定好的一样,穿着不起眼颜色的西装的男人人羣,在几个角落。 在这里反而十分明显。 由於座位数量不多,所以有几个羣被迫要坐在同桌上,气氛似乎十分尴尬。 也对,不可能让他们和女孩子坐在一起…… 那些也转向服务员的男人也注意到这一点,似乎很惊讶。 但是,大概认为在现在不令情况有进展,和公主分开後,其他国家也会涌上去,所以就在服务员放下商品离开後,不管周围的情况又继续说话。

「但是,如果考虑你的国家,还是与我们国家……」 「Вродинелояльность」

「「「什麽?」」」

三个人用一张惊人的脸注视着光波。

「是我的曾祖父的救命恩人亦是我国家的大英雄的<勇者伊万诺夫>常说的说话,好像是指对祖国的忠诚的意思……」

三个人都惊呆了。 然後脸颊逐渐变红。

「那是!那位是,我们的国家的人!!!」

店里的目光凝视着那个响亮的来源。 是呀,变成很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