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话 恳谈会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那麽,要进正题了。首先,大家,都想和我们缔结邦交,爲什麽会对我说那样的话呢?」 「「「啊……」」」

对光波说的话不太理解的列席者们。

「我本来,在某个国家有着相应的立场,但是现在离开了国家,受他国照顾。然後在那里被赋予领地,正在进行小领地的运营。也就是说,我在自己的裁量权上能自由做的只是自己的领土,与别国的交涉和条约缔结,把军队引入国内等的事,没有国王的允许是不能进行的事。」

对光波的事,认爲是现在的国家的公主这样想的各国的代表们,诶,地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是,在与魔王军战斗的时候……」 「那个时候,因爲没有多余的时间,就用以前的身份的名首作爲义勇军,率领了这个世界的勇士们。奖励金是对义勇军的礼金。现在只不过是地方领主。」 「那麽,国交的话……」 「是的,地方领主没有那样的权限,随便把其他国家的人招入国内也不可以啊。」

对代表者们的提问光波不断回答。 然而,和想像的有很大的不同的光波的话,令各国的代表者们感到困惑。

「那麽,和国王大人进行中介的承担……」 「作爲中介,你想说什麽事?」 「那当然是,国交的事情,和使节的派遣,交易的事……」 「……怎麽做?」 「诶?」

对光波的提问,呆然的代表们。

「不,我想怎麽派遣使节和交易呢……」 「「诶?」」 「在全世界有很多有转移能力的人吗,在大家的国家里。像我那样,让自己以外的人转移而削减生命,也不在意的,优秀的人。」 「「诶……」」

沉默的作战会议室。

「诶?难道大家,打算全部都让我运送吗?如果做那样的事,马上就会死了吧,我。那之後,你们打算怎麽做?」 「「……」」 「那麽,那个能力,其他人……」 「我的这个能力是从我的世界路过的流浪之神所赐予的。我的世界里也只有我一个人,并不是能向别人传授的东西。」

对出席者的疑问,作出绝望的回答的光波。

「啊,那个,这个……」

知道了他人伴随光波转移会缩短寿命的事情,想要归还旅行券的小国的代表者。 好歹,这个国家的代表好像不是情报员。 人太好了。

「啊,那没问题。如果只是搬运一个人的负担的话,时间过了就会恢复的……船的事,作爲削减一点生命力的价值就足够了。」

听到这话,站起来的某国的代表者。

「那麽,希望带我去公主殿下的祖国!作爲勇者的祖国的人,一定要提出我国的问候,结下友好的关系。」

又在,在说什麽奇怪的事情啦,无视各方面吃惊的表情,某国代表的男人更是越说越来劲。

「爲了你的祖国和我们俄罗斯的未来!!」 「俄罗斯?那是你们国家的名字吗?」

对光波的提问,啊,到现在爲止还没有说过我国的国名啊。 这样思考的代表。 从事谍报相关的工作的话,自己的名字和自己国家名不太能说,这是一种习性。

「是的,不好意思,我的祖国是,俄罗斯联邦!」 「诶……」

吃惊的光波。 因爲光波的样子,露出惊讶的表情的某国代表。

「你骗了我啊!勇者伊万诺夫的故乡,不是那样的名字的国家!」

对於突然怒吼的光波,诶,震惊的某国代表。

「勇者伊万诺夫的故乡的名字,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

啊、松了一口气的代表。

「那是我国的旧国名。只有国家的名字发生了变化而已。」 「诶?被别国侵略了,还是进行内乱篡夺了呢?」 「不,原来是俄罗斯的国名,与他国合并後名爲索维埃,只是再次回到原来的名字而已。国名以外都是原来的。」

这样说明後,露出安心的脸的光波。

「是的。确实勇者的出身地,是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中,乌克兰,据说是农村的一个地方,现在是俄罗斯联邦,是吗……」

ぶふうぅぅ~~~!! 在作战会议室的各处,听到了盛大的喷出的声音。 乌、乌克兰…… 克里米亚侵略…… 到处都有低声私语的嘀咕。 露出疑惑的表情的光波,指着询问了其中的一个代理。

「怎麽了?大家在说什麽请说明一下!」

被指名的男人,一边拼命地忍着笑一边说明了。

「不,那个,所谓乌克兰,是一个从很久以前就遭受俄罗斯严厉目光的国家。国民的大量屠杀……最近也被侵略克里米亚的地域,因爲那个,现在国内的战斗还在继续。」

尽说多余的事情,某国代表怒目而视。 用冷淡的眼神看他的光波。 当然,她知道乌克兰的事情。

「你骗了我……」 「不,不是这样……」

今後,某国说的话能够全部无视。 因爲,欺骗了公主,是勇者大人的祖国的敌人啊。 最爲缠人的家伙,今後也会来对很多地方多管闲事吧。 需要做出完全无视的理由。 计划,好像进行得很顺利。

「因爲是这样,跟我进行国交,即使被人说了也……交易也不能搬运很多东西。虽然小东西也赚钱,但既然我知道这个世界的行情。一次性打火机卖一枚金币的事,我不会去做的。本来,对面的世界,小粒质量差的小麦,量很少的鱼类和贝类,用这边的世界的卫生标准是否能通过也不知道的兽肉,没有需求的吧,在这个世界。而且,没有限制地运送这边的世界的东西,破坏那边的经济活动和产业,并使黄金和宝石类大量流出。不能成爲交易的吧,从一开始。我什麽时候会遇到事故或生病或者其他意外也不知道,责任重大的国家之间的斡旋和替代运输马的人也完全没有了吧。那麽,大家,想让我具体做些什麽呢?以我和我的世界和各国都没有不利的形式。」

骚乱发生,特别是没有发言的会议室。 其中,一个小国的代表举手提出发言的要求。

「那个,矿产和生物的样本,能拜托吗……」

其他人也是,对了,还有那个,眼睛发光。 未知的生物和未发现的金属。 是创造了多少财富的根源呢…… 从那龙的素材中,现在也有各种各样的发现。

「啊,那样的话……是啊,那麽样品就交给你的国家和送上船的两个国家吧。如果有什麽发现的话,也请告诉我们。」 「当然,当然了!」

非常高兴的两个国家的代表。 诶诶诶,地惊愕的其他国家代表。

「啊,请等一下!生物的处理需要高度的技术力!未知的细菌和寄生虫等的完美的管理和防疫态势不由大国进行管理的话!」 「啊,没关系。转转的时候,有害的细菌、病毒、寄生虫等都不会在一起转移。只要能防止逃跑後在自然界中繁殖的话……」

拼命越说越来劲美国的代表,但光波对他若无其事地说了。 是的,这个,就是光波不用担心带入病原菌,能不在乎地进行转移的理由。

『它』好好地把把转移能力的说明塞进去光波的脑子里了。

「「「诶……」」」

再次发呆的会议室内。 光波,很清楚自己现在说的话的意思。 然後代表们中,有一个消瘦了年长的男性站了起来。 这个男人似乎也不是谍报部门的人物。 是外交部的人吗……

「公主,那个,如果,如果是。我有癌症,被说还有一年的时间,那个,在转移移动的时候,拜托『把癌细胞留下来』地进行转移的话,会怎麽样呢……」 「诶……」

从没想思考过。 转移生病的人?只留下病菌。

(啊,玛格丽特的时候如果知道……)

抱头苦恼的光波。 然後,被异样的寂静包围的会议室。 ざわ、ざわ、ざわ……(吵杂声)

(糟了!如果这件事传开的话,就很爲难了……)

当然光波也注意到了。 这个,转移有了不得的副效果。 有什麽能封口的话。 但是,不可能,在世界上的谍报员都聚集的,这里?

「哎,来试一下吧……」

声音颤抖的光波。 邀请了那个男性,转移到了对面的世界的深山里。 然後,意识到癌症细胞不会被运送,然後再次转移回来。 两人的身影消失的痕迹中,有少量的血和细胞块。 最初的转移没有这样做,当然,是因爲会弄脏房间。 一瞬间消失了,然後什麽都没发生过那样站着的光波和男性。 安静下来的会议室。

「……身体很轻松。」

也许是安慰剂的效果。 不试着检查的话不会知道是真的,大家,不知何故,都觉得癌症细胞没有了。

「嗯,各位!」

光波着急地拉开嗓门。

「什麽都没有。好的,什麽都没有,大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汗水滴落。

「关於这件事,禁止对任何人说。对大家的上司、更伟大的人也是。如果对某个国家的伟人,透露了这件事的情况,那个国家禁止从其他国家提供一切异世界相关的技术和信息。如果破坏了约定,也会对提供国进行同样的处分。从龙的研究中开发出来的东西,其他一切。当然,对我的接触是完全禁止的。即使是想进行一点调解的国家也同样处理。但是……」

喘了一口气。

「如果秘密被守护了的话,现在在这里的人和那个家庭,妻子和孩子,需要的时候我会约定和现在同样的处理。但是,在泄露秘密的情况下,对所有人来说,这个约定是无效的。因爲封口的必要没有了。所以,在这里的人和那个家族、政府相关人员、信息相关者和那些亲属,以後绝对不会处理。」

稍微考虑之後再追加。

「啊,如果泄露的场合,泄露的人,除了现在在这里的人以外,知道那个秘密的人全部都死了。得到记录完全被抹掉的证据的时候,恢复封口的代价或许也不错啊……」

寂静的室内。 面面相观的列席者们。 向上面报告的话,确实会泄露信息。 无论是谁,都很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 然後,如果是专业中专业的把握一切信息的专家先不说。 只是工作桌上的上司,如果是在选举中落选的人作爲一名政治家的话,绝对扑过来。 如果弄得不好的话,除了爲了自己和家人以外,也可能会以金钱爲目标咬住不放。 然後,如果泄露了秘密。 这些家伙情部员会平静地杀了他吧。 爲了自己的话。 也许是爲了家人。 大家,不知爲何,都觉得秘密会被保护的。 那方面,结果也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之後,与提供样品的两个国家进行了会谈,关於纺织车等可以引入子爵领土的工具的话题谈得非常起劲。 果然,与不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的小国家的交流是有益的。 这样想,选择了一些诚实的小国,这是正确的。 小国一般不是让情报关系者,而是让外交人员和大臣过来。 因爲小国家的团队很简单。 还有,有什麽事的话,经由队长先生联系的事情,在街上不接触,不要关注,违反了的国家和之後的一切无关,严厉地说,散会。 大概,情部员在四周闲荡的事就会消失了吧。 嘛,虽然不认爲大国会就这样老实地沉默着,但暂且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