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话 去王都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光波,前往王都哦。马上准备吧。」 「诶……」

突然出现在山野子爵家领地邸说了这样的话,是熟识的玻赛斯伯爵。 子爵家的佣人,已经习惯玻赛斯家的人的突然访问,也不在意。 即使那是伯爵大人本人也是。 习惯了吧,或者是认爲『光波大人是伟大的人』……

「社交季节。盗贼还没有减少太多,所以爲了安全到王都爲止一起走吧!」 「咦,一年还没有过去吧……」 「社交的时节,一年有几次。一次不行的吧。」 「哦,是吗?!」

一定是一年一次这样想了,因此爲伯爵的言词吃惊的光波。

「那个,现在,领地是重要的时候……这次去王都的事,还是放弃吧。」 「你在说什麽!成爲贵族後最初的社交季节不在要怎麽办呢。大家都想和光波说说话的……」

不,所以才讨厌啊,这样想的光波。 但是,伯爵大人拉我的样子。

「所以,会把家臣借给你的……後天,从我家的领土都出发。早一点,爱莉丝和贝琪丝会到这里接你!」 「诶诶……」

大概,伯爵大人也绝对不会退让。 这是家庭内等级制度。 但是,现在不能长期离开领地。 这是重要的时期。 到了王都的话,经常回来就好了。 并不是经常和伯爵大人在一起。 对他们来说,去了王都,只是经常不在家,这样想的话就好了。 那个时间的光波在王都还是在子爵领吗,想确认的人是没有吧。 伯爵家里的人,每隔几天在王都跟光波见面,不会硬要想确认的吧。 但是,移动间的8天很浪费。 不,装了大量行李的大车,因爲重视乘坐的感觉会慢慢地行的,比公共马车的时候更需要时间吗……

「那个,之後自己去……」 「不行!盗贼还没有减少,这样说了吧!而且,不一起去的话就没有意义……不……」

说出正确的言论後,隐约其词的伯爵大人。 好歹,移动需要10天左右的时间,可以和光波各种交流。 伯爵大人,或者爱莉丝殿下,贝琪丝和迪奥多尔等。 但是,也不能这样把领地放着。 这也是接下来的问题,对伯爵大人说好吗,光波下定了决心。

「伯爵大人,稍微说些秘密的事。」

这麽说,光波叫佣人退下,压抑声音向伯爵说明了。

「老实说,我是关於术相当的有才能的人,『渡』的秘术使用时,我一个人,或稍微的行李的程度的话,几乎没有负担。那样的话立即就能恢复……但是,如果那个暴露的话,和祖国的交涉、贸易之类的话,强行要求使用『渡』的人一定会出现,并逐渐升级。并且那个会马上超过我的容许限度吧。所以我把超过原来的负担的事传达了。也就是说,我一个人的话,能用『渡』一瞬间去王都,在那之前就在这边做领地的运营。」 「诶……」

惊讶的伯爵大人。 但是,说那是对光波的能力感到惊讶,不如说,是对光波把它说出来的事情感到惊讶,这样的感觉。 恐怕,这种程度的事是理所当然地预料到的吧。 其实光波,也认爲伯爵恐怕是察觉到了吧。

「嗯……」

伯爵很爲难。 路上的安全、社交季节开始的时候不能迟到,这样的正论被封住的话,正因爲知道了领土运营的重要性,很难勉强。 但是,玻赛斯家进行10天的光波的独占,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能引出什麽样的智慧,这方面是当然的,但和妻子的交流也意义重大。 比什麽都重要的是,妻子那样强烈的希望着。 也有和长子的亚历克西斯合流的预定,如果能和儿子的顺利进行交往的话,也有这样的期待。 但是,明白领地运营的事的重要,并且重视,而且信任自己把秘密吐露了的事也是。 无视那个感情的事是做不到的。

「呃呃……」

暂且烦恼後,伯爵终於下定决心说了。

「明白了。会设法说服爱莉丝和贝琪丝。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在王都到家的时候,要先到来迎接。只能说是『已经先出发了』,这样对她们两人说也没有自信……」

嗯嗯地点头,送别伯爵的光波。 但是,回去的时候伯爵说,「这个借的很大啊……」的说话无法理解。

(那是,伯爵大人的家庭内的问题,和我没关系哟?)

总之,後天出发,所用的天数快的10日,迟的话12~13日左右。 天气或者马车的故障或盗贼啦山崩之类,考虑到各种各样的障碍,在这个世界旅行有那麽多的不确定因素是理所当然的。

(嘛,9日之後去就行了吧……)

去王都之前应该做的事情是什麽呢,光波考虑了。 首先,确保料理人1名。 小饭馆老板的儿子,习得山野料理在小饭馆里工作了,因爲子爵邸需要料理人。 不然的话,现在只有一个的料理人倒下就麻烦了。 还有,木工匠和船工匠。 大概,船工匠不会有吧。 需求太少了,这一带都没有面向海的地方,不可能从远离海边的王都找到。 然後,在去王都之前抽出时间,赶紧进行了领地内的工作。 酱油、味噌、豆腐的试制的开始。 开始时只要做就好,之後由村里的大家努力试行错误吧。 有时会去看看。 还有,芥末的栽培开始。 鱼料理是必要的,其他的菜也可以用。 因爲有杀菌效果加工食品的保存时间变长。 虽然也有可能在这个世界找到,但因爲很麻烦所以从日本带来了。 不是田地芥末(丘芥末),而是水芥末(沢芥末)的那边。 不是从种子,而是分株开始。 在河的上游,山麓一带的溪流栽培。 因爲芥末喜欢漂亮的流水。 然後,从小国收到的船的惯熟训练结束了,所以终於进行了大围网捕鱼。 初回呢,比想像的要大的渔。 过度捕捞也难以处理,销路扩大到频繁地捕鱼不会这麽做吧。 因爲是回游鱼,所以不会『尽量捕捞』。 稍微便宜地对渔业丰收进行促销,终於开始了盐田生产的盐的腌制品,乾货等的生产。 正好在行商来了,佩斯先生在王都卖完东西来进货。 顺便盐也卖了。 因爲是爲了知道能卖多少钱的调查,所以量稍微有点少。 小规模的盐田,所以生产量也没有那麽多吧。 岩盐业者的反应也想要确认。 现在是率领3辆马车的佩斯先生,大概不久後会增加到5台左右吧,这麽说着。 日本的商品似乎得到了相当高的收益。 交易次数也在增加。 嘛,日本的东西只有一点一点的卖,不过贵族只要讨好对方就会有相当好的生意。 不过麻烦的事情自己不想做。 讨厌啊,向贵族推销之类的交涉。 只有来店里买的客人就可以了。 在王都的店,坚持地球的东西暴……咳咳,因爲是高价销售少量的店,使用期限短的的物品大量销售等。 这个世界的东西不处理(贩卖)。 除了一部分例外。 ……开店天数很少。 而且,如果自己死了,领地的经济出现一瞬间的破绽,什麽的睡觉不安,想要领地的经济和自己的力量没有任何关系的转动。 不早点做到没有日本产品也能由领地生产的东西给佩斯先生带来充分的收入不行。 由家庭制作的手工业或轻工业,引进良好的东西……或是加工食品、纤维、杂货、造纸之类的东西……

这个那个的时候,9天一转眼过去了。 从今天开始,对领地的人『因爲到处视察或者进行调查,所以经常不在』说这样的话。 对王都的人说『爲了推销领地的产物而忙碌地进行交涉,往往不在店内』,就这样做吧。 日本的住宅管理『很好地生活着哦!』也需要,过几天被发现没有在工作的事糟了……僞装是小规模的输入业,就这样做吧。 把这里的民艺、家俱、剑等作爲古董贩卖,之类的。 税金、注册等,很麻烦……乾脆,把住所转移到国外…… 不,那个家必须守护。 而且,差不多有大国会做些什麽的感觉了。 好处被小国拿走了就这样沉默的国家,大概没有吧。 嘛,我想按照规定的规则,经由队长的地方来进行联络的。 ……啊啊,麻烦! 领地,王都,日本,队长先生的地方以大国爲对手…… 4面作战啦,做不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