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话 派对

翻译MAN:

原帖地址:

2天後,拉昂森伯爵家王都宅邸。 当然,穿着礼服去了派对会场。 这件衣服是以『与欺诈一样的反朝贡』让各国进贡的一件衣服。 是在金钱上来说的高级品,投入了现在地球上最高峯的素材和技术。 在这个世界的人们的眼中是怎样的呢?不用说明了。 只是,有点不愉快。 爲什麽尺寸会合适呢? 身高的话,隐藏起来拍的照片和周围的东西对比可能会被计算出来,但是连胸围和腰围的尺寸都很合适…… 可怕,大国的谍报员! 不愧是礼服因爲不能在上半身带上武器。 今天的护身用装备是绑在大腿的PPS自动手枪。 揭起女士礼服的裙摆部分的人是没有的吧。 大概。 如果万一发现了,把武器带入派对是不太好,但这是『神器』所以没问题! 神器必须一直放在身上。 就像御守和护身符一样,这麽说就不会被抱怨,或者说,我不会说。 其实,只有自己的话随时可以逃走,勉强拿着武器是没有必要的。 如果逃跑的时间也没有被一击打倒了,那时候有没有持有武器也没关系吧。 所以,手持武器的理由,是爲了『被贼人袭击时,保护其它的人』。 如果要保护的人少的话,大家一起转移也可以,但是被知道人数多也可以转移,之後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这样的情况下处理敌人比较简单。 就这样,用看上去好像是空着手的感觉进入了会场。 敏锐地察觉到的贵族正要靠近。 但是,玻赛斯伯爵马上跑过来拉着上我的手。

「首先,向主办方的拉昂森伯爵一家打招呼!」

就这样拉着过去了。 不愧是伯爵大人,适当地护送……啊,不是! 这个不一样! 这是牵着小女孩的手的父亲…… ……嘛,好吧……

然後注意到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被亚历克西斯先生抓住了。 啊,等一下,这样是,那个,那个啊,是那个,『被两个CIA局职员抓住双臂的宇宙人的照片』……

「请,请放开我吧。我不会逃走的!」

虽然拼命地申诉了,但两人都没有要放开手的样子,就这样来到今天派对的主办者拉昂森伯爵一家的面前。 拉昂森伯爵一家是伯爵夫妇、长子、长女、次女、次子。

「今天,受到你的邀请,非常感谢……」

没办法,只好在双臂被抓住的紧张状态,就这样打招呼了。 拉昂森伯爵一家很惊讶的样子。 当然会这样吧,双手被抓住像是强制带来一样的样子啊……

「啊,啊……哦,欢迎光临,欢迎……」

抑压着惊讶的拉昂森伯爵想说什麽的时候,一位20岁左右的男性突然一下子站起来,伸出手来。

「欢迎光临,我是拉昂森伯爵家的长子……啊,啊?」

ひょ~い

玻赛斯伯爵先生和亚历克西斯先生把我抓住的胳膊举起来,就这样被运到後面。 伸直的手空着,孤伶伶呆着的拉昂森伯爵的长子。

「那麽,您很忙吧,先失陪了。」

这样说完,两个人一起举起了我走了起来,伯爵先生和亚历克西斯先生。 不,等一下,我是面向後头的! 因爲真的成了『被捕的宇宙人』! 非常受注目!! 伯爵先生在我的耳边喃喃低语。

「那里的长子对女人的习惯不好。明明有订婚者,却对几个少女出手。不要接近,不要说话,不要给对方机会……」

啊,那就这样应对吧。 但是,我可以说吗,伯爵大人。 ……耳朵,痒痒的!

「接下来要向巴斯德伯爵家打招呼。他是前几天没去的派对的主办者。至今,是以受注目的光波出席次女的首次亮相来进行的。爲了解开大家的误解要表现得友好。对想和光波一起出道的期待着的次女要特别注意哦。」 「是的……」

哎呀,对女孩子做了不好的事。 这,不做点什麽的话……

这次,终於把手放开了。 就是啊,这样下去的话,有满满的被强行带来的感觉。

「初次见面,我是光波?冯?山野子爵。请多关照。」

有礼貌漂亮地问候。 这是看外国电影后记住的技能。

「前几天实在对不起。因爲不知道在王都逗留要通告,所以怠慢了,好像表示不在的情况下……」

前几天的派对以後,因爲有什麽奇怪的传闻而感到可疑的巴斯德伯爵,好不容易才理解了事情的情况吧,眼睛睁大了。 不,真的,很对不起。 旁边的夫人和孩子们也很吃惊的样子。 啊,认爲是次女的女孩子的脸很明显…… 不好,快要哭了! 自己的初次亮相,想着那个『雷之姬巫女』也会在社交界出道。 要是能有机会接近的话那就很高兴了,被人说是『没有来王都』很沮丧。 尽管如此还是努力地努力完成了。 直到现在,其实是在王都,如果有人这样说,会不想哭吗…… 有什麽,有什麽能谢罪,不对,是能鼓励的东西……

「啊,那个,这是,不能去初次亮相的道歉,作爲朋友的印记……」

突然,把戴在手指上的戒指摘了出来,嗯。 和裙子一样,前几天,欺诈,咳咳,进贡得到的家伙。 不知道是几克拉,卖出的话会变成十分可观价值的钻石戒指。 现在没有钱方面的困难,如果能很好地处理这个场合的话,就没关系了。 反正是得到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大型的钻石和高品质的钻石也相应地存在着。 但是,这个戒指的钻石在这个世界的价值,不是大或小,而是切割的方法和研磨的技术。 钻石的价值由剪切、彩色、克拉(重量)、明晰度的组合决定。 然後,技术力量显现差距的是,这个,切割。 进入钻石的光是凭藉钻石的优秀折射率。 根据那个折射率决定的理想的剪裁(理想的比例),成爲更闪耀的钻石。 这个,切割的技术,这个世界和地球的水平不同。 所以,即使是同样的原石,这是无法比较的差距。 也就是说,直接一点的话,这个戒指在切割技术这一点上是超越了这个世界常识的东西。 在地球的西欧,即使是订婚戒指程度左右价格的钻石,在这个世界上也会成爲相当大的价值的东西。 特别是西欧,原因是,因爲在日本监别结果在1~2级上的低等级的东西高价出售的事例从以前开始就有很多。 也有做监定书的监定公司是那个宝石店的子公司。 海外的话用买的金额的8~9成也能卖掉,如果是日本的话是即使有2成以下价格也卖不出去的粗糙的东西。

「「「诶……」」」

在反射性地接过戒指之後,次女大吃一惊。 比她更惊讶的是巴斯德伯爵夫妇。 嗯,夫妻俩好像知道这个戒指的价值。 当然了。 咦,玻赛斯伯爵很不安。

「啊,光波,那,那是……」 「虽然是从母亲那里继承的,怎麽了呢?」

对伯爵先生的话这样回答的话。

「啊,我说那样重要的东西……」

啊,在意那个吗,伯爵大人。 切割之类,明晰度之类,这样的知识作爲女孩子的爱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因爲和实物的宝石没有缘分,所以我完全不明白这个在金钱上价值。 大概有点贵吧。 就是这样。 嘛,在地球上的价值是几千万的,我认爲是这样吧。 不是那麽大颗,只是爲了讨小姑娘的欢心。 他国的也是礼服之类的。 最多是数万美元。 ……数万美元是『差不多』,我到底怎麽了呢。 嘛,反正是要到的东西。 比不上可爱女孩流泪的价值。 不,不可爱也不可以让人哭的,当然。

「啊,山野子爵,这样,这样重要的东西不能……」

狼狈的巴斯德伯爵。 夫人和长女凝视着次女手上的戒指的状态。

「不,本来也许会在前几天的派对的时候成爲了朋友。因爲我的疏忽把那个机会弄糟了。这样的话……」」

这麽说了,这次就朝次女的方向朝着,微笑着说。

「能收下吗?还有,你能成爲我的朋友吗?」

次女慌慌张张地点头。 嗯,这里没有讨厌的选择,果然。 之後,和次女稍微谈了一下,被伯爵夫妇道谢後,离开了。 看到这样子的贵族们,山野子爵和玻赛斯伯爵家不但关系不错反而向她赠送母亲遗物的戒指,这样的传言会广爲流传。 这样任务就完成了,可以安心。

「……做得太过了。」

玻赛斯伯爵大人生气了。 爲什麽呢……

「啊,这麽说来,爱莉丝大人和迪奥多尔大人呢?」 「今天只有我们。这只不过是这里(巴斯德伯爵家)的次子的生日派对,本来应该是会不参加的,但是因爲谁的原因突然就来了……」

啊……对不起……

「光波!」

突然被人从後面叫到,回头一看,就在那里。

「啊,好久不见了!」

被几位男孩子、女孩子包围着,以前我承办了初次亮相的采配的莱纳子爵家的长女爱黛蕾特的身姿。 很受欢迎啊。 难道说,是因爲那个亮相的原因? 不,不,爱黛蕾特原本就是个好孩子,所以很受欢迎。 暂时和爱黛蕾特一起畅谈。 不久之後,其他的孩子们也不慌不忙地搭话,和久违的年龄相近的男女一起聊了起来。 不知爲什麽,想起了中学、高中的生活,变得很开心。 也许是因爲孩子们的关系,伯爵什麽时候就不见了。 嘛,伯爵大人也应该和其他贵族说话吧,所以不能一直带着我。 亚历克西斯先生一直站在我的旁边,好像不怎麽有趣的样子。 亚历克西斯先生,既年轻也有持爵位,因爲是王都防卫战的英雄之一,所以对年轻的女孩子来说是很受欢迎的。 而且,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被女孩子招待,伯爵家的佣人每个都是这样说的。 怎麽了? 性格变了吗? 过了一会儿,亚历克西斯先生插了话。

「光波,你是子爵家的当主,所以不好好跟其他贵族家的当主们谈一谈不行。和普通的贵族子女不同……」 「诶~……」

好不容易很开心…… 不过,他说的话是正论吧。 其他的孩子,因爲只有贵族子女才能理解,大家都很遗憾,没办法。 没办法,要绕去打一下照脸吗? 但是,我还记不住人的脸啊……

啊,这麽说来,我不记得巴斯德伯爵家的次女的名字。 不,本来,就没有听说过吧? 不在下次见面之前记住的话就不好了,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