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话 伯爵大人的忧郁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玻赛斯伯爵,心情有点不好。 觉得把光波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 说不定会成爲儿子的妻子,成爲真正的女儿。 也有这样的期待。 然後,和代替店的购买费用的珍珠项链是不同的,觉得从光波那里得到免费礼物的人只有自己。 尽管如此,刚才那只戒指。 那是,明显比自己得到的军刀更贵。 是宝贵的东西。 虽说是自己指示的结果,但也有说不出的烦躁……

和光波有着特别的关系,年轻,或者说,年幼,作爲贵族的诸事不习惯的新兴贵族的光波的监护人的同时,也不介意来自其他的贵族各种脸色和介入。 什麽『玻赛斯伯爵领,只是,山野子爵来到这个国家时登陆的地方,只不过是这样吧。』的。 什麽『如果只是说领地是相邻的话,我的领地也是适用的。而且要去王都的时候总是通过我的领地。』的。 你们只是想利用光波少接近她! 当然,知道某种情度的王和宰相不会放任他们,在这事前基础上,我们玻赛斯伯爵家成为了监护人……

本来,光波就有各种各样的贷款。 光波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的是自己的领地、玻赛斯伯爵领。 然後,领民帮助了光波。 ……取而代之的是,领民的女儿命危时被光波救助了。 之後,安慰了哭诉的光波,说要代替她的父亲。 ……取而代之的是,代替成为女儿,让我听了很多对领土有好处的事情。 拿出了商店的购买资金。 ……取而代之的是,我收到了比那个更有价值的珍珠项链。 长子亚历克西斯成爲盾牌拯救了她的生命。 ……取而代之的是,得到了普通的话不可能得救的性命,并得到了子爵位。 而且,作为保护总指挥的盾牌,那是作爲贵族理所当然的行爲,试着考虑一下。 做了各种各样的照顾,做了监护人。 ……取而代之的是,『雷之姫巫女的监护人』增加了各种各样的影响力,和其他贵族的关系大幅度提高了。 ……那个? 难道,不是自己借的比较多吗? ……

不,那就先放一边吧。 关於光波,本人虽然没有明言,但综合了各种信息的结论,得出如下推测。 隔着大海的遥远国家,年幼的国王的姐姐。 姐弟关系良好。 大多数国民都希望光波成爲女王。 那个国家拥有非常优秀的技术能力,从日用品到被称爲『神具』的神秘武器,还有被称爲『渡』的魔法般的力量,简直就像是神之国。 在我国的『雷之姬巫女』这个名字的由来,恐怕,只不过是看到使用了神具才想出来的。 朋友用小型的高速船运送,商品和可疑的装备,真的是这样吗,或许是用『渡』带来的……

并且,对我国的王家和贵族的人来说,是光波的价值。 来自光波国家的侵略行爲,有这样的担心,光波本人『在建造和运航上要使用很高的经费,除了特殊的小型高速船以外,去太远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大量的士兵和军需物资没有方法运送。』被断言说没有问题。 关於交易,『因爲我的朋友是以无视利益的方式送给我的,所以只是以不会剥夺的适当价格出售而已。如果想作爲买卖赚钱的话,就算是现在的价格的几十倍也不够。』被这样说,只能放弃。 在店里卖的商品,性能很厉害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日用品的程度,能左右国家的东西是没有的,以金钱爲目标没有头绪去研究模仿品是做不到的。 虽然也有无火的打火机之类的能在军事上使用的东西,但是因爲构造太细致,所以完全无法判断结构,也无法出手。 不能通过订单大量购买,说起来大量购买来军用的话就太贵了…… 那麽,建立邦交来交换技术,虽然这麽想,但是这里没有可以提供给另一个国家的技术。

『交换』这个词原本就不成立。 而且,甚至连移动手段都只能依赖於对方。 作爲代价支付对等的金钱,由於技术差距和货币价值的不同,从我国单方面的大量的金和宝石等漏出,这不太好。 然後,如果危机再次降临我国的话,能用那个『渡』来帮助我们吗? 即使是王的姐姐居住的国家,作爲国家这种东西,在没有任何回报也会帮助其他国家吗? 而且是在知道了,神官的性命,神具的力量消耗的基础上……

即使弟弟是国王,爲了离开国家的姐姐和陌生的国家浪费国费,国民无辜死亡的事是不可能被允许。 那麽,光波的朋友个人行动吗? 不,想到上次的事情,第二次就很难了。 恐怕,在那个时候只有让光波逃跑,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也就是说,很难利用作爲大国的王姐的光波。 岂止是利用,如果加以危害,被光波的国家发现的情况下,进行了『来自朋友们,无视危险和利益的报复』的话,国家可能会灭亡。 恐怕,在与光波没有接触的地方只在远处注视,潜藏着许多同一个国家的人。 爲了在万一的时候向国家上层报告。 那麽,对於我国来说,光波的价值是什麽呢? 是的,那个就是,超凡的魅力。 还有,优秀的智慧和知识。 有魅力的人。 可爱的容貌、开朗、精神、温柔的人品。 然後,在关键时刻的威严、认真起来时的坚强。 看到这些的民众对光波的崇敬心很强烈。 王国陷入危机的时候,相信会召唤那个神兵,当然了。 如果光波拉拢过来,给自己带来方便发言的力量,能得到的东西会很大吧。 ……我不想这样简单地操纵光波。 但是,光波的真正价值并不在那里。 那个孩子的真正价值是其智慧和知识。 有时会说漏嘴,说出领地开发的各种方案。 总是在好的地方插口,说『之後的要收费』的糊弄过去,但如果把那个全部听到最後的话。 如果能执行的话。 据调查了山野子爵领的人的报告,最近好像有各种各样的制度改革和施工,由於那个的影响,村民们的脸变得明亮起来。 改革和建设成果将反映在领内的收入数字上,为了在效果很好的时候马上模仿,所以想继续进行详细的调查。 但是,被拒绝了家臣的借出真是遗憾啊……

而且,还开始出现流动到山野领的人。 在领土的发展中,人的流动是不可或缺的。 和我的领土的交流增加也是一件好事。 ……但是,拜托了,从我的玻赛斯领吸收利益的形式的发展,请放过我吧……

突然看到光波的一边,从孩子们的集体中逃脱出来。 看来,好像开始向各个家打招呼了。 爲了向别人展示和光波的亲密关系,爲了与拉昂森、卡尔特两伯爵家的会面而与光波黏在一起,但是太过过分的话就会被认爲是独占了光波而遭到反对。 之後是爲了让她自由行动而离开的……

待人很好,兴高采烈地站着的光波虽然令人很安心。 但和其他家族的人亲近的样子让人有点烦躁。 你们,那是,我们家的! 亚历克西斯,好好的坚持(压制)着吧!! 另一方面,光波,根据亚历克西斯的忠告,和各家的领主们聊天。 领主们也很想跟光波说话,所以很欢迎,一个接一个地来到光波所在的地方。 虽然亚历克西斯也在一起,作为有力的贵族玻赛斯伯爵的儿子并持有不同的子爵位,是与光波同时成爲了子爵的同伴,而且还有领地邻接,拯救了生命的关系。 即使长时间在一起,也没有人会抱怨。 另外,虽然一开始怀疑两个人的关系,但是亚历克西斯姑且不论,光波那边完全是『关系好的朋友』,或者是感觉像『姐弟兄妹』一样。 关系很好的光波一边没有恋爱感情,这样认定後拥有单身的儿子的贵族们的鼻息变得急速。 虽然亚历克西斯拼命地想压制着,但是对被判断爲不被光波视爲恋爱对象的男性的亚历克西斯,只有怜悯的视线。 只是一种障碍物。 然後,努力宣传从子爵领开始出售的新产品的光波,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一边的攻防战。 然後,忧郁的玻赛斯伯爵,和胃穿洞的亚历克西斯,度过了感觉漫长又没有断路的时间。 很慢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