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话 黑白棋推广 3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傍晚过後,打扰了玻赛斯伯爵家王都邸。 好好的取得预约,因爲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啊,当然。 取得预约的时候,和伯爵大人一起吃晚饭,虽然这样说了,不过因爲这边的事情打扰,吃晚饭时过去真是对不起啊。 因爲是夜晚扰太久也不好,所以赶快言归正传。

「伯爵大人,这样的尝试制作了。想让它流行起来赚钱。」

超直球! 以伯爵大人和我关系,说真心话吧。

「什麽啊,这是?」 「游戏道具。玩法是……」

我的说明,伯爵大人嗯嗯地点头一边听。 当然,爱莉丝殿下,贝琪丝,亚历克西斯大人,迪奥多尔先生也一起听。 不记起来没法和我玩,这麽想,露出拼命的表情。 嗯,嘛,是这样啊。 总之完成黑白棋的说明,与伯爵大人对战。 最初,一边说明地尝试游戏。 第2次,是认真决胜。 第1战,以稍微手下留情的差距,我赢了。 第2次,比较认真的做了,但却是伯爵大人的胜利。 第3次,全力吧、不不不不不不! ……啊,我该怎麽办! 不愧是伯爵大人,只要记住要领就很强……如果和莎宾娜对战的话会怎麽样呢?。 第4次,不不不不不不……

2胜3负……对手是初学者…… 突然注意到,爱莉丝殿下抓住了我的肩膀。 是是,接下来面是爱莉丝殿下吗……

伯爵大人的对战,好好地看了的爱莉丝殿下,初次就很强。 虽然想要取下一角,但因爲不想拿太多,没有好好理解吗,是这麽想的,不知何时我可以下的地方就没有了! 让它通过吧,我方压倒性的多的棋子一转眼就被推翻了。 哎呀,难道这就是,擅长的人的方法?哇啊! 以初学者爲对手,1胜4败。 不管怎说已经玩过很多次,只是中学的朋友之间哟! 必胜法和黑白棋协会会员和用黑白棋赌上生命和用黑白棋企图征服世界的秘密结社都不是! 定式什麽的不知道啦! 想哭……

接下来,是贝琪丝。 很好的胜负。 拉锯的攻防。 是啊,就这样享受吧! 开心地玩,不愧是有经验的人比较有利的4胜一负。 但是,同样的4:1,没有像跟爱莉丝殿下对战一样的悲惨。

「啊,嘛,就是这样的感觉。还有一个,叫做象棋的东西,这个的规则很难,请看看放在这里的说明书。日後,再进行试验性的对战……」 「嗯……这个很有意思。那麽,我该做什麽呢?」

不愧是伯爵,说话爽快!

「黑白棋一开始就以所有人爲对象,将棋首先要向贵族和军人推广。首先,用容易取得的黑白棋知道游戏的乐趣的人,知道象棋也很有趣,就是这样。伯爵大人,也可以在别人看到的地方,很有趣,而且对军人的头脑训练也很好,这样宣传……」 「但是,就算做了,如果没有对手的话也没办法吧?」 「如果是对手的话,现在有国王、宰相大人、莎宾娜。大家都可以下将棋。在这里面,莎宾娜是最强的。如果被说要赌点什麽的话请注意哦。」 「诶……」

令伯爵先生绝句的话,是举出的所有成员,其中最强的是莎宾娜……

「到货的时间是20天左右,所以暂时不太花巧,只对看起来有影响力的人一点一点地推荐一下。勉强是不行的。然後,当过了15~16天,站到人前,展开进攻吧。」 「听起来,好像是在企图夺取王位……」 「哈哈,国王也是夥伴吗?」

苦笑的伯爵大人。 嗯,像画一样的,苍桑男性的苦笑。

「「那个~」」

被叫到後回头,是拿着黑白棋盘的亚历克西斯和迪奥多尔。

「啊,太晚了,我要回去了。我把黑白棋和象棋放在这里再回去,之後请亚历克西斯先生和迪奥多尔先生对战吧。那麽,失礼了。」 「那,那样……」 「不是吧……」

爲什麽两个人会发呆。 那麽想玩吗?现在开始随两个人喜欢的就好了。 已经很晚我要回去了。 啊,这麽说来,亚历克西斯的子爵家不是独立的吗? 是今天回家吗? 还是,因爲没有准备王都宅邸的钱暂时住在娘家吧,在王都。 世事艰难……

向伯爵大人和爱莉丝大人打招呼说要回家,两人一起送我出门。 送我回店里吧,拒绝了伯爵大人的要求後,走路回去。 伯爵大人,也知道我在紧要关头时无论如何都能逃出来的,所以不太会人纠缠。 不知道那个的爱莉丝大人好像很不满,对我来说是过度保护这样向伯爵大人说後想是有什麽理由的吧,什麽也没说。 难道有隐藏的护卫吗?

回去时从我的身後传来的最後一句,『亲爱的,来决胜负!』这麽说,是爱莉丝大人的声音。 好,已经沉迷了! 按这个调子,爱黛蕾特那里、莱纳子爵邸、和我没去参加派对的罗斯尔伯爵邸,还有几个好人的贵族。 有什麽事随时都可以来,因爲他们这样说过了。 啊,当然是白天去了。 晚上访问之类的,因爲是巴斯德伯爵才会做那样的事。 另外,『好人』就是字面的意思。 绝不是『对我来说方便』的人的意思! ……大概。 啊,派对也是,那个,第一次去的,诶~是谁来着,那个长子随便向少女出手的地方,不仅仅是那里,也去了其他的贵族家的派对好几次。 因爲是傍晚以後,对我的白天行动没有影响,每次都是一样的派对,所以不太记得了。 偶尔,会有好人和能力强的人和有用处的人,还有要注意的人,要好好地记笔记,然後再输入电脑。 啊,『有能力的人』和『有用的人』,是不一样的。 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有有能力但没有用的人,也有没有什麽了不起的能力却很有用的人。 嘛,没有能力又没有用的人,有几十倍那麽多。 有能力且有用的人,这是很少有的,真的。 嘛,最低限度,仅仅只是『有用』就足够了。 因爲我被设定成了『难以利用的家伙』。 至今几乎没有直接发生奇怪的纠缠。 领地也是完全没有魅力的地方。 岂止如此,是三男、四男也不想进来的地方。 嘛,是我自己选择了那样的地方,爲了防止害虫。 但是,总觉得有很多人特别推自己的儿子呢。 确实,不是『恶意的、奇怪的纠缠』吗? 『奇怪的纠缠』啦…… 或许是知道了我的领地将来发展的预定吗……

在那之後的几天里,绕着写在名单上的贵族家而努力了。 黑白棋和将棋又在日本追加了几套,不够用了。 然後请大家慢慢地向其他人传达有趣的地方……没有必要呢。 大家,因爲我特意来玩都非常高兴,而且因游戏更加兴奋。 从第二天开始,爲了寻求对战的对手随身携带着游棋子和棋盘,向能和自己好好决胜负的人请教。 光波最初访问玻赛斯伯爵家16天後。 在王都中央的广场,有一个小小的人山人海。

「什麽事,那些人是……」 「啊,听说,佣兵的女孩子们玩着有趣的游戏,那些好像是观众。玩法很简单,但是很有意思。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是人山人海。」 「哎……我看一下吧。女孩子很可爱吗?「嗯,可爱的女孩和美女啊!」 「……我去了。」

代替去了子爵领的斯文他们,从光波那里接受指名委托的佣兵们。 其他还有几组,在王都各地做着同样的事。 其中也有人穿着普通的私服,像平民女性一样打扮。 虽然是向男女共同委托的,但女性的比率很高。 不是一般委托而是指名委托,是因爲作爲广告塔外表也是很重要的。 不仅是因爲光波的名声,也有传闻说接受了光波的委托就会行运,几乎没有人拒绝那个指名委托。 因爲光波,总是优先找了那些可能因收入少而受苦的人。 坐在石阶上,一手拿着『雷玉米』开心地玩游戏的男女。 那个游戏的传闻逐渐扩大了。 在王宫,下午的会议终於结束了。 列席的大家都要各自回到家里的时候。

「这之後,有人要陪我下将棋或者黑白棋吗?」

(((Shogi?Othel?)))

对於国王突然说的话,大家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时候。

「哦,好啊!我也一起来!」 「不,作爲上次的雪耻战,先从我开始!」 「我带两个游戏盘来了。可以开两桌!」 「你都拿着走麽,伯爵……」

情绪急速高涨的,王和宰相,还有一部分的上级贵族们。

(哎,什麽,在说什麽!) (有什麽机会接近国王和他的亲信?将棋,是什麽?) (不,无法判断啊!)

焦急,解散後慌忙收集情报的贵族们在。 这两种游戏具的传言很快就传开了。 然後在那4天後。 在王都各地贴了一张贴纸。

『新的游戏具、黑白棋和将棋 新发售!』 『决定举办各自的大会!获奖後,给雷的姬巫女大人穿上自己选择的衣服,一起亲亲密密地吃饭!』

但是,一个人不能获得复数的奖品。 这是个严重的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