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话 来自大海的来访者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和国王大人商量的结果,被全权委任了。 不,爲什麽会把国家的全权交给新手的子爵啊…… 嘛,如果被说『没有比光波更能掌握状况和力量关系的人』的话,那就是这样了。 但是,因爲不能太随意地乱来。 将各种情况的对应制成流程图,商量好了大体的方针。 ……虽然是相当过激的方针。 嘛,如果对方是目的是侵略的话,就没有必要原谅了。 期待是以和平爲目的吧。 虽然没什麽期待(机会很低)。 明天艾伊夫林格侯爵亲自率领士兵从王都出发,全体是骑兵没有补给队,4日能到来就好了…… 那麽,接下来是我们领主军的准备。 差不多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了吧?

「各位,这是实战」

聚集了的领主军,士官5名,士兵36名,合计41人。 没有召集未召募的人。 只有现在值班的人。 这并不是需要我的领主军全力应对的事态。

「如大家所见,他国的船停在海口上。恐怕明天早上就要登陆了。如果是友好的使者就没问题,但如果是以侵略爲目的或是对这边强加法外的要求,也有可能行使武力。已经从国王那里到了许可。但是,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先由这边出手。一定要让对方先出手。让对方担任吵架的坏人角色,拜托各位了,知道了吗!」

大家、都默默地点头。 战争不仅是武力还有舆论和大义名分,对其他国家的宣传等也很重要,在新兵教育的时候的讲座已经教育过了,

「在我有指示之前,不要攻击。当我陷入无法指示的情况下,听从指挥官威廉少佐的指示。在指示出来之前,这里的兵力是作爲威胁效果而存在,无论发生什麽都要保持平静。绝对不能惊慌、狼狈,不要暴露出那样的姿态。知道了吗!」 「「「「哦!」」」」

这次,好好地回覆了。 嗯。

「那麽,今天就这样解散。明天,在日出之前再次集合在这里。解散!」

士兵们都有少许不安,但是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然後离开了。 不害怕吗…… 嘛,没打算真的让大家互相撕杀。 那麽,之後,和剩下的士官们、威廉先生和原佣兵的4人一起商量吧。 第二天早上。 日出前2小时左右起床。 因爲士兵聚集的时候不能让他们看到领主还没睡醒。 然後一个小时後,士兵几乎都聚集在一起了。 大家都很有干劲。 不,在日出之前,看来还有很充裕的时间。 敌人,也不会那麽早就出发的。 ……但是,我已经认爲对方是『敌人』了啊。 应该怎麽称呼呢。

『那家伙』可以吗。 大部分士兵都没吃饭就来了,先做点什麽来吃吧。 厨师和见习的妮莉也早就起床了,开始做早饭,所以拜托了追加。 妮莉她们因爲突然变成2倍以上的饭量而发呆。 不不,不吃正餐也没关系的! 让女仆们来帮忙吧! 即使没有配菜,放点什在肚子里就行了,温热的饮料也就足够了。 还有,我也吃同样的东西。 在战场上,军官也和士兵吃一样的东西。 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日出的同时,指示渔村的人到镇上避难。 这是昨天预先告知的,所以大家都很顺利地去避难了。 因爲不是带着家俱从领地逃出来,而是轻便的装备所以没有发生混乱。 不管谈判的结果如何,大概在中午之前就会回来的。

从日出起约2个小时後。 用双筒望远镜观察,船上有了动静。 将短艇卸下的情景,还有在船边打开的几个洞。 嗯,是舰炮吧。 果然还是装上了(大炮)…… 对於初次见面的对手,在派出谈判的使者之前先发炮威胁,这样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嗯,我有预想过。 总之,先联系一下吧。 因爲共享信息是很重要的。 也有万一的可能。 不管我发生什麽情况,对应也尽量不要延迟。

「将军王一,将军王一,这里是白色卢克,Over」

『姐姐大人,情况怎麽样?』

我叫了国王,但莎宾娜却出来了。 你是『王七』吧……

『国王大人呢?』 『我在,大家都齐集了。』

啊,莎宾娜的房间,好像变成了作战室啊……

「对方行动了。放下了与陆地往返用的小型船。然後,果然是装了大炮。一侧有20门左右,向这边伸出来了。是打算进行威吓吧。」

『果然是这样啊……那麽,按照昨天决定的那样拜托你了。绝对不要勉强!船可能不久後会回到自己的祖国。那样的话不可能把足够的兵力放在占领上了。允许对方暂时的占领,因爲这边马上就能夺回来了。』

那是不能容许的。 一度占据领地的船只回去的时候。 那就是在获得粮食、财宝、以及许多奴隶後凯旋而归的时候。 财宝?谁的?奴隶?在说谁? 能允许吗!

「我不会勉强的,但要乱来一下。这里,没有可以提供他们当成奴隶的领民。」

啊,又没有回答了…… 在商量什麽吗? 算了,继续从这边发送讯息。

「国王大人,从现在开始,请不要叫我的名字改爲用匿名。通信的时候也是,在那边说话的时候也是。如果那样做的话,即使被别人问到通信和对话,对方是谁,只要说不知道你在说谁就结束了。」

『我,我明白了……那,应该怎麽称呼你?』

在脑海中,和哥哥一起看的黑白影像的DVD复苏了。 是爲了祖国在战场上战斗的,艰辛的大叔们的故事。 担任主角的那个人,在那之後,听说在电影的战争场面的拍摄中被卷入直升机事故而去世。 虽说大家都是意外死亡,但我并不这麽认爲。 那个人,是在战场上阵亡的。 爲了祖国而战,在自己的战场上壮烈牺牲。 那个人的代表作的职务名称,再加上我的『雷之姬巫女』的名字,爲了展示我的意志让我来使用这个名字吧。

「……军曹。请叫我雷霆军曹。」

於是把无线设备的操作交给了管家暗灯,向外面走去。 Tatatatatt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