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话 来自大海的来访者 3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这次的武装,只有腋下和大腿的Walther PPS。 有很多护卫,爲了扮演贵族的大小姐,不可能带着引人注目的武装的吧。 而且,如果使用武器很有可能会受到攻击。 虽然大概是旧式的,不过也许对方也有火枪,所以需要注意。 说不定还拥有手枪。 火绳式和燧发式之类的。 姑且,是打算看着空隙进行应对,虽然要考虑安全但也不会有太多顾虑。 武装以外、IC录音机を2台、藏在懐中。 不,因爲证据是很重要的。 此外,爲了保全证据,还像爱黛蕾特的初次亮相时候一样,向佣人教授了电影和静止图像(照片)的摄影方法。 从士兵的影子中不引人注目地拍摄。 因爲从近距离拍摄会被人怀疑。 如果被认爲持有武器而被攻击的话就很麻烦了。 但是,最近的(照机)放大倍率和亮度都很好,应该能拍出好画面吧。 然後,挎在肩上的是VHF小型无线电机。 嗯,在子爵的宅邸里,暗灯先生(管家)负责按下HF固定机和VHF固定机的发送开关。

(译注:固定机:固定频点无线发射机)

因爲这是看不到的武器(不会被当作武器),所以不会招致他们的警惕和危险。 到了子爵邸外,大家都已经排好队了。 那些家伙的短艇离开船後一直往这边走。 1艘船放下1艘短艇,一共3艘。 每艘坐了20人左右。 虽然其中有一半人是负责划船,但是他们当然也是战斗要员吧。 一共有60人。 嘛,因爲是在不知道语言是否相通的未开发土地上登陆,所以是妥当的人数吧。 有充分的战斗力,而且是即使失去了也不会影响船的航行的人数。 我对帆船和搭载武器、人们的思维方式,这个水平的文明相关知识,几乎都是来自初中时读过的霍恩博茨系列和海盗小说,海洋冒险故事等的东西。 全部,都只不过是虚构的作品的描述而已。 所以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高,万一的时候有转移能力,应该没问题吧。 ……大概。 那麽,要去海边了吗。 对方态度良好的话,就邀请他们去子爵府邸吧。 如果态度不好的话,这里只会成爲他们旅行的终点。 山野子爵领唯一的渔村,在那个沙滩上。 抱着胳膊站立的年轻领主光波。 在那个後面排列了36名的士兵,以及在左右端的後面偷偷站着的士官和负责摄影的佣人们。 坚决地压过威廉本人的强烈反对,光波让威廉退到在後面。

『顶头的两人站在一起,突然受到攻击,两人一起被打倒了要怎麽办?』

面对光波的指出的问题,威廉无法提出反驳。 那个威廉,『如果看到我的身体摇晃抖动的话,那之後就不用担心对方的攻击,所以不要冲动。』

听了光波的说话而歪着头(想不明白)。 三艘短艇逐渐靠近。 用双筒望远镜仔细观察的话…… 果然拿着火枪。 然後腰上插着剑。 火枪,恐怕是前装式滑膛小铳,俗话说的鸟铳(鸟嘴铳)吧。 并不是步枪,子弹是球型的东西。 击发装置是火绳式和燧发式……

明显地,好像指挥官坐在最後的短艇上。 不是指挥官带头吗…… 嘛,那很普通呢。 士兵虽然可以比较简单地培养,但是指挥官的培养需要花费时间和金钱,优秀的人才很少。 但是,说指挥官都是优秀的人才吗,才没有那样的事啊。 就是这样。 很艰难啊,这世道…… 而且,用地球当作例子的话,指挥官也许不是正规的军人。 只是从国王那里得到资金援助和借用船只、船员等。 或许只不过是的乘坐赠送者的船的商人。 乘务员也是,是国家的士兵吗,只是用金钱雇用的水手吗,难道是被强制徵兵的普通人和以特赦作爲诱饵的囚犯吗…… 我想,对方也确认了这边的详细情况。 看到我们没有带枪,露出了带着安心和蔑视的微妙表情。 然後,对前头的我露出少许吃惊的样子。 士兵从终於登上了沙滩的第1艘、第2艘(短艇上)纷纷跳下,在前面组成人墙之後,第3艘才登陆。 然後乘坐着第三艘的士兵马上跳了下来。 帮助指挥官放了一个脚踏台。 那个像指挥官一样的男人左右由士兵保护走到我的面前,一边露出讨厌的笑容一边说。

「呵呵,是小姑娘来迎接吗?虽然年纪有点小,但比被老爷爷迎接好。不是有点机灵吗?」

嗯嗯,认爲语言不通吗?

「这边才是,来的不是个很帅的年轻男人,真令人失望。」 「诶……」

男人的脸上,马上变红了。 生气了吗,以爲这边不懂语言,说的话却被马上回绝而动摇了……

「哎,懂得我国的语言……?」 「是的,作爲率领军队的人,爲了防备发生什麽情况下要记住未开发地的语言吧?」 「啊,你率领着军队吗?」

哎呀,冲击太大吗? 自己的国家被称爲未开发的地方也没注意到啊,这个人……

「是的,我是被国王任命负责这个子爵领的管理和防卫,军事和对外谈判的全权委任的,山野子爵。因此,作爲这个国家的代表进行提问。没有任何事先联系,未得到许可擅自侵入我国的理由是什麽?马上要求说明。」 「啊?你在说什麽。因爲这里是我们发现的大陆。是我的东西。原住民从现在开始进入我的统治下。首先,把所有的财宝交出来吧。还有,食物和水的补给!」

啊啊,果然是这个类型的。 虽然一时间感到动摇的样子,但觉得我是个孩子而轻视,真是一副强硬的态度啊。 明明说了有一个国家。 占领着未开化的土地并获得财物和奴隶,如果作爲国家的正式谈判的话就不能夺取了,反正不要传达给本国的话,夺取就好了。 是这样想的吧。 大概,是因爲这边没有火枪和大炮,所以才会单方面的威胁吧……

「那麽,是打算侵略我国,是这样的事吗?宣战布告和收取能够进行吗?那是只有你率领的船队的事吗?还是你的国家全体呢?」

明明态度很强硬,但我却完全不害怕还淡然地应对,男人渐渐地开始吵起来了。

「我是维尔王国的总督!我的说话,就是王国的说话!」

嗯嗯,是『如果获得了新的领土,就做那里的总督』这样的约定吧,像地球的哥伦布一样…… 所以,并不是说是那个什麽的王国本身的总督呢。 那样的人不可能率领三艘船出海旅行。 而且,还没有获得新领土,所以现在还不是总督? 嘛,那样的事怎样都可以。 作爲那个什麽王国的代表,发出了对我国的侵略战争的言论,因爲得到这样的证言,作爲目的来说足够了。

「你要用三只船的人数来支配我国?真是可笑啊!」

男子瞪着用鼻子笑的我,但是马上就露出微笑命令士兵中的一人。

「攻击那里的山羊。」

诶诶~我们重要的家畜…… 不过,没办法啊。 对不起,山羊27号…… 但是,爲什麽我很难记住别人的脸,山羊和马什麽的就马上记住了呢…… 在考虑的时候,做了什麽事的士兵们向山羊27号进行狙击…… 啊,从接近过来的时候的气味就能判断了。 击发装置是火绳式,在日本叫做火绳枪的东西。 呼! 与有点低沈的音调的声音一起,山羊27号倒下了。 一脸得意的男人。 我用冷静的表情说了。

「山羊1匹,收取金币1枚。」 「「「「诶?」」」」

不仅是指挥官的男人,敌人的士兵也发出吓了一跳的声音。 不,事到如今,对这样的开枪声也不会感到惊讶了。

「山羊1匹,收取金币1枚。」 「不,现在看到了吧!你们不知道的,这强大的武器的威力!如果不想被杀的……」 「山羊1匹,收取金币1枚。」 「不,如果跟我们战斗的话,你们就会像那只山羊……」 「山羊1匹,收取金币1枚。」 「不,所以说……」 「山羊1匹,收取金币1枚。」 「听我说话!!」 「山羊1匹,收取金币1枚。」

知道这样下去就谈话就没法进行,男人从钱包里拿出金币交给了我。 ……好,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