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话 来自大海的来访者 5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因此,人数还不明,不过已经全部俘虏了。」

首先,用无线电向国王报告。

『啊,姐姐大人,又那样乱来了吗!生命力呢,生命力没问题吗!!』

是从国王抢走了麦克风吗,莎宾娜插嘴进来了。 啊,让她担心了吗…… 但是,这次没有办法。 为了国家而勉强自己,没有办法只好把生命给削减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知道有什麽方法可以简单地摆脱困境。

「莎宾娜,在我们的国家,有这样的一句话。『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姐姐大人……」

啊啊,声泪俱下呢……

『雷呜军曹,不好意思啊……』

国王的声音也阴沉的呐。 是担心我,还是担心这之後会被莎宾娜责备呢……

「没办法啊。为了国家,也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不会让领民因为这麽无聊的事而死的。这并不是国王的错。」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让你为国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真是不胜惭愧……』

这样的话没有进展啊……

「这已经可以了。之後再做一些补偿就够了。现在进行更重要的话题吧。敌人,从指挥官至小兵,内心已经完全屈服了,只要审问的话什麽都会说吧。特别是,下级兵和被强制徵集的人能拉拢的吧。已经几乎没有能回国的可能性了,大概也没有对祖国的忠诚心吧。敌人的祖国也是,原来就不抱期望而送出去的船失踪了。『啊,不行吗』就那样结束了吧。因台风而沉没,不能到达陆地因为没有水和食物而全灭等。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另外,即使把调查船队送出去,也可能是几年後的事了吧。但是相反地说,就是几年後又会来。」

『在那之前,必须做些什麽的啊……』

「是的。这个以上的话,现在还是算了吧。会跟伊夫林格侯爵说明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等日後直接见面的时候……」

『明白了。拜托你了。』

这样初步报告就结束了。 然後,确保敌兵,把船放回原来的位置弄成下锚的状态。 等待伊夫林格侯爵的到来。 因为语言的关系只能由我审问,因为进行两次太麻烦了等侯伯爵大人到达之後再进行吧。 在那之前搁置不管的话,审问时会越来越容易说话吧。 啊,士官以上的人是分开隔离的。 把一般兵和强制徵兵的人分为几组。 防止商谈和密议,像是『别人坦率地说了所以有比较好的待遇,吃了好吃的东西。』或是『和其他人说的不一样的话,会把确认撒谎的人处理掉。』会有心理攻击的效果。 而且,当然也要准备窃听器和录音机。 啊啊,这麽说来,需要大量俘虏用的食物! 对领民的生活不会有影响吗…… 不仅仅是俘虏,也加上伯爵和侯爵带来的士兵的部分,就会变成了超过领民人数的数量了! 最坏的情况下,在子爵宅邸隐藏了非常时期用的紧急储备,也许只能从日本运送了…… 没办法,因为是意料之外的意外。 并不是想阻碍领民的自立。 伯爵大人是明後天,侯爵大人要3天後才会到达。 之後去沙滩看了情况,几乎所有的敌兵都游到了,逮捕已经完成了。 出动了渔船,在途中收容下沉的人,好像也抓住了向着远离的地方游泳,企图就这样逃走的人。 嗯嗯,好好地自己思考并行动着呢。 ……哎呀,有人逃走那一方面我有没想到。 俘虏的人数,456人。 嗯,是预想的范围内。 战斗力和无补给的续航距离,两方面一起考虑的妥协点,就是这个数字吧,大概。 乘员人数和装水的木桶,食物的搭载平衡是很重要的,以前玩过用帆船组织船队进行交易的游戏,明白到了那是非常辛苦的。 变成了多少的无人船队漂流的事情……

大致上是1只船150人,各船士官5~6人,就这样吧。 没有能容纳那样人数的建筑物是不必说的,所以分散到几处,只能束缚手脚露天放置。 因为可以使用的士兵也很少。 如果一起反抗的话就很麻烦了。 伯爵的士兵到了就可以从容地改善待遇了。 只能忍耐两天吧。 之後,登陆的部队,指挥官一个人,各短艇乘坐一人的士官合共3人。 各自关在牢狱里。 这样,领民对大家都熟悉,认为在这样的地方没有监牢,暗灯先生不加思索地说『有啊!』…… 在子爵宅邸的地下有一个,城镇内有一个。 城内的监牢,从其他地方来的人犯罪,或是一开始就是犯罪者的人进来了,领民喝醉胡闹的时候,暂时关押时使用的东西。 然後在领主宅邸地下的那家伙…… 嗯,嘛,在漫长的历史中,有各种各样的吧,使用的机会什麽的…… 那个领主邸的地下监狱是指挥官,城市的监狱收容3人的士官。 60人的士兵,集中在领主宅邸的院子里。 束缚着。 这些登陆组,绝对不会让他们与其他俘虏接触。 之後的『游泳组』除了士官以外分为7组。 分别放在互相的声音传不到的露天的地方,同时也被束缚着。 士官数人分别监禁在空房间里。 那天的晚上。 带着水瓶和杯子访问了,留在船上而在莫名其妙的时候被裸体抛到海里而被抓住的士官5人收容的房间。 水瓶和杯,为了安全,都是木制的。 进入房间後,看到手脚被束缚着坐在地板上的5个男人,和坐在椅子上的两名看守的士兵。 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的看守的士兵,我将手指贴在嘴上做出『保持沉默』的信号,他们就这样默默地坐回到椅子上。 嗯,教育的成果很好。 就装作不知道了。

「那个,我拿了水来了……」

我走上前说道,坐在地板上的男人们陆续发出喜悦的声音。

「得救了!早餐之後,一滴水也没喝过。喉咙已经乾巴巴了!」 「不好意思,我不能动,所以能带到这里来吗!」 「……啊,小姐,我的话听得明白吗!」

因为第3个的男人的说话,被俘虏的士官们总算发现语言是相通的。

「为什麽……不不,那种事怎麽都行,拜托了,请翻译我们说的话!」 「啊,果然是维尔王国啊!去世的父亲,是从维尔王国出身的船员,遇难之後来到这个国家,和母亲结婚後就在这个国家长居了。不知道什麽时候祖国的船会来,就教了我祖国的语言……」 「哦!因为那个原因而教你说话……你的父亲,为了祖国和这个国家而考虑的慧眼,真是值得尊敬的人。一定是个很出色的船员……」

嗯嗯,无法相信的体验,语言不通,在什麽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唯一希望的光。 那麽,只能尽情地依赖我了!

「首先是,现今的状况的说明。你们的指挥官的那一边,以维尔王国总督的名义,在王国的名义下要求我国归属,用火枪射击,甚至进行舰炮射击把重要的设施破坏,做了宣战布告。与此相对,我国的国王下了应战命令,你们也很简单地在一瞬间被打败了。这样下去的话,作为侵略者发动战争的维尔王国,会与你们的船落得同样的下场吧。」 「和船,同样的下场……」

男人们的脸尽是苍白。 因为,船所得到的下场是,被神秘的力量在一瞬间抹消,嘛,是对这个人来说。

「不、不对!那个男人,并不是我国的代表!只是得到王的援助组织了调查船团,只是个奴隶商人而已。军队的阶级只是作为指挥官的体面和命令权而给予的,只是暂时被赋予的东西。如果骗人说是国家的代表而招致与他国的战争的话,军阶已经被剥夺了。之後是由次席的本来的指挥官,阿莫罗斯海佐来指挥。快让我见阿莫罗斯海佐!」

果然。 就觉得是这样的事呢……

「可是,那个指挥官说自己是拥有全权的。如果能帮助我的话,会作为维尔王国进攻的向导,这麽说了吧?」 「那个,卖国贼啊啊啊!!」 「我是唯一的翻译,可以跟上面的人直接说各种各样的事情。详细的事,能告诉我吗?」 「啊,我知道了!会说明的,请向上面的人传达吧!」

好,解决一件事了。 在这之後,因为必须要绕几个地方。 爽快地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