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话 战争景气 3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一个月後。 浮栈桥早就完成了,现在有三艘逮捕的船停泊在码头。 还有,频繁出入的技术人员们。 其中,也有拜托过王都的店的装修,木工加工店的昆兹先生的身影。 考虑一下的话,他不可能不来的。 贪婪地吸收新技术的昆兹先生,他知道有异国的优秀技术,而且是在我的领地。 於是就来了……

港口有临时住宿处,可以付费吃饭。 虽然料理是我们的领民做的,但是食材是从玻赛斯伯爵领地送来的,可以用便宜的价格提供。 伯爵大人之後就要赚大钱了,那麽就先让他服务一下吧。 原俘虏的一部分人也从玻赛斯领过来,成为了说明的角色。 我不在的时候语言不通,但用了手势和动作表示,他们在认真学习语言的同时,似乎能够做到一定的交流。 相反,我们的一部分技术人员也记住了一些单词,用对方的语言来称呼。 嗯,技术人员无分国界吗……

每艘船有两人,共计有6名的船匠,一个人来到这个国家之前就患了病,另外一个人在船消失的时候,因为在船底附近而卷入海中死亡,剩下的4名全体人员希望在我国逃亡和归化。 除此之外,除了军人为主的一部分人以外,比起以回国为目标的俘虏生活,选择了作为普通人工作、得到良好的工资过着普通生活的人很多。 说不定,维尔王国会说『那样的船没有来过』,也有这样的担心吧。 在那个情况下,回国的可能性是零。 如果我还健在的话,为了刺探挑起战争的对手的错误,会用证据来追究事实,但如果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的话,也有可能被当作没有发生过。 那样的话,归化後融入这个国家的人会比较好。 但是对军人来说,即使察觉到这样的事,也有没法退让的东西吧。 这样的心情,也不是不明白。 我给他们做一本简单的字典,大家都很努力地记住这个国家的语言。 看来比起祖国,觉得在这个国家更能幸福生活。 虽然留下了家人和恋人的人可能会很辛苦,但在那时候如果我们没有半点温情的话,他们全部都已经死了,对我国的感觉似乎并不坏。 自己一方突然压迫过来,单方面进行炮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实际上,操作船的人只要站在我们这边就大忙了。 关於航海法和战术,虽然能在书上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查,但是实际的帆和索的操作,仅仅是读了书是不可能做到的。 士官也有一部分人提出了协助。 嘛,知道我国除了『女神的加护』之外,是还没有正经的船和大炮的国家,不可能发生反侵略,防衞也依靠『女神的加护』,如果进行舰队战的话,恐怕会被自己的祖国一脚踢散吧。

『女神的加护』

嗯,这次是这样的设定。 没有女神允许的人对这个大陆作出危害,会受到女神的神罚。 作为女神的惩罚,排除了乘务员,把船放在了我国。 即使抢船逃跑,如果船离开大陆有一定程度距离的话,船又会自动返回。 当然,坐的人就会留在那里。 听到这一点,有多少人会想把船夺回来逃跑呢。 船上没有不知道在连陆地也看不见的海洋上被遗留下来的恐怖的人。 而且,拥有充分的水和食物以满足定额的乘员数,才能初次实现的超长距离的不停站航海。 即使有少数的赞同者帮忙夺走了没有准备好的船,也不可能平安回到祖国吧。 即使想逃离这个国家,但对於提出协力的人来说待遇并不是那麽坏。 甚至比自己的国家好得多。 足够的工资,被称作师傅,受到乞求教导的闪耀目光的年轻人们。 普通的下级的水手和被当成笨蛋的人们。 这样的人,会听把自己当成奴隶对待的士官们说的话然後一起逃走吗? 到底谁会跟着士官说的去做呢。 扔弃能自由和幸福生活的地方,特意去做奴隶的人哪里有? 即使逃到近邻国也是,也许比起在这里生活,情况会更加恶化。 总之,下级水手和被强制徵兵的人,以及以特赦为目标的犯罪者们都可以使用。 就是这麽回事。 当然,房间里放置了录音机,抓住了数位打算成为间谍或是内通者的人。 对协助我们的士官,特别地严加标记。 嘛,如果能记住语言又有可爱的女朋友的话,就应该会有真的会从心底里归化的打算吧。 可是,给他们的条件相当好呢。 作为操纵船技术的教师给予相当高的薪金,如果想下船的话也不会停止,只要把女朋友老家的农业和渔业和林业交给他继承就可以了。 因为是强悍的船员,所以会成为好女婿的吧。 我不知道是否因为这样,大家都积极地学习语言。 自由时间里向附近的女性搭话来练习语言…… 但是,练习语言真的只有那个目的吗? 喂,那里的家伙! 那孩子还只有十岁啊! 在玻赛斯伯爵领地,军港的建设工程正在进行。 同时,造船厂的建设也一起进行中。 另外,为了培养船员,建造了训练设施。 不仅仅是邻近各领地,远方的领地,以至王都,得到了领主的许可的人或者违法脱离的人,很多人都以玻赛斯伯爵领为目标。 作为施工的劳动者。 以聚集的人为目标做买卖想要赚钱的人。 然後是,船员和立志成为海军军人的人。 受到国家全面支持而流入的人和资金。 以此为目标,进一步流入的人和资金。 食物。 日用品。 奢侈品。 酒。 女人。 玻赛斯领的经济急剧膨胀,治安恶化。 伯爵大人好像过着胃痛的日子……

与之相对,山野领的发展很顺利。 由於渔船和渔网的影响,捕鱼量急剧增加,多得整备过到领境的道路,把生鱼送到附近的领地很容易,各种加工制品被运送到了王都。 水饴(麦芽糖)比想像的更受好评,也送到了王都。 因为很易保存吧,水饴。 炸裂种的玉米也终於收获了。 让它乾燥之後送到王都。 这样的话,没有必要从日本运来,在这个世界上的自给体制已经完善了。 可以安心。 如果有人把生计交给没有我就不能生存的事业,对我的心脏不好。 游戏盘的制造是按自己的速度进行,但禁止勉强的生产或是无视其他工作进行生产。 乾香菇也完成了。 试吃的结果也很好。 预定这次『正式的』在王都出售。 然後,终於,纸的试制成功了! 虽然书写的感觉有点难,但是慢慢地提高质量就好了。 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会继续试制,但简直就像是看到了终点一样。 ……但是,要做雷玉米的容器,性价比还不太好。 而且,为了做成袋子需要黏合剂。 有什麽好的代替品吗? 果然是淀粉浆吧……

对兰迪先生说『十字弓就算了吧。制造枪的研究就拜托了』的时候,虽然紧握着制造中的十字弓的零件崩溃了,但是现在因为对缴获的枪的研究而无暇顾及。 只是,再现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对强度感到不安。 是铁的组成的问题吧。 那麽用滑膛枪吗。 步枪制成米涅步枪很难。 枪身内的压力和加压时间长,枪身的负担和磨损,劣化等问题很严重。 嘛,研究时间是以年为单位的。 比起船和舰炮的门槛已经很低了吧。 虽然知道刻上膛线的技术很困难,没有像地球的米涅步枪那样划时代的性能。 最坏的情况,只能把子弹做米涅弹,减少火药的量,减少枪身的负担…… 如果做相同的东西的话技术力的差异和国力的差异就会显现,但只要采用先进方式就可以把差距消除,其间技术能力也会逐渐提高吧。

那样的话,领民的收入也增加了,因此税收也会增加。 之後,如果把造纸的正式生产,农业改革的成果用收获量来表示的话,那麽的改革就可以算是完成了吧。 对於玻赛斯伯爵领的销售额也很期待,如果帆船处於运转状态,贸易的利润的三分之一就被会送过来了…… 啊,那是作为领主的收入,还是我的个人收入呢? ……因为是作为领主的防衞行动的结果,所以是属於领地的吧……

不过嘛,在海军景气中处於光与黑暗交织而成的大混乱中的玻赛斯伯爵领,在与前所未有的危机中初战大胜利而抱有乐观的骚动的王都,嗅到了金钱和繁荣的味道而浮现出来王都以北的中小贵族领,不能只依靠光波对在万一的时候有着危机意识的良知派贵族。 为了与他国的共同战线进行外交而想把光波拉到舞台上的王宫的一方,王国迎来了动荡的时代。 在那样的时候,收到的伯爵先生的留言……

『下一个社交季节,我没有去王都的余裕。请您只自己去吧。』

的说……

好的,在地球上订购的马车也已经完成了,驾驶者还需要练习,自己动起来吧! 不,当然,大概半途中就会用转移飞过去的。 在王都的驾驶者是……

「哇!你们,都给我做了什麽!!」

一边这麽说,一边对首谋者和同党打出拳头的风暴! 木雕的人偶很好,但是没有头发的吧。 头发呢! 感觉很差啊!! 菲利普君很惶恐地蜷缩着,总觉得他不像是主谋。 这麽说来,这孩子崇拜我,不会做不礼貌的事。 这到底是……

突然看到,是一个眼睛游离的10岁前後的女孩子。 ……那个,是画了摊车的招牌图案的,9岁的女孩子。 是你啊啊啊啊!! 被判处以梅乾之刑後,禁止欺诈,徵收了销售额的2成後原谅了她。 真是个可怕的孩子啊,真的…… 这次,推荐给佩斯先生吧! 这样的孩子,不能放在孤儿院里!

(译注:没有头发指的应该是木偶里面没有头发吧,因为最初卖的是真的有头发包在里面(像护身符),但後来可能头发用完了就卖了一些没有头发的,所以光波才会生气,说那是欺诈)

但是,木雕的人偶虽然卖得很好…… 价格,是这个嘛! 认真的吗,买了的家伙们!!! 这样的话,手办和抱枕……不要再想,我! ZeeZee……

「那麽,有人想当我在王都的时候的车夫吗?」

紧接的骚动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