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话 前往混乱的王都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从地球上收到了特别订制的马车。 使用铝合金和钛制造,小型轻量但很坚固的东西。 铝合金和杜拉铝、钛、都是在飞机上使用的素材,虽然很轻但很坚固。 对车身来说是最适合的。 虽然很贵。 悬挂部份是独立悬架式。 因为零件数量很多,所以这个也很贵,但是操纵稳定性很好。 如果出了故障的话,就搬到地球去修理所以没有问题。 因为是只有我使用的一件东西,所以不能在这里修理也没关系。 在马车的双面上,描绘了那个孤儿院的女孩子设计的标志。 没办法啊,为了避免盗贼! 虽然为了街道的安全,也有故意把小偷引出来的想法,但我讨厌每次都用粗暴的方式,用弓箭射杀,把岩石从悬崖上推下,也没有什麽危险性,不用冒不必要的危险。 而且,如果是自己的领地话先不说,在其他贵族的领地做不想做这样的志愿活动。 自己领地的街道的治安维持,是领主的工作。 我们家和佩斯的马车似乎很安全…… 如果有恶德领主是和强盗一夥的,被卷入麻烦的事情也绝对不要。 在出发前往王都之前,对子爵宅邸的人再三叮嘱。 玻赛斯家的相关人士来了的话,就说我去了王都,一直主张我不在的说法。 就是说,在自领以及周围的其他领地到处寻找能赚钱的素材不能被人发现,就算时常回来也不能被人察觉到。 而且,当伯爵家的人来的时候,在无线电的定时联络时必定要传达给我知道,我对执事的暗灯先生这样说明了。 在转移之前一定会通过无线电做确认,而且还会在街道上放着线眼。 这样的话一定能糊弄过去吧。 完全是对伯爵家的对策,这是很麻烦的…… 嘛,就算被发现了,就那样也可以。 对伯爵说了只限自身的范围内可以进行转移,所以没有问题。 ……对爱莉丝大人的时候有少许,不,是相当的不安。 因此,乘坐高性能的马车出发前往王都。 车夫是我,没有乘客。 不,虽然被大家强烈反对了。 但我还是反驳了。 威廉先生耸耸肩,苦笑着。 马车里堆满了乾香菇和乾燥後的自领产炸裂种玉米、作为商品样本的试制纸,还有给孤儿院的土产礼物的水饴。 因为,佩斯先生运送的水饴(麦芽糖)稍微高的价格在卖,那不是孤儿院的孩子能轻松购买的东西。 嘛,因为他们用木雕的人偶给我的个人资产的积累做了一些贡献,所以我想稍微给他们一些福利吧。 之前,我已经加以制裁了。 ……就如字面意思,糖果和鞭子。 马车的操作方法,向原俘虏的人们中能使用马车的人学习了。 也许他们也想转换心情,很高兴地告诉了我。 为了感谢而送的美味食物和威士忌也很有效吧。 马是从伯爵领购买的。 我们的领地只有几匹农耕马。

马好像是伯爵先生直接选择的,是很出色的白马。 说「光波和白马很相衬呢!」……我会害羞的! 名字当然是,银。 那麽,出发了!

「嗨哟,银。」(注:独行侠的梗)

在领地和王都之间乘马车往返了一次半,所以可以转移到路径上的任何地方。 但是,暂时还是普通地跑吧。 因为也想要习惯马车,也想和银成为朋友。 而且,我还想在路径上的几处城镇住宿。 山野子爵连附近的城市都没有去过,这样的传闻传开了会很困扰的。 如果有在几个城镇住宿的实绩,即使不是每次都去,也会认为是这次越过了这个城镇到其他城市去了吧。 我刚出发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其他的旅人。 但在连接伯爵领和王都的街道上,我遇到了很多马车和徒步的旅行者。 从移动方向来看,9成以上的人都是前往玻赛斯领地的人们。 嘛,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我的马车很少见,所以备受瞩目。 嘛,虽然外表看起来有些新奇,但只是看外表是不知道材质和性能的。 这个轻型和强度,弹簧带来的舒适感,不试试的话就不会知道吧。 因为比看起来更轻,所以单骑就轻松拉着的银像是一匹厉害的马。 ……我觉得好奇的目光不是马车或是银,而是在看我的样子。 傍晚,到达了其他子爵的街道城镇。 虽然也有其他的产业,但这是从街道的人那里获取利益的住宿城镇的感觉。 这是跟在道路尽头的领地无缘的话题,畜生。 因为我姑且是贵族所以也有不想住在太便宜的旅馆的想法,所以去了最棒的旅馆,但是里面相当挤拥。 在去玻赛斯领的人之中,这是一个有钱的团体吧。 应该去其他旅馆吗,刚这样想的时候,有个看似有点地位的人飞奔过来。

「这是这是,非常欢迎您的光临。我马上带您到房间……」

这是领班先生还是老板呢? 姑且,认为是领班先生。 好像认得我的样子。 嘛,也许是持有从我们的领地到王都的路上,某一天可能会经过的贵族的情报,的高级旅馆吧。 但是,明明看起来不像贵族的样子,却很清楚啊。 难道我的画像到处都有吗?简直就像是通缉犯啊…… 如果有普通的马车和运货马车一起同行,这个城市作为离我们的领地的第一个停泊点太远了。 但反过来如果要去玻赛斯领,途中住了一晚第二天中午到达,这种模式正好是个适合的位置。

「前面有马车,所以拜托你照顾马。请好好照顾它。」 「是的,当然了!这个,您的同伴和车夫……」 「啊!车夫是我!」 「诶?」 「我是车夫,没有带同伴。」

果然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吗,领班先生呆着了。 但不愧是专业的,几秒内就重新振作,给其他的人指示了马车的事,然後带我去了房间。 虽然时间还不晚,但是到下一个城市有些距离,所以今天在这里住宿。 因为到晚饭前还有时间。 用热水来擦身体吧。 每次都回到日本的家里洗澡也有些麻烦。 於是,请人拿来热水,为了用毛巾擦身体而脱掉衣服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大小姐。」

啪啪! 这里应该开枪吧,在脱了衣服的女性的房间,没有敲门也不知道有没有带武器的男人随便走进来的话。 一直放在腋下的护身用PPS和脱下来的衣服一起放在床上,所以从附近的包里抽出92F来用了。 93R的重量很重,在战斗的可能性很高的时候会从一开始就装备在腰上,其他时候也会随身携带着。 第1发是半待击状态。 击锤稍为拉起处於安全位置,因为它的扣子在前方所以很沉重,手太小的我命中精度会降低,第1发子弹的发射而使击锤自动拉起的状态,第2发子弹正确地打中了对方的右肩。 第一发因为不擅长瞄准心脏,所以瞄准了脚。

「哇啊啊啊!」

在大声叫喊的同时倒在地板上的入侵者的男人。 在人来之前,急忙把床单撕下来,把它卷到身体上。 不是下侧,而是挂床单的那边。

「发生了什麽事?」

旅馆的员工和住宿的客人都聚集到了一起。

「在拭擦身体的时候,拿着武器的男人就突然闯入了。请马上叫士兵!」

在太阳还没落山的情况下竟然想要堂堂正正地袭击未成年少女,愤怒的客人压住男人把剑拿走。 几个人跑去呼叫城镇的衞兵。

「喂,请等等!请稍等一下!」

在那时候,一副脸色铁青的领班先生拼命地跑过来。

「那位是领主的使者!不是个可疑的人!」

啊?你说什麽?

「不可能不可疑的吧!当女性在擦拭身体的时候,没有敲门就突然闯进来的,持有武器的男人!而且,为什麽他能打开门锁呢!一定是惯犯吧!」 「啊,不,那个,如果在门外搭话,也不一定会把门打开,如果拒绝了领主的邀请就麻烦了。无论如何都要直接面对面说一下,把我的备用钥匙……」

用铁青的脸找藉口的领班。 但是,这些辩解会接受吗!

「咦?那麽,旅馆的人,真的盲信了那个拿着武器的男人的解释,帮忙把女性房间的钥匙交给对方侵入,无视本人的意志帮忙别人强行闯进房间吗?而且,如果他真的是领主的使者,知道我在这里住宿的事情也太快了吧。这意味着,这是旅馆向领主发出信息的吗?也就是说,在这个旅馆里,贩卖客人的信息,把女性房间的钥匙交给拿着武器的男人进行侵入,是理所当然的行为。这是在堂堂正正的宣言吧?然後,在这种行为中领主也有参与的样子……」

终於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意思,而感到虚脱的领班先生。 我向终於来到的衞兵们说明了情况把那个男人交给他们带走。 子弹方面,第一发打中的是大腿内侧,第二发按照目标贯通右肩。 它们都不会伤害到大的动脉,没有生命危险,会好好地治好的吧。 在旅馆前,有一辆被安排来迎接的马车和像执事的人,像是护衞的人们在为什麽事吵吵嚷嚷,和我没有关系吧。

「那麽,我马上就出发。」 「诶……」 「那是当然的吧。如果要住在员工出卖顾客的危险旅馆里,还是露宿更加安全吧。今後,我山野子爵家的人不会再到这个旅馆住宿了。」

山野子爵家…… 这麽说来,刚才的声音是雷的…… 姬巫女殿下? 出卖了姬巫女大人吗,这个旅馆! 在客人们之间,小声的对话也逐渐扩大了。

「我也要走了!」 「我们也是!快来结算吧!」 「我们也要出门了。换旅馆了!」

一个接一个发出的声音。 看来大家都不想和这个旅馆有关系。

「被你帮忙侵入我房间的男人是这里的领主的部下的证言,我会好好告诉国王陛下的。那麽,我告辞了。」

因为在日落之前突然出发而使马厩发生了很大的骚动,但是因为其他的客人让给了我,所以能第一个离开。 嘛,因为是一辆小型马车,所以也没什麽大不了的。 其他的客人,是否移到这个城镇的其他旅馆呢,要移动到邻镇吗…… 我前往的王都方向离下一个城镇有点远,在大家去的是玻赛斯领方向离下一个城市比较近。 当然,我也会用转移迅速移动。 太阳落山後的移动对新手车夫是相当危险的。 现在正是使用那句台词的时候。

「现在不用,什麽时候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