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话 前往混乱的王都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从城镇离开充分距离之後,马上转移到下一个城市附近。 在达城镇的时候,差不多快到日落了。 这次,就去普通的旅馆吧。 慢慢地走进这个城镇,映入眼帘的是一家居酒屋(酒吧)兼旅馆。 嗯嗯,这是典型的『THE?旅馆』的感觉。 就决定是你了!

「有空房间吗?还有,可以寄存马车吗?」

进入旅馆後马上对坐在接待处的,向像是这里旅馆的女儿一样的5~6岁的女孩子说了这样的话。 不,如果不是这里的女儿的话,就是违反劳动基准法! 大概,在经营者夫妇在准备晚饭的时候来帮忙的吧。

「是的,没问题。哥哥!」

太好了,果然是这里的女儿。 被少女呼叫,从里面出来的是和我差不多身高的少年。 这样的话,大概是11岁左右吧……

「哥哥,客人的马车拜访了。」 「我知道了。」

把马车交给少年,从女孩那里收到了房间的钥匙,就这样吃饭了。 从马车上带来的行李,只有近乎空了的水壶和放了一点随身物品的小包包。 带着就行了。 然後就点了在店里份量最多的肉料理,然後慢慢地吃着……

「……然後海里的水渐渐地被喝乾了。眼看着海水快要乾涸……」

哦呀! 不知哪里的父亲,正在给孩子说故事吗? 喝海水的故事,在哪里的神话都有呢。 北欧神话中的托尔神……但是,那个没能喝完吗……

「然後,很多船就被海水牵引,残留在泥土上了……」 「嗯……就这样抓住了敌人的超巨大战舰呢,姬巫女大人!」

呜哦哦哦哦~~!!

「真脏啊,小姐……」 「啊,对不起……」

隔壁的桌子发出了抱怨。 不,对不起。 ……但是,为什麽会散布这种谣言呢?

为了隐藏红了的脸,只好低着头继续吃饭,这时年轻的男人进了店。 大约20岁左右的年龄,戴着帽子,拿着小小的竖琴一样的东西的男人,轻轻地举起右手向接待柜枱的女孩打招呼,就这样走到了观众席的前方。 好像不是客人。 男人停下脚步,摘下帽子倒放,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的乐器扑通一声地响了。 ……啊,看来是目标成为吟游诗人或是音乐家的人……

「大家,请听吧!那位雷之姬巫女大人,把大海的水喝乾,捕捉到敌人的超巨大战舰时的故事……」 「原来是你啊啊啊~~~!!」

回过神来,发现静悄悄的店内,从椅子上摔下来的吟游诗人,还有紧紧地握着叉子站起来的我……

「姬,姬巫女殿下……?」

哎呀,糟了啊~~! 之後,为了让吟游诗人不要散布太过分的谣言要他严格注意。 结果,吟游诗人「能赚钱的话题……」这样叹息,没有办法,我把王都绝对防衞战的时候的事以这个世界的方式进行了说明。 只是把「重机1号,10点到14点,进行5秒扫射。射击!」等等,换成单纯的「开火」之类的吧。 因为没有人清楚那个时候的最前线的对话和情况。 这样的话,暂时不会很困扰了吧。 在这故事接连的期间,创作下一个故事就可以了。 被姬巫女大人直接传达的故事而感动了的吟游诗人的男性流着泪感谢。

『我想戴上可以证明是从姬巫女大人那里直接听到的故事的东西。』

因为他这样说了,就挥笔一书,把证明书交付给他。 实在是太可靠了。 之後,一起听我说话的客人们请客喝饮料,大家都热烈起来了。 即使没有金钱上的困难,别人请客还是很高兴的。 对别人很喜欢自己的事,很有真实感。 因为得意忘形,就这样被劝着喝了酒。 按照当地的法律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没有问题! 突然意识到的时候,旅店的女孩完全放进了我的膝盖(大腿?)上,一副觉得酥痒的样子扭着身体。 我到底是在什麽时候开始抚摸着这孩子的呢……

嗯,那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 所谓的故事,是伴随不真实的部份加油添醋夸大其词的东西。 然後,所谓的吟游诗人,加油添醋将故事夸大正是他们的工作。 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给了证明书之类的证据的话,到底是代表着什麽呢。 日後,原形全无地变了样的『姬巫女大人亲自说的,王都绝对防衞战的真实。附有姬巫女大人的亲笔证明』看了这样宣传的戏剧。 在特别招待席上,我反了白眼并从口中吐出了灵魂。 第二天早上,清爽地醒来迎接早晨的我,为了吃早饭去了一楼。 但是,不知为什麽吃饭的人很少。 啊,大家今天的出发时间可能会晚了…… 之後也顺利的继续旅行,4日3夜到达了王都。 首先,直接前往孤儿院。

「姬巫女大人,这个玉米,质量不好……」

出来了啊,谋略少女!

「从这次开始,这个,变成了山野领生产的了。从今以後,一直都是这个。」 「诶?那到现在用的是?」 「是我母国生产的。用船搬运的话是大赤字。作为在山野领生产前的连接,到现在为止有点勉强了。因为今後我们会得到真正的盈余,加油贩卖吧。袋子也会在最近换成了山野领生产的,虽然可能会有点困难……作为代替,即使我的祖国船没来,玉米和袋子都不必担心了。从现在开始,商人的佩斯先生会定期来的。」 「……我知道了。」

真不愧是谋略少女啊,能好好理解并接受了。 但是,在这里要发放悲伤的通知……

「那麽,爆裂玉米的宣传也充分完成了。我们领地生产的爆裂玉米的正式生产也开始了。差不多该开始进行爆裂玉米的一般售卖了。」 「「「诶……」」」 「那,那个……」 「嗯,竞争对手会出现,就是这样。」 「之前,不是说『禁止欺骗』吗!」

脸上变得通红,激昂的谋略少女。 嗯,我是这麽说过……

「因为,一开始,在摊子上售卖是为了宣传我们领地的特产,是这样说明的吧?我有说过在我们的领地生产的爆裂玉米,全部都是在这里的摊子售卖吗?」 「……」

对脸颊膨胀的少女说,作为从佩斯先生那儿买了材料来售卖的普通的店,告诉她们不必再给我一部份的钱了。 相反的失去『山野子爵的直营店』的名号,在不久後的羣雄割据时代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被她这样反驳了。 哇,已经考虑到那里了啊……

讨论的结果,今後不能自称是直营店,但是也不用特意说不是直营店了。 招牌停止了直营店的标示,但避开盗贼的标志可以继续使用,用元祖雷玉米的名字是OK的。 我不再插手经营,所以赚的都是孤儿院的,交换了这些约定,孩子们虽然很痛苦但也终於点头了。 而且,对街上的人来说,雷玉米,等於姬巫女,等於孤儿院的摊车。 这个方程式被定形了,所以我觉得即使不自报姓名(不声称是直营店),也会和其他的後续组分别开。 只要价格和其他人卖的差别不太大就没问题。 而且,在价格上应该是压倒性的有利。 为什麽呢,因为是直接从佩斯先生那里采购的。 利益全部都送到孤儿院,也就是说,人事费用方面事实上是零。 ……啊,卡组炉合和煤气怎麽办? 卖给孤儿院吗? 回收後使用普通的柴火制作吗…… 竞争对手出现後如果销售稳定的话,用烘炉一样的东西即使使用柴火也能赶得上制作吧……

「姬、姬巫女大人,不会再来了吗……」

不好,年幼的孩子快要哭了。

「没、没那种事喔,雷玉米的味道有没有变差,会不时来调查的。」

也许会有这样的事情,用准备了的土特产的水糖来取悦孩子,想办法安慰他们,然後离开孤儿院! 院长先生说,只要能得到经营孤儿院的收入就很满足了,把庸俗的事都交给孩子们了…… 但是,那样没问题吗?大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