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话 决战准备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孤儿院之後,下一个是到贝伦托先生的店『乐园亭』。

「贝伦托先生,请用这个做料理,帮我宣传一下!」 「跟往常一样,真是唐突啊,光波小姐……」

用惊愕的表情从厨房出来的贝伦托先生,之後出来是的女儿亚莉娜,还有厨师阿涅鲁。

「这是什麽啊……是蘑菇吗?晒乾的呢……」

不愧是厨师,即使不知道香菇,也知道蘑菇吗。

「很好吃喔!用水来煮,煮的东西是最棒的。煮出来的水,作为汤汁非常美味。首先,从现在开始泡在水里,用在明天的料理里吧!明天,会再来的!」

这样说完,把乾燥的香菇泡在刚好露出一点点的水里,掉下一脸呆样的贝伦托他们和客人之後,赶紧离开! 接下来就到在王都的家,回去店里吧。

「光波姐姐大人,太晚了!」

……这个,是从哪里得到情报的呢,莎宾娜!

「我一直等着你喔。就这样一起去王城吧!……啊,真是有趣的马车啊,你造的吗?」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把山地自行车放到马车上。 不,如果要一起走就这样就行了吧,没在听吗,是这样吗。 满心想要坐罕见的马车呢。 让孤儿院的孩子(车夫)的出道战(第一次工作)去王宫,实在是太过分了,没办法,只好自己担任车夫。 莎宾娜刚试乘就坐在车箱内,从里面大声地搭话。

「什麽啊!这辆马车很厉害!震动一点也传不到屁股上!」

嘛,只要坐上去的话马上就知道了。

「这个,是在哪里做的呢……啊、连听都没听到呢……」

嗯,不要问我。

「喂,光波姐姐大人。这次,将棋的胜负……」 「谁会这样做啊~~!!」

不好,稍微太轻敌了,一度冲突(决胜负)後,不认输不行啊。 在王宫中,国王、宰相、伊夫林格侯爵、平常的成员、外加数名。 王太子的利昂内尔,财务大臣,还有其他。 已经进行了无线电的概要报告,伊夫林格侯爵的详细报告也结束了,侯爵出发之前的事是没有必要报告的。 以之後的状况和今後的展望为中心进行了说明。

「……就这样,曾经是俘虏的大部分人都是提供协助的。首先,他们教会了我们捕获的船只和大炮的操作方式,同时进行船和炮的构造学习,以自力建造为目标。因为在技术力上落後的我国根本无法追上,作为优势的王牌、榴弹、我们要开发出会爆炸的炮弹。」

对我的说明,国王他们默默点头。

「只做船和武器也可以,但那不过是暂时的凌驾。更重要的是基础的科学力量,技术能力的培养,不加强基础的力量的话,那之後的开发都不能进行,最後还是放置着。总之,现在拼命也追不上……姑且,当下一个船团的来访比想像的早的时候,作为赚取时间的对策。有『调查船团又去向不明』这样的方法……」 「「「诶?」」」 「不,下一次调查船团也是因为原因不明的理由,可能又下落不明了。『在登陆的土地上友好的当地人交付的水有问题。』或是『受到欢迎後安心的话,深夜时船被奇袭了』像这样不幸的事件……」 「「「……」」」

大家都在想。 只有这孩子不想成为她的敌人。

「还有,这次可能会登陆其他国家。这次来的事是偶然的吧。有必须尽快向大陆中的其他国家做出警告。」 「嗯,虽然很难,但也只能做了吧。那麽,我想请求你的协助。」 「没办法,我陪你去说服各国吧。」 「拜托了。那个,虽然很难开口,但是光波的祖国……」

我知道国王想说的话,但那是不行的。

「不行啊。距离太远了,而且帮忙也没有利益。作为贸易对象太远了,而且没有好的交易品。作为同盟国,没有很大的战斗力和影响力。除了我住在这里以外,我的祖国没有对这个国家产生兴趣。相反,如果我早逝而被认定为『残酷地使用光波而致死的国家』,在坏的意义上有可能『感兴趣』呢。对没有关系的人是无可非议的。」

国王和宰相们纷纷垂下头。

「总之,并不是决定绝对要变成战争的……不,现在在形式上是在战争中,那是『仅仅是一名商人的虚报而引起的不幸的误会』,也可以这样当做没发生过。但是,那是对方国家不轻视我国为『轻易能踢散的弱小国家』,而是认为是平等的对象的时候而已。」

造船厂完成後最初制作的试制的小型船的事情,接下来是正式军舰的建造方针等,各种相谈和建议,话告一段落後。

「对了,国王大人,至今为止积累了不少的贷款。我想还给我一点。」 「什,什麽样的事情呢?」

国王稍微有点浮躁。

「其实,在决战之日,我想借用很多士兵……」 「啊,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吧?船员也好,陆上兵力也好,都会全力支援的吧?」 「啊,不是那边,是王都的决战。看,黑白棋和将棋的大会。那个参加的人太多了,可能会变得很辛苦……」

对不起,2~3日间,王都的机能可能会瘫痪。

「诶……」

大会的警衞也顺利地确保了。 这样就放心了。 啊,我想起来了,我告诉了国王在王都旅行途中发生的事情。 因为说要告诉国王,所以就不遵守约定了。 但是,那只是家臣的暴走,并没有认为领主发出了奇怪的指示。 不好的是,把钥匙交给了使者的旅馆的人。 大概,真的是想邀请我来谈一谈的吧。 因为被看了肌肤而勃然大怒所以对应很冷淡,入侵的人姑且不论,领主有点可怜…… 说不定会为了道歉而追来的,可是已经转移了。 如果日後有道歉的话,我会欣然接受的。 特意向国王提起,是怕由那时的客人们开始传播到贵族和国王的耳中的情况,为了让那里的领主不要被责备。 绝对不是为了让别人讨厌他的话。 那里也是联结我们和王都的路线的领地,所以今後要好好相处。 但是,这次的事情让我感到有点反应太大,如对方能在什麽交涉中让步的话,那就很赚钱了。 街道的整备也能拜托一下吧。 第二天。 在『乐园亭』中,展示了使用香菇的各种料理。 从贝伦托先生开始,大家都赞不绝口! 马上就开始了香菇料理的试制。 就这样,确定从下次开始在佩斯的货车上定期运送。 在这里吃过的其他店的厨师,如果知道有卖香菇的话,就不可能不买了。 如果在各地的料理店能吃的话,家庭主妇们也会来买的吧。 ……那麽,为什麽呆在那里呢? 爱黛蕾特那里的厨师长,马赛尔先生……

然後,下一个是佣兵。 为了大会当日的帮忙,我想雇用空闲的新手佣兵……

「人没法聚集吗?只有这一天?那麽,改别天的话……」 「换那一天,人就无法聚集了。」 「诶,为什麽!」

我想提出委托的时候,接待小姐说那天很难吧,被这样说,那麽想改天就行,果然还是不行的。 为什麽我指定的日子一个接一个地不行呢!

「那是因为大部分的佣兵都参加那个大会。所以,无论如何改变举办日,那一天也一定没法聚集到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是那样啊! 啊…… 怎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