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话 顺其自然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姐姐大人,有你的客人。」

在莎宾娜的身边站着一位30岁左右的男性。

「初次见面,我是纹章院的安布洛男爵。」 「……纹章院?」

为了什麽事?没有线索啊。

「是的。山野子爵大人生决定了纹章却一直没来注册,为表达对姬巫女大人的感谢之情,这次由我们代理办理了手续。是关於那个的报告……」 「啊,那真是太感谢了。给您添麻烦了……」 「莎宾娜,拿一幅彩色的画像,印上无效标记再拿过来吧。」 「我知道了!」

莎宾娜往接待处跑去了。 ……但是,纹章?是什麽?

「那个,我的纹章……」 「哦,应该先把这个交给你吧。这是注册证书。」

男爵一边这样说着交给我的羊皮纸上画的图案是……

嗯,是那个啊。 孤儿院的一个女孩,外号『谋略少女』所描绘的。 能避开盗贼的那个。 这就是山子爵家正式的纹章吗? 子子孙孙、山子子爵家只要存续就会流传下去?

……がっくし。 纹章院的安布洛男爵,看到了莎宾娜带来的一套画像非常高兴,多次道谢後,红着脸回去了。 画像里有婚纱版本和女仆装版本之类的。 嗯,都是因为某人的错。 赢了八次的人,没有找到对手的人指示他们来到指挥本部前。 从傍晚开始人就一点点的过来了。 快的人好像已经赢了八次。 确认了这些人的名字後在第二天的淘汰赛表上记载。 人数不一致的人,为了配合胜利次数,在本部指名和我以外的其他人进行战斗。 啊,刚刚的年轻男性指名了莱纳家的年轻女仆,那是从买到最初进货的600套(棋盘)的孩子之一。 她明明很厉害的…… 呵呵,中圈套了! 你认为是幼女而指名的,是『不败的莎宾娜』哟! 为了排除没有男子气概的家伙,我安排了莎宾娜! 哈哈哈哈! 啊,为了帮忙而放弃了参加比较的佣人,也要给她们5~8名相同的奖品【摸摸头】表示感谢。 真的,头会秃的…… 啊,虽然秃了也能完全治好,忘记了! 可以放心了啊……

「在将棋中赢了四场。是在这里登记吗?」

啊,为什麽在这里呢?爱莉丝大人…… 诶,忙的只有伯爵大人,所以把伯爵大人放置了吗,是吗…… 伯爵先生说不要剥夺平民的机会。 参与者的大半贵族都是用将棋来决胜负的吗? 亚历克西斯和迪奥多尔是下将棋,贝琪丝是在黑白棋参战,已经败退了。 南无南无。 之後也给他们印了无效印的画像吧。 这是作为礼物的,全彩的画像。 从日落过去了很久之後,今天的对战终於结束了。 但是,我们的战斗从现在才开始! 必须完成明天的淘汰赛表,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杂务要收拾。 但是,拿到最初的单色复印画後,没有使用就放弃比赛的人有很多的。 而把带彩色的画像无效化来握手,这样的人却完全没有。 赢了四次的人,相信自己的力量以更高的地方为目标。 嗯,我认为那志向很出色。 好,以後再卖画像吧。 如果有无效化了的人『唉,如果以後能买到的话就不会放弃权利了!』说不定会有意见,这样就谁都不会选择无效化後保存这条路。 那样的话,彩色的画像只是单纯的代替票,只不过是『单色复印画数量增加很麻烦,所以用彩色画代替了16张复印画』。 以後再卖就也不会发牢骚吧。 就算有抱怨,也不会听的。 这个不是领土预算,而是我的个人资产所以没问题。 啊,对了对了,禁止把奖品的权利卖给别人。 因为那个奖品不是这样拿来买卖的东西。 然後是大会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天。 与昨天的3万人相比,今天虽然是黑白棋和将棋两边同时进行也只有136人,但是街上的人流和第一天比几乎没有变化。 昨天的战败者全员都变成观众了吗…… 但是有那麽多人,也看不见的吧…… 从一开始热气就卷起旋涡,选手们的眼睛都是布满血丝的。 昨晚有好好睡吗,你们。 比赛愈发白热化。 特别是将棋,在半决赛中,爱莉丝对宰相的战斗最後战败了,向宰相投掷棋子的暴举,使会场气氛更热烈。 在决赛中,面对我不认识的某位伯爵的宰相险胜、获得了冠军。 黑白棋,因为最後的几步而大逆转,这一点并不稀奇,所以是直到最後都坚持到底的胜负。 这样一来,为期两天的王都的战斗便结束了,我像是终於到了开学典礼的小学生一样充满了安心感。 结束了啊~平安无事地,结束了啊~已经不用计划奇怪的大会了! 游戏盘大会已经过了几天,王都也恢复了平常的平静。 我在王都的待遇,虽然有点担心但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因为原本就是救国的英雄吧? 即使在90度的热水里加上90度的热水,果然还是90度的热水,这样感觉? 感觉有点不一样…… 总之,对侵略国的处理这一点上,各种各样的政策和新的事业都开始了。 虽然王都因战争景气而沸腾,但是没有什麽危机感。 如果有什麽事的话我会再想办法的吧。 那是不行的。 但是,说要普通人充满危机感每天都过着苍白脸色的生活,也不是什麽好事。 那麽什麽都不用担心,幸福地生活比较好吗。 需要担心的事,交给国王和贵族们就好了吧。 贵族义务,所谓『高贵者的义务』吗? 炮弹方面,瞄准甲板上的人和帆的榴弹是使用导火线式的时间引信、瞄准船体的榴弹使用的是触发引信吧。 比起大小,船更重视速度和防御力。 设计图和模型都很容易入手,可以把高速的卡蒂萨克号船和赛姆皮雷船缩小比例再装上装甲板吗? 还是要用有现货很容易模仿的捕获的船的复制数据,凭炮弹和装甲板的优势压倒对手? 不不,不会什麽事都由我决定的吧。 既然展示了选择,是重视防御力还是重视攻击力,即使牺牲性能也要建造大型船还是简单的小型船,把这些决定交给当事人的话就可以了。 不管怎样,我都不必背负一切。 我现在住在这里,只是偶然的。 那时候,如果奇蹟没有发生,就从悬崖上掉下来死了。 如果第一次见到的贵族不是玻赛斯伯爵,而是恶德贵族。 如果我离开这个国家去了其他国家的话。 如果连一个齿轮都没有咬合的话,那麽帝国的侵略,龙,以及这次的维尔王国的侵略,在这些事发生之前,这个国家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吧。 既然我在这里,在力所能及的范围的话,我会提供协助的。 因为想保护帮忙过我的人们,好关系的人们。 但是,什麽都靠自己完成,自己能左右国家的命运,我认为只是傲慢。 即使我不在,世界也会旋转即使输了战争,人们也会坚强地活下去。 顺其自然。 就变成这样了。 听起来像是一句愚蠢的说话,但这句话的意思不是那样。 不要过分地在意,用自己的意志,基於自己的信念和积极的心态前进的话,世界、未来将会成为相应的结果。 会变成这样的的意思,这是悠闲又温柔的语言。 我也要更加悠闲地前进。 领地、王都、这个国家、周边各国。 还有地球各国的事情。 轻松地去做吧。 不能忘记初衷。 我的初衷是什麽? 是的,要储蓄养老生活的资金,悠闲地生活。 如果发生什麽事情的话,就要转移逃跑。 改变名字去别的国家。 不,至今为止只在地球和这个世界转移,试着考虑一下,其他的世界也可以去的吧。 姑且,我觉得还是穿宇航服後再转移比较好。 一边想着各种事情一边走着,就和佩斯先生相遇了。

「啊,佩斯先生,你好。那孩子怎麽样了?」 「哎呀,真让人吃惊啊。绝对,会成为很好的……很厉害的商人,那个孩子!」

不,为什麽更正了?

「虽然说了住进来也可以,但是因为担心孤儿院,所以暂时从孤儿院上班……」

被9岁儿童担心的孤儿院的经营者们! 好好加油吧,不,真的。

「啊,佩斯先生,我们店里卖的,洗发水,护发素,其他各种各样的,想在佩斯的店里卖,行吗?」 「咦,这样好吗?那是求之不得。确实能畅销,来买那个的客人也会顺便去买别的东西。是集客效果出众的商品。但是,为什麽又……」

佩斯先生有疑问也是理所当然的。

「嗯,因为一直没有开门,会给客人带来麻烦的吧。把店关了,也能作为山野子爵在王都的宅邸。因为收入的目标也确立了,所以想稍微轻松一点……」

对於我的话,佩斯先生能理解的样子。 不,真的,手有点伸太长了。 【生意拓宽太多】 还有,洗发水想切换到当地生产。 下次再调查一下吧。

「说起收入,被委托贩卖的画像很畅销啊!这样的话,在周边各国也能知道光波小姐的人像画。」 「诶?」 「不,所以说附近的国家也能知道光波小姐的人像画。」

哇啊~~!! 因为金钱很耀眼,所以没注意到! 照片和电视都没有便能放心了,我一直这样想,为什麽自己把照片的印刷品给发放出去呢? 是笨蛋吗? 是笨蛋吧,是吧。

「那个,姐姐大人,为什麽在这样的地方蹲下呢?」 「啊,姬巫女大人!真是正好了,其实我想拜托你人像画的事情……」 「光波,第三名的奖品的午餐的事……」

啊啊啊啊~! 但是,至少还有几年,可以过着平静的日子。 那之後呢?

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