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话 准备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在订购野营车後过了3个月。 马上就要交付了。 然後我正忙於为旅行做准备。

「腰再低一点,让下半身稳定!是的。冷静下来,然後瞄准……」

砰! 嗯,柯蕾特的射击姿势已经相当像样了呢。 是的。 旅行的准备,为了让柯蕾特使用护身的手枪,正勤於训练。 我不知道在旅途中会发生什麽事。 我们也不会一直贴在一起的。 所以,也想让柯蕾特掌握最低限度的自衞能力。 这在将来也是必要的。 不管怎样,是未来的山野子爵家重臣,而且肯定会变成美人啊,柯蕾特。

「……比起大小姐,更加有才能啊,柯蕾特。」

从後面传来了队长的声音。 嗯,初学者教外行人拿枪什麽的,不会做那种无谋之事。 好好地,让佣兵团的人轮流守望着,我只是在翻译那个建议而已。 如果她要进行危险操作的话,会跳过来,抓住拿着枪的手臂。

「但是,大小姐和这名女性,都是战斗人员吗?」

队长这样问,但不是那样的吧! 大致上,我们国家的情况,不是看见了吗? 那个,在王都绝对防卫战的时候……

「嘛,和大小姐不同,柯蕾特能把东西好好地往前方扔,所以手榴弹也可以使用啊。腕力也比大小姐更强……」

吵,吵死了! 嘛,那种感觉,柯蕾特对武器的处理方法在逐步成熟,不对,是已经熟练了。

「不是柯蕾特『也是』,而是柯蕾特『是』吧?」

所以说,吵死了! 然後,终於迎来了出发之日。 进展太快了吗? 不,如果每天都做各种杂事,一转眼就过了。 在地球那边,围绕着对异世界产的东西进行分析的国家,和大国的伟大的人见面…… 啊,大国的人们,要注意绝对不要只和一个国家的人见面。 一定和多个国家的人同时见面,并带着佣兵团的人当护衞。 不然,会被无理的要求或是威胁,任何强迫的要求是不能忍受的。 嘛,如果到了紧急情况的话可以用转移逃跑就好了,但从最初开始就没有发生争执。 嘛,就这样,作为使节团,在建立针对其他大陆的侵略而建立的共同防御体制的条约缔结的前阶段,为了建立共识进行问候和说明之旅,就是这样了。 使节团的主角,这个使节团的团长,被国王陛下全权委任的使者,竟然是科布特伯爵。 因为儿子是在什麽时候都可以继承的状态,所以不能活着回去也没问题。 因此,似乎是在接受国王陛下的试探後接受的。 嗯,确实旅行本身也不知道什麽时候会遭到盗贼的袭击。 对关系不好的国家来说『其他国家团结对自己国家来说是一种威胁』,堂堂正正地袭击或者是装作盗贼的做法等等,不能否定有被袭击的可能性。 接下来,作为辅助的是20岁左右的青年。 好像是某侯爵家的长子。 是个难得的,女性主义者的好青年,虽然是国王陛下的介绍而认识,但是用清爽的表情盯着我的眼睛,让人有点郁闷。 并且,为了令使节团拥有权威,为了表示认真的态度而同行的王族。

「Yahoo~!能一起旅行,真是太好了!」

看到了莎宾娜的身影。 等等等等等一下!

「为什麽莎宾娜会在啊!」 「……因为赌将棋输了啊。」 「啊,是这样吗……」

看到快要哭的国王陛下的脸,什麽也说不出来…… 然後是,呵呵笑着的莎宾娜。 当然,成员并不只是这样。 许多文官、秘书官、护衞,包括照顾其他上级者(官员/贵族)的女官或女仆等。 是一个大团队,因为是长途旅行,所以变成那样也是没道理。 全体见面後,在大会堂听陛下的训示,并举行欢送会。 正如字面那样,如果做不好的话就不能活下去。 这是可能成为今生死别的远征。 使节团的人员的亲属、朋友、同事们拥抱着道别。 但是,被选为使节团的人们,并不是充满了悲壮的感觉。 作为被选中的人的骄傲,然後想着顺利完成重任返回的那一天,眼睛闪耀着光辉。 然後,大家一起去了庭院,在那里被大家送行乘坐马车。 我乘坐的马车,是马车列队中央,最豪华的家伙。 当然,是和莎宾娜、团长先生(伯爵)、辅助先生一起。 还有,两名女仆一起。 而且加入了车夫先生,7个人。 这是在这段长途旅行中的同乘者,从现在开始会成为长期交往的成员。 是这麽想的吧……除我以外的6个人。 然後马车的队伍开始转动了。 带着人们的期待。 车队出了王都一段时间的时候。 在光波为了照顾坐在膝盖上的莎宾娜而沉默着,使节团团长的奥特?福恩?科布特伯爵,和其辅助的卡尔德拉堡侯爵家的儿子克拉尔德,终於无法抑制好奇心。 克拉尔德向光波寻问。

「啊,那个,姬巫女大人,」 「讨厌啦,请叫我光波吧!因为(你)是侯爵家的孩子,如果用『大人』来称呼我的话,我会很为难的,因为这里只是一个新手子爵……」 「啊,那麽,可以叫『光波』吗?」 「好的,那就拜托你了。」

因为光波这样说,从女性那里得到了『直呼名字』的许可,克拉尔德脸上浮现了喜色。

「那麽,那个,据说是根据光波的指示安装的,但是……」

这麽说,用手指向安装在马车角落里的四方形箱。 那是为了尽量消除马车的振动的影响,被设置在坐垫上的。 从里面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绳子,是一个神秘的箱子。

「啊,那是『通讯机』哦。即使相隔很远,也能和在王宫的陛下交谈,是魔法的盒子。」 「「诶诶!」」

对远超想像的光波的回答,伯爵和克拉尔德发出惊愕之声。 两位女仆也惊讶地睁着眼睛,但是会在这里发出声音的人,是不会成为公主和使节团长的女仆的。 而且,莎宾娜如今也不可能吃惊了。

「啊,啊……」 「那麽,从陛下那里得到全权的意义(不就没有了吗)……」

惊讶到失去语言的克拉尔德,和因为好不容易获得的大任的意义下降了,而稍微低落的科布特伯爵。

「啊,正好,先告诉你使用方法吧。啊,因为和莎宾娜房间的型号不同,所以先一起记住吧。」

伯爵和克拉尔德,因为不是能告知他们王宫中莎宾娜房间里的通讯机的立场,所以关於通信机的事,完全是初次听闻。 对这两人和莎宾娜,告诉他们注意不要动其他的转盘和开关,只教授他们在通话中需要的最低限度的操作。 有两台通信机,一台是HF带用,另一台是VHF UHF带用。 当然电池也装载了,马车的屋顶附有太阳能发电板。 如果充电没有赶上的话,光波就会用放在自己家里的充完电的备用电池交换,除了一天一次的定时联络的时间外关掉电源,恐怕也不用担心电池用完了吧。 天线安装了7~430MHz宽带的流动天线。 伯爵和克拉尔德、莎宾娜用认真的表情听着光波的说明。 然後从後面窥视的两名女仆也拼命地想记住光波的说明。 如果主人有什麽事情的话,也许有必要由自己操作这个来联络。 这样想的话,即使没有被另外指示,也想要记住操作法的女仆们。 不愧是只有这辆马车上被配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