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话 想法

翻译MAN:

原帖地址:

终於理解了光波的说明的伯爵和克拉尔德,感觉很累。 这一次,不仅仅是简单的开关操作,光波把简单的故障处理方法,也就是天线脱落,电源电缆脱落,频率拨号错误的情况等等,进行了一些详细的说明。 反覆听了好几次从来没有听过的说明,好像出了智慧热。 然後慢慢场,作爲国王派拥有强大势力的卡尔德拉堡侯爵家的长子克拉尔德,想起了决定参加这个长途旅行的那天,父亲给的命令。

『作爲外交使节的一员,把你送进去了。也是和团长和姬巫女大人坐相同的马车,作爲团长助理。以这个职务爲目标的贵族和文官一共有多少啊……知道吗,克拉尔德。好不容易把这个职务弄到手了,决不能浪费。加深与公主的交往,然後得到情报!公主的智慧,祖国的技术,还有在一瞬间就能移动到姬巫女大人祖国的秘术「渡」的详细内容,其他什麽都可以!然後,然後……』

父亲在那里睁大了眼睛说的事情是。

『把姬巫女大人作爲我们一族的一员迎接进来!』

然後迎来了今天……

克拉尔德在见面之前,原本就对光波抱有好感。 当然了。 作爲救国的大英雄,技术进步的超级大国的公主。 身爲他国之人,在暗杀者的箭矢前爲了保护我国的侯爵而成爲盾牌的勇气。 爲了保护我国,削减自己的生命而使用了不可思议的秘术。 还有,根据传闻,在玻赛斯伯爵领地,爲了拯救普通平民的女孩,一个人与狼羣对峙,虽然了受伤,但却使狼羣全灭,并保护了女孩。 然後实际见面之後,精神开朗、聪明、性格很好……而且很可爱。 这样下去,即使带着傲娇,和喜欢奢侈的伯爵大小姐订婚之类的事,也再没法说出来了。 人类,一旦染上一次奢侈,就再也无法变回原样了。 那一方面,即使是男性对女性的要求,也是一样的。 是的。 克拉尔德对结婚对象的女性的最低要求,爆炸地上升了。 实在是非常不幸…… 然後,当克拉尔德终於复活了,想跟光波说话的时候。

「啊,在这附近,能稍微停一下吗?」 「这麽快?姐姐大人,尿尿应该在出发前做完的。」 「哎!不,不是的!而且,这种时候应该说『摘花』吧!不是的!绝对不是!!」

对莎宾娜在男性阵营面前显示太过神经大条的发言,光波则是红着脸地否认。 然後,从伯爵向女仆,从女仆向车夫发出了指示。 由车夫的手旗和笛子发出的信号停止了车队。 光波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就这样跑到街道旁边的树荫下的光波,不到10秒就再次出现。 坐上了马车,然後再次从车夫发出信号,车队开始前进。 然後,莎宾娜嘟囔着。

「……真的,不是在采花呢……」

刚才的暂停之後,已经过了几分钟。 不久就到了。 从王都出来後先确认最初的路线,这一带的地形已经确认了。 所以,能够转移到道路的前方。 带着那个「野营车」。 事实上,是在这个世界和地球之间往返3次,移动和搬运和移动。 之後一直看着窗外,然後看见了那个。 前面的马车的车夫们早就注意到了那个的存在,但那个并不妨碍通行,刚刚离开王都也不会马上受到袭击。 如果没有命令的话,虽然有疑问,但也只能直接前进。 然後当前面的马车在那个的侧面再前一点的时候。

「请停下来!」

对於我再次停止的要求,伯爵立刻点头指示了发出停止的信号。

「……到底是什麽呢,这个……」

和我一起从马车上下来的大家,和从周围跑来的护卫骑士一起,靠近那个走去,伯爵这样问我。 嗯,嘛,会问我,很正常呢。

「没有马的马车。我专用的……」 「没有马,却说是马车吗?」

啊! 受到了尖锐的冲击!

「咕,没有马的马车……啊,是啊,是车(汽车),是汽车!」

……从开始,普通地说『汽车』就好了。

「那麽,我们就这样分开行动,你们先行吧。如果伯爵你们跟他国人员会面的时间定下来的话,用通讯机联络,在那个城市汇合。这就没问题了吧?」

这样说着就笑了的我,伯爵先生说。

「问题就大了,这个笨蛋啊!」

……被骂了。

伯爵的青筋浮现在太阳穴上。

「我从陛下那里得到这个使节团的全权,全部负责由我来负。包括每个人的安全在内。就那样让雷之姬巫女,山野子爵单独行动,如果有什麽事该怎麽办呢!我啊,虽然不是特别爱惜自己的生命,但那只是爲了国家献出生命的时候!因爲小姑娘的任性,把家族都搭上,被处斩首刑等就太对不起家人了!」

不好了。 让老人兴奋的话,脑血管会很危险的。

「不不,那没关系。我不是使节团的成员!」 「诶?」 「诶诶?」 「「「诶诶诶诶诶!」」」

大家都发出惊愕的声音。

「啊,真的啊!从陛下的角度来看,我作爲外部协力者在谈判时提供帮助,而不是使节团的一员,因此不用被使节团的命令系统所束缚。这里,也有承认了这个意思而写的书状……」

这麽说完,我把准备好的书状交给他,然後仔细读了一下,伯爵的脸变红了。

「啊,啊……但是,确实这是陛下的亲笔,印章也没错……但是,这样的事,我从没听过。」 「啊,那是因爲如果我会单独行动的事情事先泄露的话,爲了窥探接触的机会而秘密行动的贵族,其他国家的人等等,都会有很多……如果让人觉得是和使节团在一起的话,就没有人会勉强地进行接触的人吧。」

实际上,如果我被编入使节团的命令系统的话,因爲不能违抗上位者的命令,可能会被恶意利用。 被上位者捉住的情况下,我的行动会被限制或强制,可能无法平安回到国家。 和陛下商量的时候,陛下脸色变青了,『光波不加入使节团,给予其自由裁判权』写了这样的书状。

「但是,反正前进方向是一样的,不用特意分开行动,还是一起前进吧。结果只是稍微离开一点的话,也必须要分派护卫,只是增加了无谓的危险!」

所以,极力主张的伯爵大人。 嘛,那个。 作爲使节团的一员,如果长时间和我一起度过的话,会得到各种各样的信息,也有作爲上司的程度的命令权,所以如果不是无理的要求和任务的指示就可以命令我行动。 而且,长期作爲我的上司,这样的事实,对山野子爵,也就是跟『雷之姬巫大人』有很大的关系,对伯爵家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武器。 但现在并不是上司,而且不是一起旅行,只是在每次谈判的时候同席,这样的话,可能也是不错的好处吧。 只是这样的话,至少一路上一直在一起,最少要死守这一点,这种想法是理所当然的。 伯爵是爱国者,虽然不是会对我做奇怪的事的人,但在与国家利益无关的场合,爲了伯爵家和自领的领民的利益而努力是理所当然的,这绝不是该被指责的事。 但是,那是『伯爵的情况』,我有自己的情况,爲了我们的领地的利益而行动,是我的义务。 和伯爵一样。 与使节团一起行动,对我的自由度是很大的损失,会成爲我的领地的损失。 所以,这里是不能让步的。

「不需要护卫。一旦到了关键时刻,有『女神的加护』。」

枪支和转移等等,我所使用的『这个国家的人无法理解的力量』的事,全部总结後变成这样的称呼。 因爲那个,所以说明很轻松。 然後,让他放心。

「嘛,因爲方向是一样的,如果能跟着我们来的话,一起行动也没关系。」

伯爵先生对我的话有点安心的样子。 大概,认爲即使是坐不同的交通工具,如果是一起吃饭和住宿的话就会有办法的。 看到他高兴的样子,我感觉到有点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