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话 那、那样的……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和伯爵大人说话的时候,野营车的门打开了,柯蕾特从里面走了下来。

「真是的,光波,在干什麽呢。太迟了,快点出发吧!」

好像有点高高在上的样子。

「啊,对不起,再等一下!」

那个,等着我的同伴好像很无聊的样子,现在就要走去了。 啊,紧急的时候,请使用通信机。 我们在车上的时候,随时可以联系。 除此之外,请把《电源》拉下,关掉吧。 不然,最关键的时候就会没有《从太阳日积蓄的神力》,不能用了。 是的,爲了那个原因,我特地教了他们通信机的使用方法。 如果我一直在一起的话,那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然後,突然看了一下莎宾娜。 在那里,望向汽车与柯蕾特,被绝望包围着哭脸的莎宾娜的身影。 啊~ 对不起,莎宾娜。

「在做什麽呢?快点去马车上拿行李吧,不然就放着走了喔?」

听了我的话,发呆一瞬间之後,一脸闪耀的莎宾娜擦了擦眼睛之後,跑去了马车的方向。 我的行李本来就堆在野营车上,放在马车上的小行李是假的。 里面只是不需要的东西,即使是扔掉也没关系的东西只是适当的僞装。

「啊……」

啊,伯爵大人又凝固了。 嘛,那也是啊。 不仅仅是我,连公主也要离开自己的身边,果然动摇了呢…… 但是,莎宾娜原本就不是在伯爵大人的指挥下。 理所当然。 公主怎麽可能按照伯爵的命令行动呢。 因此,莎宾娜也是,『虽然和使节团一起行动,但并不是那个的成员,而是爲了向别国的王族进行访问时表达敬意的同行者。』所以,伯爵大人没有命令权,不能阻止。 也就是说,虽说是第三公主,但也是和王族,而且是国王陛下溺爱的莎宾娜殿下搞好关系的机会也失去了。 ……那会令人很动摇吧。 然後,莎宾娜马上就回来了。 自己的行李……虽说如此,莎宾娜的个人行李,只有换洗的衣服而已……还抱着我的行李。 啊,那个,我的行李也帮忙拿来了吧。 但我不需要。 嘛,即使是留在马车上,也不会把我的行李扔出去,而是一直带着。 正如文面所说因爲是『行李』,所以一直带在身边才是正确的吗。

「好,上车吧!」 「AyeMan!」

在用DVD的海军电影里听到而记着的单词来回答的同时,莎宾娜做出了敬礼。 在日本的自卫队,不戴帽子的时候不会做举手敬礼,但是在国外不戴帽子也有很多人会举手敬礼,所以学会了吗…… 於是,在伯爵大人恢复正常想要抱怨的时候,大家都已坐上了汽车的前座。 因爲是大型的汽车,身材矮小的女孩子坐了3个人也很轻松。 虽然柯蕾特在事前说明了,但莎宾娜因爲突然的事吓了一跳。 但是,在那里的莎宾娜。 最初对驾驶座的方向盘和手排,各种仪表都很惊讶,但是汽车本身就在DVD看到过好几次,很快就适应了。 ……啊,太快了。 对柯蕾特特的介绍,之後再慢慢来吧。 首先……

「好,出发了!光波,走吧!」

虽说如此,速度也很慢。 微速前进的说。 然後看着开始前进的汽车,伯爵大人一边喊着一边慌张地回到了马车上。 我打开窗户,听到了伯爵的怒吼声。

「跟着走!出发了,快点!」

嗯,要是能跟着来就好了。 大概伯爵大人认爲,这部汽车的动力来源不是马,而是更小型的野兽,比如狼、鹿、猪等在车体内,以其力量前进的吧。 所以,认爲自己的马车也能跟着去。 ……对不起。 然後,当使节团的马车在汽车的後面开始前进的时候,我踩到了油门。 Boom! 虽然看不到在马车客舱内的伯爵大人和克拉尔德先生的脸,但其表情却很容易想像。 那麽,在邻国的王都等着你了~! 然後,在一瞬间被遗弃的使节团一行,从使节团团长科布特伯爵,作爲补佐的卡尔德拉堡侯爵家的儿子克拉尔德开始,全体人员目瞪口呆地,目送着离去的光波和莎宾娜公主殿下了。 就像光波想像的那样的表情。 然後,克拉尔德到现在才终於注意到了。 光波和对光波有很大影响力的莎宾娜殿下也一起离开了。 今後,每次会议会有数天时间汇合,住宿的房间当然是不同的,即使是吃饭也和其他人在一起,没法私下跟光波和公主殿下说话,也不能很好地打听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如果不想办法的话,想到回国後要面对父亲的失望和愤怒。 太可怕了。 这样一想,害怕得一个劲抱着脑袋。 ……很可怕。 莎宾娜的眼睛很可怕…… 刚才,平安地完成了柯蕾特的介绍。 这是,莎宾娜。 第三公主殿下。 这是,柯蕾特。 我们山野子爵家的家臣候补。 在领地的宅邸跟我住在一起。 这样互相介绍的话,柯蕾特凝固了,莎宾娜,用像是父母的敌人似的眼睛死盯着柯蕾特。 柯蕾特的反应是能明白的。 平民中的平民,对平民世家的柯蕾特来说,即使是下级贵族,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上等人。 让他们有一点不高兴的话,就会让人脑袋和身体分家的家伙。 柯蕾特的村子所在的地方的领主大人,玻赛斯伯爵大人一家是不会这样的,但对其他的贵族用跟玻赛斯伯爵家的各位一样的应对方式,生命就有多少也不够,即使是宽容也不能对领主大人一家做出无礼的举动,大人们对村里的孩子们有好好地教育着。 这是世间一般对普通的贵族的认识。 我?我是不一样的。 我不是『原来就是贵族』,而是『柯蕾特的朋友光波,偶然成爲贵族』而已,所以柯蕾特来说,我只是『互相拯救性命的,光波和柯蕾特』的光波。 在那之後,只是稍微出人头地了。 所以,柯蕾特,害怕比我更下级的男爵和骑士爵,但和我是极普通的朋友关系。 不,因爲是子爵家当主和家臣候补,其实那样是不行的。 但是嘛,顽固的事就不要说了。 事到如今,被柯蕾特『光波大人』、『山野子爵阁下』这样叫的话,我会哭的吧。 不,真的。 那麽,问题是莎宾娜。 不,我也知道那个理由。 在领地和我一起生活,比起自己更早坐到这个汽车上面,然後和我用『光波』、『柯蕾特』互相称呼的关系的柯蕾特。 与之相对的莎宾娜,虽然有时也会被公主大人称呼爲『光波』,但平时是叫『姐姐大人』。 嘛,那是因爲那样子对我撒娇的吧,不过,和自己叫做『姐姐大人』的我平等相处,比自己小2岁的平民的少女。 对莎宾娜来说,不可能很有趣。 要想办法解决,不好好相处的话,会很爲难的。 啊。 如果是这样,把神器全权交给柯蕾特的事暴露的话,要怎麽办啊……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