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话 商队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那个?爲什麽,反应比预想的还要大……」

好吧,如果有台没有见过的东西突然出现,说不投降就要打雷的话,的确会让人惊讶吧。 但是,即便如此,也有点大过害怕了……

「光波姐姐大人,那不是帝国军的残兵吗?」

被莎宾娜这样说,仔细一看…… 啊,确实,几个人的防具都是一样的,总觉得是被统率的。 原来如此,认得我对通过扩音器发出的声音,知道『被雷击』是什麽意思。 那麽…… 盗贼开始慢慢後退,在他们一起转身想要全力逃跑的瞬间,从汽车的窗户突出的突击步枪,把那个前方拦截了。 射击声响起,盗贼们眼前的地面被炸飞了,土烟上扬。 盗贼们突然停止行动,害怕着,露出被绝望包围的表情。 我射光了子弹交换弹匣的时候,助手席上的柯蕾特用从窗户突出的机关枪向空中开枪了。 和突击步枪不同,使用火药量少的手枪子弹的冲锋枪的反动比较少,作爲代价,威力和命中精度也很低。 因爲那样对敌人进行至近距离的威吓射击是很危险的,除了紧急情况外没有我的指示,严格命令威吓射击绝对要朝着安全的方向进行。 当然,想击中对方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即使命中精度低,也会打中几发。 特别是距离近的时候。 在我完成交换弹匣的时候,盗贼们已经扔掉武器举起双手。 不,没花那麽多时间。 我的运动神经和反射神经不是很差,绝对不是迟钝。 只花了几秒,真的啊!

「商队的护卫们,请抓住强盗们。」

用扩音器下达指令时,商队的护卫们一齐跑向强盗们,拿走了被掉下的武器。 还有几个人在握着剑的情况下威胁他们,余下的人把强盗们绑起来。 据说绳子装在马车上。 是事前准备好的…… 盗贼们的反击完全停止後,我们将汽车移动到马车的一侧,然後从汽车上下来。 太快下来的话,认爲只是3个孩子的盗贼们,说不定会把扔掉的武器捡起来进行反击,所以一直在等着他们被束缚。 嗯,从很早以前就习惯因爲外表被看轻。 当然,也习惯了利用这一点。 在日本看似14~15岁的我,在这里看起来像11~12岁左右的人。 莎宾娜10岁,柯蕾特8岁……啊,不,因爲过了生日,是9岁吧。 被强行要求生日礼物……啊,不不,是被恳求了,那个时候。

(译译:前面是强请(ゆす)而後面是强请(ねだ),汉字一样意义不一样)

但是,爲什麽「梦」和「睡」是同一个汉字呢? 日语真深奥啊…… 不管怎样,9岁,10岁,11~12岁的少女三人,会有一定程度被看轻。 无论采取怎样的安全措施,也绝不会白白浪费。 於是,我们走近了商人们和被捕的强盗们。

「雷之姬巫女大人,在危险的地方受到帮助,非常感谢!」

好像是货主商人的感谢的说话,像他太太的人和护卫的人们,还有很多强盗们都深深地低下了头。 嘛,当然的。 ……啊,在别的国家也知道我的事吗?

不,我只是说说而已。 如果是遥远的国家,另当别论,邻国是当然的,虽然是理所当然的,还是…… 那麽,正好是中午的时候,偏离道路的地方,大家一起吃午饭。 除了盗贼们之外。 商人先生说爲了感谢希望提供饮食,但是莎宾娜和柯蕾特都反对。 不,我认爲是难得的感谢之情,所以应该接受。 当然,理由并不只是那一个。 但是,莎宾娜和柯蕾特也知道。 刚从城市出发的话姑且不论,从城市离开过好几天的旅行的马车上拿出的食物,是什麽样的东西呢。 对,不可能有新鲜食品,晒乾保存的硬烤面包和乾肉、把汤之素溶在热水里的不好吃的食物,如果有一些乾果碎片就已经算好了。 如果要接受那个,不如吃保存食品或是杯装泡面更好。 对两人的主张,我也同意。 但是,作爲人际交往的基本,好不容易的厚意不能无视掉,我是这麽觉得的呢。 而且,也许对方是想一边吃饭一边聊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然後,这边也是一样的。

「那麽,我们在对面吃自己的。姐姐大人自己一个和商队的人一起吃如何?」

莎宾娜的那句话,听起来一点点不高兴。

「……柯蕾特,也是同样的意见吗?」

我是用,平静的,温柔的口气说的,但是听了那个柯蕾特的表情,由恶作剧的笑容,变成了稍微认真的表情。

「我,我是觉得大家一起吃比较好。我是这麽想的,嗯!」 「诶……」

看来莎宾娜,认爲在仅仅两天便完全成了好朋友的柯蕾特会赞成自己的想法。 因爲柯蕾特的那句话,露出吃惊的表情。 嘛,从之前的柯蕾特的言行来看的话,的确这样想的啊。 但是,莎宾娜不知道。 柯蕾特,平时是和我对等的朋友,不,作爲亲友和「同伴」,但说到「重要的事、我决定绝不让步的时候,或工作联络」的话,会好好地切换成「主从关系」的对应。 然後那个情况下,我和柯蕾特的关系,是像呼吸般密切。 是的,刚才,我质问柯蕾特的口气,柯蕾特模式的转变。 做出了「啊,这个,我直说了是不行」的判断。 当然,我认爲应该和商队的人一起吃饭,不只是单纯的关心。 因爲有收集情报和盗贼们的处理等,各种各样应该说的事情。 在一瞬间就察觉到了我心里的想法,把话合在一起(支持我的说法)。 不愧是柯蕾特。 然後,露出『被背叛了!』似的表情,呆然地看着柯蕾特的莎宾娜。 好像自己一个人被当成了坏人似的,脸部僵硬。 不,如果不跟进处理一下的话莎宾娜会坠落黑化的! 我慌慌张张地敲了我的头,莎宾娜,一下子忍住了眼泪,点点头。 莎宾娜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当然,因爲是公主,所以比柯蕾特任性。 但是,平时莎宾娜虽然相当厚颜无耻,但真的是绝对不会做让我感到爲难和讨厌的事。 刚才的话,我会用强烈的口气来指示,是因爲那样再继续对话下去,她很可能会退让。 到现在爲止,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这次莎宾娜不幸的是,在莎宾娜进入那样的模式前,比莎宾娜转换的基准更低的柯蕾特改变了态度。 嗯,谢谢你,莎宾娜。 嘛,就这样,原形毕露的我们被商队邀请了。 It's,show time! 哎,会很冗长吗,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