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话 商队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商队的人们把捉住後绑起来的盗贼分成三个组,每一组用绳子拴在一起,再把它系在分开的树上。 因此,突然逃走是不可能的。 分成3组,大概是爲了用三辆马车分别连接起来,在大街(城市)上交给警卫後的审问时,我认爲能防止预先相量的虚假申报。 啊,移动的话,当然不能把18人的盗贼放在马车上,只能用绳子绑着马车一起走。 如果不走的话,就会被马车拉倒。 把其他用绳子连接起来的夥伴拖到一起。 而且,即使不是柏油路,也会产生相应的『萝卜泥』吧。

「啊,请在这边坐下!」

看着商人先生所示的方向,坐到马车背後阴凉的地方,特意爲我们卸下行李,布置了座位和桌子。 虽然只是一个木箱,但是好好地用布盖起来,装饰得很好。 平时就只会这样坐在地上,这次是大服务。 只有我们坐在座位上,其他人都坐在地上不说话,也有商人夫妇的座位。 其他人只是适当地坐在地面和大石头上。 好像在捆绑盗贼们的同时还做了吃饭的准备,已经在木箱制的临时桌子上做好了吃饭的准备。 烤面包、乾肉、乾苹果、还有水。 因爲不想浪费烧水的时间,或是爲了避免让我们等待,急得连汤都没有。 比预想更差的菜单,莎宾酱娜的表情很阴暗。 但是,乾肉和乾苹果的量相当多。 大概是特别服务。 柯蕾特,到我这里来之後饮食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不过,以前是在郊外的农村生活。 那个时候的话,只要有肉乾和乾果,就很满足了。 我们一到座位,商人夫妇也马上就座,开始吃饭了。 吃饭前不做很长的演讲,也不乾杯。 话说回来,吃饭是慢慢地做的事情。 所以,聚餐要花很多时间。 一开始吃了一点硬面包,商人就马上搭话了。

「姬巫女大人,这一次,帮助我们,诚心地感谢……」 「啊,请不要这样!这样的话,我的後背会变得很痒!请叫我光波。」 「诶,但是那是……」

想办法说服犹豫的商人把我称呼爲「光波」,然後就变成了「光波大人」,再试着说服他,终於决定叫「光波小姐」了。 被称呼爲「大人」还能正常谈的话,就不是人类呢,我。

「啊,嘛,因爲这样,我想要到处看看,开始在各国漫游之旅……」

当然,真的愚蠢地说「爲了与各国缔结条约」之类的话是不可能的。 这是有关国家战略的话题,是国家机密。 不是能那样随便说出的话。 特别是作爲商人的人。 所以,我决定把适当的理由捏造出来,是要去游玩的旅行。 其实,我的事,国家没有对其他国家做太大的宣传。 如果有人说只有一人把帝国的侵略击退,这样的传闻传开後,会很容易地想像出其他国家的态度。 因此,从对外来说,那是「国家的精锐部队打败了帝国军」,爲了提高士气而站在前线的勇敢的贵族少女,被赞扬了这一功绩而获得了子爵的称号。 当然,以王都居民爲首,当时在王都的人们不会相信这种话,其中也有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谍报员和商人。 但是,作爲国家的正式发表没有问题,也不会被质问。 如果做那样的事,是侮辱国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 那一点好处也没有。 特别是,以『可能受到女神加护的国家』爲对象。 因此,在附近的国家,通过商人等某程度的信息在平民之间也流传着,但是稍微远一点的话,谣言并没有那麽广泛。 ……在平民之间。 当然,有一些国家的王宫和上级贵族们,也得到了王都居民所知道的程度的情报吧。 但是,因爲是『好像其他国家受到了女神的加护』这样不确定的信息,对自己的利益是完全没有的,相反,因爲是不利的信息,所以大家都不会扩散。 下级贵族中,一部分消息灵通的人是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情况,但大部分人都只知道没有可靠性的传闻。 但我担心的是,是那个。 是啊,是我的画像,被大量的扩散了。 这是怎样传播开的呢。 还有,附带的信息量是多少。 啊,真是失败啊…… 那,那件事就先放着,现在是和商人谈话。

「那麽,接下来要去我国的王都?」 「啊,是的,我是这样打算。今晚,我打算在越过大河的地方,在某个合适的城镇上留宿。」 「诶?但是,这条街道与啊尔姆交汇点,还有几十公里……啊,不,没什麽。」

这样说的商人们,望了一眼我们的汽车。 嗯,刚才,稍微看到了飞奔的时候啊。 ……很想问! 那个到底是什麽! 发出这样气场的商人们全都站立着。 但是,这里要勇敢地无视。

「那个,大家都是这个国家的人吗?」

刚刚一直被问,会收支不平均。 如果这里没得到情报的话!

「啊,是的,我们是被称爲『边境商人』的商人,从王都在街上一直走到国境附近,然後沿着国境转一圈,再回去王都。以此来把王都的物品卖到边疆,把边疆的物品带回王都。那个,那个,国境附近的城镇和村子,有从邻国的流入品,如果说白了的话就是『走私品』,把这些带出去不用给税,可以用不含税的价格安全采购,所以很赚钱……」

哇啊,商人先生,真是冒犯了! 嘛,商人们并不是专门参与走私的,只是普通地购买东西,所以没有问题吗。 而且,因爲彼此都认识到,听了这一点的我们都没有通报官员的可能性。

「嗯,那麽,我的事情是在哪里……」

是的,我想确认的是这里。

「是的,那是商人的联系,刚好在现场的本国商人,或是去做生意的其他国家的商人们那里打听,或者用商业秘密来收集情报……然後,从商人的朋友那里收到了画像。是这个。」

从怀里拿出来的,当然,是惯例的那个。 不是大会的交换奖品,而是之後销售了的彩色版本(画像)。

「爲了以防万一,做生意的时候总是带着走。嘛,算是用来代替护身符吗。这次,有缘受到帮助,也许是多亏了这件事。」

嘛,也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吧。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样的。

「画像1张,是一枚金币……」 「这是什麽,啊啊啊啊~!」

原价的100倍。 不,原价也是(太贵),怎麽说也只是印刷品,虽然是那样的价格。 ……即使那样,也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