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话 珍珠为武器,光波为兵器

翻译MAN:

原帖地址:

「老爷,光波大人带到。」 「嗯,引座。」

跟刚才形式铺张的贵族会面不同,现在是在非官方的家庭餐桌招待友人的模式。 不需要婉转迂回的说话。 然後见到了被斯特凡引进餐厅的光波,玻赛斯家的5人目瞪口呆。 光辉的纯白礼服,闪耀反光的鞋,脖子上的是不清楚价格的大珍珠项链。 白色的礼服以及与漆黑的头发成对比的,不应存於人世的项链。 然而,就连这些也不过只是为了引出少女之美的配角。 时间彷佛静止了似的,无声之时悄然过去。 砰! 斯特凡特意发出的足音,瞬间一颤,克劳斯再次启动。 接着其他人也开始行动了,生硬地。 移至项链上的爱莉丝的眼神,没有离开。

「能邀我用餐,着实感嗯。」

光波轻轻行礼,於席位就座。

「啊,嗯,欢迎。这是家人团聚,形式和礼仪,用词遣字等等不必太过介意。请轻松地享受饮食。不然,就浪费难得的吃饭时间了。」

克劳斯的提议,光波嫣然一笑表示了解的回应了。 用餐中间,持续着不会干扰进食的对话。 对於刚才接见的时候,没有介绍的妻子和孩子们,克劳斯道歉後跟光波介绍家族成员,又或者是关於玻赛斯领内的特产品和好吃的名料理店等等谈话内容。 持续着这般轻松话题,终於用餐也结束了,桌上仅剩茶水和点心,酒跟配菜而已。 差不多要开始进入正题,包含光波在内,全员皆笼罩着紧张。

「啊~光波小姐。」 「是,是的!」

克劳斯开口,光波声音紧绷。

「没事没事,不是要强迫你什麽,可以放轻松一些。」 「是……」

就算说要放轻松,不可能的事情果然还是不可能的。

「你到底是什麽人?可以的话希望能老实的回答……」

那麽,终於正式开始了。

「是的,从跟这个大陆不同的地方来的是真的。为了和伯爵大人见面而用上家名,不过在离开国家渡海来到这里的如今,祖国的身份和立场是没有意义的。」

一切都是真的。 光波是从这片土地以外的地方来的,为了和伯爵见面才报出了家名。 不过那是不是真正的名字又是另一回事了。

「会离开国家的理由是,嘛,可以说是继承权的问题吗……父亲因病去世,温柔又聪明的弟弟来继承家业是很自然的,然而不知为什麽却有带着邪念,主张不是弟弟而应该由我来继承的人。在那些人拱出我不知道要做出什麽前,留下字条离开家里了。恐怕,推举我的各位,是瞄准了在我接任後,让自己的儿子强迫联姻来夺取权位也不一定。在附近会被发现带回去,所以上了船逃到其他的大陆……带在身上的,只有部分我的个人物品,以及母亲遗物的这条项链。」

光波说明着反覆练习过的故事。 啊~好像能明白推举这孩子的人们的想法啊,知道因自己的行为这孩子才会逃出国家,相当烦恼後悔吧~ 相信了光波胡扯的克劳斯,为了不存在的家臣们而哀叹。

「因为这样,已经不能再回到国内了,可以的话想要在这个国家生活。如果将母亲遗物的这条项链卖掉,筹措生活用的资金还是有办法的。」 「要,要卖掉哎哎!」

爱莉丝漂亮的上钩了。

「你,你明白,那是什麽吗!」 「啊,是的,毕竟真正的珍珠,所以打算以差不多的价格来卖……那个,难道是仿冒的吗?」 「哎,我说你啊!」

爱莉丝是太兴奋了吗? 碰碰地敲着桌子。

「说到珍珠这东西,价格是有高有低,关乎於颜色,形状,大小,珍珠层的厚度,和其他因素等等喔。然後,这个项链,大小属於最高等级,接近正圆的形状,颜色深表示珍珠层有着厚度,如此这般集合成串会是什麽情况啊!光1粒2粒就够厉害了喔。不管有几个较好的珍珠,顶多是做成戒指或耳环,胸饰和发夹就差不多了。但是,这种珍珠要聚集到能做成项链的数量怎麽可能!珍珠可是不知道几个贝壳才能找到1个!其中能用在饰品里的又有多少?其中,收集出最高级的颗粒和成色来制造项链?没有!怎麽可能有这种东西存在啊~!」

碰碰碰! 再度敲起桌子。 平常温和的母亲那气势,孩子们脸上都是三条线。

「那个,可以的话,如果顶让给爱莉丝大人……」

光波炸弹般的发言,爱莉丝僵住了。 接着只有脖子以上,喀喀喀地转向克劳斯。 脸色苍白的克劳斯战战兢兢地询问妻子。

「爱,爱莉丝。那个,行情差不多多少呢……」 「行情?那是不存在的,毕竟是不应存在的东西啊。不应存於人世,世界唯一的无价之宝。於永世万代中自豪,绝对不会被取代的地位,光是拥有就能留名千古的道具。无论是哪个国王还是大富豪都是只为入手不惜重金的吧。啊,说明白点,拍卖什麽的是不行的。会是争夺,残杀的开始,像是拍卖方等等,为了要问出出处,当天就会下落不明。」

哎哎哎哎哎哎! 超出预料哎!! 以为在养殖技术不存在的世界里能卖个好价钱,没想到会是这种程度…… 想说是在地球算便宜,这里算高价的东西,不过,超规格呢,养殖珍珠项链…… 是不是不要最高级130万的东西,差不多30万到50万左右就好了? 还是其他的人造宝石等等比较好呢。 预想到宝石类会造成市场混乱或者被找出来源,卖到伯爵家来避免流入市场,仅仅这回一口气获得购买据点用的资金和後盾,虽然是这麽计划的呢。 正因如此,才会高额购入不会错认的最高级品。 啊,对了!

「爱莉丝大人,那麽不如就将项链打散来卖也可……咿!」

爱莉丝宛如杀人鬼般的眼神瞪过来。

「打散!将这个瑰宝!女神大人之项链!你,打算反抗神旨吗!!」

已经,不知道要说什麽了……

再次的沈默持续了一段时间後,没有办法的光波只能强行推动当初的计划。

「那个,不卖掉那个的话,在没有钱也不熟悉的国家,我也无路可走了。现在的我需要的并不是除了漂亮什麽用也没有的项链,而是能够支应生活开销的钱呀,钱」 「但是,那毕竟是母亲的遗物……」 「比起我拿着项链饿死,妈妈会希望卖掉来过上幸福生活的吧……」 「嗯,嗯,的确是……」

打算阻止出售项链的想法的克劳斯因光波的反驳而默然。

「然後呢,果然还是想让爱莉丝大人收下。如果是伯爵家的话,也不会硬被询问出处,没有流进市场所以也不会造成市场混乱吧!」 「但,但是金额……」

克劳斯抽搐着。

「能在王都购买店铺左右的金额就足够了。之後就靠自己的力量努力!」 「光波小姐,你,竟然……」

爱莉丝相当惊讶。

「这样就好了。而且……」

光波目光向上,看着爱莉丝说。

「想让爱莉丝大人戴着它。那麽,在回想起母亲之时,收下了那个的爱莉丝大人好好戴起来的话……」

这麽说,低下头的光波,爱莉丝颤抖着身子,眼角渐渐泛起了泪光。

「光波!!」

踢倒了椅子跑近光波抱着紧紧的爱莉丝。

「爱莉丝大人……」

……好,能行! 没有电视和电影,书或娱乐用的东西等等都没有的这世界,故事种种,上流阶层的人除了从很少能看到的戏剧和母亲的床边故事外,几乎没有接触的机会。 也就是说,毫无免疫力。 对於样板的催泪场景,伯爵一家简单地中招了。 绝对不是笨的意思,这也是下过功夫的。 全家人都很善良,跟光波收集的情报一样。 虽然不完全是以利害关系来拢络,但是利益在伯爵家来说并非实际上的「利益」,而是指故事。 现场冷静下来,对话也平静了。 到刚才为止因为急速展开的内容而无法插嘴的伯爵家孩子们也终於能加入到对话中。 大家都忍不住想跟光波说话。

「光波,你那美丽的黑发神秘漆黑的眼瞳,那是女神仅仅授予你的奇迹的色彩……」 「啊,在我国大部分的人都是这个颜色。」

玻赛斯家长男亚历克西斯,17岁。 轰沈。 虽然拼命的跟女孩子打招呼,不过看来不是轻浮男,单单只是『超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左右吧。

「光波,父亲收到的那把万能小刀,很厉害啊。还有什麽从其他国家带来的东西吗?」

次子迪奥多尔,15岁。 深思熟虑似的很有知性的表情。 在游戏里感觉定位会是魔术师呢。

「啊,如果是普通折叠刀的话有的喔。请看,这个就是。」

光波高高卷起礼服的下摆,掏弄了一阵以後,取出什麽放在桌上。

「光,光波!」

长女的贝琪丝怒喊,亚历克西斯和迪奥多尔则是脸色发红。 哎?我做了什麽吗?

「非常锐利,使用请小心。」

这麽说着,将刀刃啪擦地拔出来锁住,交给迪奥多尔。

「厉害……」

刃之锋利,之美丽,刀柄造型之出色,然後是能够折叠的携带性与安全性。 迪奥多尔眼睛离不开那把刀。

「啊,可以的话愿意购买吗?」 「哎?」 「不是的,虽然是带着护身用,不过还有另一把。金币一枚如何呢?」 「买了!」

迪奥多尔瞬间回答。 光波藉着吃饭中的对话,问到了这国家大致上货币的价值。 当然在村子里有听说过,不过那里听到的货币价值不是很准确的感觉…… 根据这个,判断出金币1枚约10万日元左右吧。 不到采购价格的10倍所以算是良心价,以杂货店『光波』来说。 对贵族的小少爷而言不是什麽了不起的金额吧。 嘛,所谓节庆价这种东西呢…… 初期优惠,换言之。 啊,在贵族的餐桌上藏匿武器,糟糕了啊。 嘛,没差,反正看起来没放在心上。 虽然实际上是很糟糕的事情啊,幸好是在这玻赛斯家。 光波作为美丽无助的少女,拿来护身用也是理所当然的呢,因而被无视了。 其他的贵族家就有大问题了。 羡慕地看着收到刀子,两眼闪闪发亮的迪奥多尔,亚历克西斯追问光波。

「其他的,其他的还有什麽吗!」 「嗯,另一把是防身必要的,旅行需要的东西不能卖……从国内带来的东西可以说是没有了,对了,只剩下替换的内衣了吧?」 「买了!!」

反射性喊出来的亚历克西斯,冰冷的视线的刺过去。

「亚历克西斯,你……」 「亚历克西斯哥哥……」

爱莉丝和贝琪丝彷佛看到污物般的视线。 禁不住只说到『买……』的克劳斯,因为悬崖勒马而如释重负。 接着,那里传来光波的声音。

「银币5枚。」 「「「「要卖吗啊啊啊!」」」」 「小金币一枚。」

迪奥多尔竟然加入竞标。 最终,在母亲的介入下交易不能成立。 小金币1枚,相当1万日元啊。 太可惜了。 不不,毕竟是没用过的呢。 当然。

「说起来光波,是要在王都开店吗?是什麽样的店铺呢?」

最小的孩子,长女贝琪丝,金发眼,虽然正是贵族大小姐的感觉,却不会咄咄逼人。 是相当可爱的13岁。 看来是以为光波年龄比她小。 不过那也没办法。 身高几乎相同,感觉或许贝琪丝还高了一点。 然後,胸的部分,那边,是C左右…… 光波在心中流下了眼泪。

「是的,是打算开『杂货店』的……」 「杂货店?」

贝琪丝茫然的样子。

「没错,有各式各样的小东西和化妆用品,可爱的装饰品等等,以女孩子会想要的东西为中心,也有少许实用的商品……还有,活用来自我国的知识作为谘商什麽的。」 「哇,好好玩!只是,谘商是指?」 「我的国家和这里有着各种不同的地方。所以,也有在这里很困扰的事情,在我的国家已经解决了的情况。所以说,说不定能帮上什麽忙呢。这样。」 「喔,确实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克劳斯插进来。

「伯爵大人,您有什麽困扰的事情吗?」 「嗯~感到困扰的事,吗……」

考虑了好一会的克劳斯,带着苦笑地说。

「最近也没有特别原因,领地内的小麦产量下降了,不过果然这种事情是怎麽也没办法的吧……」 「哎,那个不是指连作障碍还是肥料不足吧?」 「诶?」

光波说明。 同样的作物反覆耕种只消耗相同的营养,会让土地变得贫瘠的事情; 也种植其他作物来「恢复土地」的事情。 牧草,堆肥,腐植土种种…… 但是具体的作物名称和细节部分就略过,那里就要收费了。 克劳斯咬住饵。 问题接着问题,以酒润过乾渴的喉咙,谈话不断地进行着,蔓延开来。

「开发新的特产!两种类型,一个是只有玻赛斯领才能生产的东西,另一种是哪里都能见到,但是有着压倒性品质差别的东西。品牌化啊,品牌化!」 「税率提高税收会下降的!是常识哦,这个!扩大内需,增加购买力。然後把商人引诱过来呢,商人!」 「发明!一个发明就能财源滚滚来!来想想有什麽新发明的材料吧!」

随着话题不断地展开,光波越来越大声。 样子多少有些奇怪,这麽想着的爱莉丝一看,没注意到,光波手里的不是茶水或果汁,而是握着装有酒的玻璃杯。 不过,现在光波流漏出来的话是对玻赛斯领有益的内容,爱莉丝就装作没看见了。 不愧是贵族之妻。

「光波,不然就在那里挖个洞!」 「哎呀~爸爸这麽说的话!……啊……」

光波停止动作。 为什麽会搞错呢?只是说错而已吗?不知道为什麽感到很快乐。 想到跟在家里胡乱说话的时候一样…… 不会哭的,那个时候明明能忍耐的。 那个时候也是,那时候……

不知不觉间,低着头泪珠涟涟的光波的肩膀,轻轻温柔地搂着。

「……好了,好了喔。要叫出爸爸也没关系……」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趴在带有厚实男性味道的胸膛上,光波哭着。 然後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