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话 吃饭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啊,这是什麽!」 「诶,这个……」

看到端上来的菜,柯蕾特和莎宾娜大叫出声。 我擅自选择了三个人的菜式。 如果让两人自己选的话,就要花很多时间,我已经很累了。 我知道两人对食物的口味。 如果是孩子口味的这两人的话,一定会满足的。 对,被送过来的是『儿童午餐』! 对莎宾娜来说是那个,在接受谘询委托的食堂『乐园亭』中,我披露过适当组合的差不多的儿童午餐。 但是这里的儿童午餐和那种东西不同。 不是量产的冷冻品,而是美味的手工汉堡。 乾爽的意大利面,炸得绝妙的炸虾和炸肉饼。 光滑的手工布丁。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蛋包饭。 这不是大米粉酱、白酱、炖菜和奶油酱之类的邪道,而是正确的『新鲜的蕃茄酱』,还有蛋的『蓬松』也不是开玩笑的,是上道的薄烧玉子。 这个。 就是这个! 一般店的儿童午餐,基本上是以幼儿到小学生低年级爲对象。 但是,这里的蛋包饭是以小学生高年级左右爲对象,份量充足的优秀品。 看起来年轻的我,还是初中生时也常常和家人来吃的,但是到了高中之後就放弃了。 高中生的话,看起来就像初中生了,也考虑到遇到朋友的可能性。 但是今天,在带莎宾娜和柯蕾特吃好东西的大义名分之下,有着『作爲领队的角色,和孩子们吃相同的东西』的理由。 好久没吃了,这家店的儿童午餐! 如果是这个年龄构成的成员的话,只有我点别的东西,大概也不会被说的吧。 在日本看起来像14~15岁的我,没有问题! 但是爲了慎重起见,在下单的时候,用手伸出三根手指,用对面世界(异世界)的语言来下单。 嗯,这样的话,即使儿童午餐的订单有年龄限制,因爲说明太麻烦了,就会直接接受下单了。 然後,服务员对用连英语都不是的谜之语言的我,脸部抽筋了。

「好,好的,打扰了,不,知道了!」,像是「把知道的单词全部掉出来了!」般回答後,就慌慌张张地走了。 ……赢了! 然後被送来的,是这3道菜,我是说,3盘儿童午餐。 这里的儿童午餐,虽然立着旗子,但是没有玩具。 毕竟是以料理决胜负的正统派。 然後,学着最初把勺子放入蛋包饭的我,莎宾娜和柯蕾特也向蛋包饭进攻。 ぱくり もしゃもしゃ…… ぱくぱくぱくぱくぱくぱくぱくぱく…… むぐむぐむぐむぐむぐむぐむぐむぐ……

注意到的时间,在3人面前,只有空空的盘子。 然後注视着我的,莎宾娜和柯蕾特,像吉娃娃般的眼睛。 不要担心,我也是同样的想法! Hey~服务员的小姐、Come On! 嗯…… 吃得太多了。 然後,是比我更加脸色不好的,莎宾娜和柯蕾特。 2份儿童午餐和4份甜点,果然有点太多了吧。 连我都在3份甜点时停止了…… 我想这之後要去书店,就这样一直回去了。 不,完全没法行动,大概这之後,那个会来了。 嗯,肚子痛了。 啊,快点回去的话……但是,家里只有一个洗手间! 我们有3个人! 糟,糟糕!

「啊,姐姐,啊,那个,那个……」

啊,柯蕾特,连坚持到家都不行了吗?但是,那样比较好。 因爲这里(百货商店)有很多单间。 柯蕾特,视线游移不定了。 那麽,三人一起,Let's Go! 战斗结束後,天已经黑了。 我家正在进行弹劾审判。 法官,莎宾娜。 检察官,柯蕾特。 被告,我。 没有律师。 感觉没有胜算。 完全没有。 一点机会也没有。

「至今爲止,爲什麽不带我们来这里呢?」你以爲我们在宝贵的人生中浪费了多少时间呢?」 「是的!即使是有事情要办,也可以作爲礼物带回去,这样的关怀不是也很好吗!」

柯蕾特,现在不是家臣模式,而是亲友(死党)模式,所以就完全不客气了。 而且,不是平时的说话方式,而是一种很强硬的语气。 好像很生气。 好,首先,向守护弱的柯蕾特攻击。

「柯蕾特。柯蕾特今天吃的午饭,要小金币2枚左右的花费呢?」 「诶……」

柯蕾特脸色苍白地沉默了。 好,一艘击沉! 简单! 因爲柯蕾特的金钱感是以现金收入几乎没有的,那个小农村生活爲基础。 小孩子一顿饭用了两枚小金币,这样的事,就算是家人心中的最後的晚饭都是不可能的。 说起来,如果有两枚小金币,就不用自杀了。 那麽,下一个是莎宾娜。

「莎宾娜。如果王国发生什麽事情的时候,你打算在这里生活吗?」 「诶……」

是的,必须确认这个。

「像之前的那场『王都绝对防卫战』的战斗,如果又发生了,然後,如果这次不能像那时一样带着佣兵团过去。国家会灭亡的吧?」 「那,那个……」

莎宾娜的头脑很好。 所以已经理解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抛弃国家,在这里或者是那个大陆的某个地方,作爲平民一般生活,还是,作爲那个国家的王族中的一人,到最後还留在国家。也就是说,『国家灭亡的时候,想和家人和国民共同命运,还是想活出新的人生呢?』」

莎宾娜在考虑了一会儿之後,问了我。

「那个,和光波姐姐大人一起吗?还是,我一个人?」

嗯,那是很重要的吧。

「两者都是。和我一起逃脱的情况,让莎宾娜在这里躲避了之後,我死掉的情况,两种情况都可能有。後者的情况,监护人和足够的钱是准备好了,所以生活不会很困难。嗯,变成这样的机率很低吧……另外,在这旅行期间,爲了避免危险,有时会在这里待命,但如果那时我身上发生了什麽,即使国家还健在,也再回不去了。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不在了……只能在这个国家生存下去了。虽然我认爲几乎没有这样的概率,但不是零。如果讨厌那样的话,接着和本队汇合之後,莎宾娜就要和本队一起行动了……」 「……」

那天,莎宾娜没有回答我。 好的,巧妙地骗过了,从追查中逃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