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话 异国的王都

翻译MAN:

原帖地址:

从那之後向陛下解释了,不是每天联系而是偶尔联系。 再次让莎宾娜解释而让他理解了。 对本队的伯爵大人也进行了说明。 陛下接受的事情,伯爵不愿意接受,这是不可能的。 而且,是陛下正在听着。 这样的话,这两人,事先应该好好说明理解清楚吧! 嘛,这次是由莎宾娜来说明。 不是那样是不行的。 因爲陛下在莎宾娜面前也抬不起头。 ……或许,莎宾娜,才是王国的最高权力者?

「那麽,到王都马斯利卡的时间是3天後,爲了慎重起见,前一天中午的时候,我会用『无线』联系,请等待。」 「我明白了。那麽,就2天後的午後。」

与伯爵先生相约结束後,通信结束。 如果是马车的旅行,不知道会发生什麽。 车轴折损,因下雨道路泥泞,桥被冲走,山崖崩塌道路被封锁等等。 因此,虽说我已经抢先一步,但会谈的日程由本队到达後决定。 所以前一天确认也对会谈没影响,只是伯爵担心我是否在王都等着。 不,我会遵守约定的喔?

爲最初的交涉场所,邻国达里斯森王国的王都,马斯利卡。 既是友好的国家,也已经正式通知了外国船只的来访。 民间情报也有很多,当然,我们的王都、玻赛斯伯爵领、山野子爵领的间谍会得到各种各样的情报。 这次谈判的旅行,并不是巡回全部国家。 太远的国家是略过,相反,对邻接国会各自派出使者,王都会邀请王族和高级贵族们。 我们是去稍微远一点的、友好或中立的国家。 没有必要特意向敌对国传授新型武器的信息。 如果外国船只在那样的国家登陆的话?

嗯,如果那个国家变得破破烂烂来寻求帮助的话,会让巩固了周遭的这次缔结条约的国家的多国籍联军进行侵攻。 那是在我们建立有利的条约之後吧。 政治和战争,并不是和朋友玩游戏,这是理所当然的。 另外,这次是以沿岸国家优先。 不面对海的内陆国家,因爲没有当前的危机感,可能很难说上话,也很难一次建立一个大组织。 大国,会想自己掌握主导权,处理不好的话,会有独占新型兵器的可能。 对这样的国家,以後等他们自己说「我们也一定要加入」就好了。 说起来,内陆国家没有建造船的意义,根据预算多少也可能会拒绝。 没法好好地拿钱出来,只想掌握後装式旋条铳和大炮的技术之类,这样虫子般的想法,是不能容许的。 嗯,我对陛下这麽进言了。 但是,即使是我说的话,检讨和思考,下定决心的是陛下和国家的重镇(大臣)。 所以,那是国家的意志。 并不是我个人决定的。 然後在那天的午後,到达了王都马斯利卡。 本队的马车集团以绝对不能迟到的移动速度要花费几天时间的距离,如果不是慢慢开车,汽车的话几小时就能轻松地走完。 像惯例一样,把野营车放回自己的家,我们三人背着背包腰挂着水筒。 当然,污水箱已经处理完毕。

「啊,在本队到达之前的三天里,好好享受异国的王都。」 「「喔~!」」 「……小姐们,只有3个人吗?」 「「「嗯!」」」

每次都是惯例一样,门卫的大叔,露出怀疑的表情。 嗯,已经习惯了。

「家长们会从後面来的。和大人们一起慢慢走的话很无聊,所以只有我们先走了。到大家追上爲止的时间,我们打算在王都玩!」

我笑着说了这样一句话,门卫的大叔脸上露出呆呆的表情。

「太乱来了!如果被野兽袭击,或者被一个坏家伙盯上的话,怎麽办呢!即使不是盗贼,穿着很好的孩子们独自走路的话,想打坏主意的家伙要多少有多少。现在,有没有想过父母有多担心呢!大体上,要有保护年幼妹妹的姐姐的自觉……」

被说教了一个小时。 但是,嘛,不是坏人……岂止,是个好人呢。 大概是因爲父母在工作中花费时间的时候,觉得无聊的我们悄悄地走出去了。 因爲不可能有让孩子们先行的父母,这样想是理所当然的。 在保护者到达之前让我们在警备队站等候,对这样说的门卫叔叔,说已经约好了碰头的地方所以直接去那里,总算得到解放了。 差一点就要被困在这里3天呢。 不,大叔也没想到我们是提前走了3天吧。 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在没人注意时用转移逃跑的方法也考虑过了,但是这样可能会引起骚动,所以拼命地说服了。 累了。 真的很累……

「就这样,决定住宿吧。姑且,与本队汇合之後,也会被认爲是使节团的一员,不能成爲国家的耻辱,也就是说,只能选择高级的地方。算了,作爲经费向国王提出申请,即便是很高级的旅馆也没有问题!」 「……姐姐大人,明明是很有钱的,却一直都是这样,在那种地方斤斤计较……」

很快就插进来了,莎宾娜的吐槽。 吵,吵死了!

「……那麽,就在这里吧。」

反正,只是看了一下外观,也只知道是高级的,也就是费用高的旅馆,不可能知道旅馆真正的好坏。 在离王宫很近,高级的旅店里适当地选择了目标,然後大声呐喊。 不,只是表示了干劲,另外,真的不是一边叫喊一边进去的。 如果在王宫附近的高级旅馆做那样的事,马上就会被抓进拘留所。

「请给我三个人的房间。」 「监护人是哪一位呢?」

又是这样吗……

「不,只有我们。」 「即使被说是无情,也拒绝只有孩子的住宿。啊,回去回去!妨碍营业的话,就要交给警卫了!」

前台的中年男性说了一句话,有点动怒了。 不,如果有那样的规则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但是,明显地愚弄我们的态度,令人很生气。 如果这是一个年轻的新人,就是教育不足,在高级旅馆工作之後误以爲自己已经变得了不起了。 嘛,也有可能是「因爲年轻而犯下的错」。 但是,这是一个中年的老手,所以这个旅馆就是『这样的旅馆』吧。

「太失礼了!你在说什麽?」

轻轻拍一下开始发牢骚的莎宾娜的肩膀,制止了她。

「也好,你们也不想住这样的旅馆吧?」 「嗯,是的……」

於是,带着莎宾娜和柯蕾特,爲了寻找其他的旅馆,离开了那个拥挤的旅馆。

「……这里!」

然後来到了下一个旅馆。 比最初的旅馆稍微小一些,稍微有点旧,但也不错。

「这次没问题吗?」

莎宾娜很担心地问道。

「那样的事情,不试试就不知道了!」

嗯,当然了。 柯蕾特,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被高级旅店赶走,对柯蕾特来说不是什麽不可思议的事。 而且,对我选择的旅馆也不会反对。

「呐喊!」 「欢迎光临!要住宿吗?」

一打开大门,前面就有声音。

「3人的房间可以吗?滞留天数还没有决定……」 「是的,没关系。那麽,请您填写住宿登记册。」

前台的20岁左右的男子笑容满面地接待。 嗯,热情好客,我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