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话 汇合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到了旅馆2天後的上午,带着莎宾娜和柯蕾特,从旅馆的房间连续转移到山野领地。 如果不偶尔回去一下的话,大家都会担心的。 嗯,不是担心领地的样子,而是领地的大家都很担心我。 领地的运营,并不是领主几天不在就会出现问题。 如果领地是处於那样不稳定的状态,可以转移的我姑且不论,一般的贵族甚至连去王都也不能。 领主不在的时候,其他的人也会好好地工作……应该是。 转移到我的个人房间。 不然,如果突然出现在人面前的话会吓到人的。 然後带着莎宾娜和柯蕾特走出房间……

「光波大人!」

以数十年的工作合约爲名,被人身买卖的少女,10岁的诺埃尔发现了我。 不,不是应该说是「找到了」吗? 年龄相近的缘故,和柯蕾特很要好的诺埃尔,对着柯蕾特微笑着,爲告知大家我回来了,慌慌忙忙地跑掉了。 能看到诺埃尔自然的微笑…… 变得开朗了呢,诺埃尔…… 然後听了大家的报告,没有什麽特别的问题,所以马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嗯,这次返回领地的主要目的是这个。

「White Home,White Home,这里是白色卢克,请说。」 「这里是White Home Leader,能听到吗?」

是的,因爲本队的到达预定日期是明天,有约定爲了确认而联系。 每件事都要去拿汽车然後转移到郊外进行联系,因爲觉得很麻烦,所以我决定用领地的无线机联系。 在频率上,因爲不远不近的距离用UHF和VHF都是过近,用HF有可能沉入寂静地带。 但是,这里我觉得用HF联系比较好。 这里的天线性能也很好。 因爲有足够的空间,所以没使用延长线圈,而是设置了全尺寸的天线。

「是的,灵敏度很好,听得很清楚。预定进行得怎样呢?」

『啊,按照计划进行着。子爵说的、えすおおええ、那个家伙,正在逐步前进,就是这样。到达的预定没有改变,预定是明天中午过後。已经派人先行,租下了王宫附近的旅馆,所以在那里汇合吧。』

「我明白了。那麽,明天见。」

『嗯』

啊,所谓SOA,是指前进速率(Speed of Advance),以预定时间来分割进军距离,这就是现在的状况。 SOA提前1小时,或是,延迟5分钟,也就是说,是在没有余裕的情况下掌握进展状况是相同的意思。 与无线电里的伯爵大人本人的商讨结束後,过了一会儿,柯蕾特和诺埃尔、渔村出身的尼内特12岁,并且女仆见习的莉娅4岁……不,不,已经5岁了吧,那些『山野子爵家女仆队、少女组』加上莎宾娜的5人的交流会,或许说,是游玩的时间。 虽然叫做『女仆队』,但柯蕾特不是女仆啊,那种小事怎样都好了。 然後对大家说明的,莎宾娜不是公主,而是我在王都的家臣候补,也就是说和柯蕾特一样的立场的人来做说明。 因爲这是莎宾娜本人的希望。 嘛,不像是禁止触碰的东西一样,而是作爲普通的、平等的朋友的对像的机会,对她来说几乎没有吧。 果然,让莎宾娜穿女仆装是不可能的,被家臣候补的柯蕾特当作普通朋友对待,这样也就行了,不过,和预想的一样,很好地融入到一起。 不愧是莎宾娜。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诶……」

我想回去旅馆,呼叫两人的时候,莎宾娜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啊,那麽开心吗,作爲普通的女孩子,和普通的女孩子们一起玩耍……

「没关系,什麽时候都能再来。」 「嗯……」

莎宾娜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虽然不满的时候会抱怨,但还是会看时间和场所的。 而现在,不是应该撒娇的时候、是这样判断的吧。 不过,也许是不想在比自己年幼的孩子们面前表现出不像样的样子。 然後使用连续转转回到旅馆,等待翌日到来。 ……在王都的三天? 不,只是邻国的程度,风土人情之类没有什麽差别。 一般地去观光,吃摊子,三个人一起玩得很开心,但是没有什麽值得记下来的事。 不管怎麽说,不是每次都会被人掳走,被孤儿抢走钱包,或是被贵族的笨蛋儿子纠缠。 特别是被认爲是10岁左右的少女3人组的我们。 这,再过6年的话,莎宾娜16岁,柯蕾特15岁,我看起来12岁却24岁了…… 啊啊啊啊啊~! 然後第二天的午後。 不是旅馆,而是在别的料理店吃过午饭,我们3人在大街上闲逛。 不,如果不确认本队到达的话,到了後面要找旅馆是很麻烦的,小孩子作爲他国使节的情况很少见。 即使是本队住在那里,说不定也不会老实地告诉我。 如果爲了一点小钱(小费)而把事情推给顾客的话,也许会被问到住宿的管理责任,所以作爲住宿一方是理所当然的对应。 所以,要确认本队到达的情况。 然後,在一家高级的旅店前面,有几个员工出来了。 重要的客人,员工们会在旅馆前迎接。 如果是来自他国的使节一行,当然是理所当然的。

「那个,那是……」

然後,向王宫联络和住宿的预约结束後回到本队的前锋人员,使节团到达了。 载着伯爵们的马车,在旅馆的入口正面停下来,在那马车前後是骑着马的护卫。 然後从前後的马车上警卫飞奔而出,把伯爵的马车在降车口附近固定下来。 在确认它们的部署结束後,根据车夫的信号,马车的门被打开,首先是两名女仆下来确认安全,接着是伯爵先生和作爲副官的侯爵家长子的克拉尔德先生下来了。 看着那个,我们接近马车。

「赶走!」

看着接近的我们,中年职员用尖锐的声音对年轻员工做出了指示。 然後,年轻员工赶忙走向我们。 这样下去的话,会被赶走的。 不,这倒是无所谓,不过,如果对莎宾娜和柯蕾特的身体造成危害,就不能容忍了。 即使如此,员工也只是轻轻地推推肩膀。

「伯爵大人,我正等着你!」

因爲我跟伯爵先生打招呼,年轻员工慌慌张张地堵在我们面前。 然後,是紧忙地拔出剑,插进那个员工和我们之间的护卫们。 那倒是。 不会有自国的公主殿下和子爵阁下被平民危害的情况下还放任不管的护卫。

「诶……」

不是展示保护使节们的姿态,是保护我们的姿态的护卫们,还有,在拔剑的杀气弥漫的气氛中,停住而僵直的年轻员工,失去语言的中年员工。 是的,前几天把我们赶走的,正是那个服务员。

「不许动!如果再靠近一步的话,就毫不留情地斩下去!」

伯爵大人以沉重的口气发表了这样的宣言,旅馆的人们都冻住了。

「即使是他国的人,也不能忽视对我国的王族和贵族家当主的无礼和危害的可能性。如果对使节团有这种行爲的话,就无礼讨,不,即使讨伐,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吧。」 「哎……嗯……?」

目瞪口呆的中年员工。 看到他向其他员工发出指示,应该是被赋予了相应的立场(地位)。

「殿下,山野子爵,两位不是住在这里吗?」 「嗯,最初是想去这里,但是被那个人赶走了,在其他的旅馆里……伯爵大人,是住在这里?」

在我说的话,伯爵大人看了服务员,然後淡淡地回答了。

「不。是别的旅馆吗?」

就是这样呢~

(得意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