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话 商量 1

翻译MAN:

原帖地址:

「那,那个!使节团的各位,不住在我们这里的话……」 「你是?」

拼命搂住伯爵先生的中年员工,慌慌张张地回答了伯爵大人。

「啊,说明晚了,我是这里的副总经理,我叫哥斯特……」

哎呀,不是普通的前台职员,而是相当高的职位的人吗…… 嘛,因爲是迎接他国的外交使节团,所以这样的人会出面吗? 相反,总经理没出来……啊,是在里面迎接吧。 那麽,那个时候会在前台,是偶然的。 嘛,如果是上述立场的人的言行,就代表这是『这样的旅馆』,相反,与普通年轻的前台职员的情况不同,这是拒绝住宿这个旅馆的理由。 如果因爲新人的失败,令整个旅馆的名声下降是很可怜,但也没有必要担心。

「但是,这里不想让我国的公主殿下与子爵住宿吧?那麽,使节团的我们也不能住在这里吧。我们和殿下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还是说有什麽?是有想把我们与殿下们分开的理由吗?」 「啊,不,没什麽特别的理由!无论如何,希望大家一起住在这里……」

副总经理一个拼命地说着。

「啊,但是,把我们赶走了吧,挡在门前(让我吃闭门羹)。」 「那,是因爲不知道大家是他国的王族们……」 「但是,也不听我们的身份,只看外表就把我们赶走的吧?明明我们没有隐瞒身份。我不想住在这种营运方针的地方。莎宾娜怎麽样?」 「我也绝对不喜欢!」

莎宾娜,尽情的皱了皱眉头说道。 嘛,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回答了。

「那麽,我们要回到我们的旅馆。伯爵们是在这里?」 「那样的事是不会有的!要住在同一个旅馆,给我带路吧。」

对於伯爵先生的话,副总经理很着急。

「请请请,请稍等!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评价就……」 「这个,跟我们有什麽关系吗?你们侮辱了我们国家的公主殿下和贵族,因爲感到不快我们住在别的旅馆里。只是那样而已。没有什麽奇怪的事。不,你是觉得奇怪吗?『爲什麽没有爲无礼进行复仇』呢?」 「不是!」

然後,使节团一行和我们一起走了。 因爲不是很远的距离,所以伯爵先生和克拉尔德先生和我们一起走路。 後面跟来的,是骑马的护卫和几辆马车。 在後方有什麽骚动,但和我们没有关系。 回头一看,好像是从旅馆里出来的人在向副总经理问话,那就是总经理吧。

「对不起,我带了人过来,能追加人数吗?」

和第一天一样,前台职员是20岁左右的男性。

「是的,没关系。您要追加几位?」

嗯,总共是几个人来着…… 没办法,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吧。

「对不起,剩下的就拜托你了。」 「嗯?啊,我明白了。嗯,人数是……」

和我们在一起的伯爵先生要向前台职员说明的时候,门就打开了,一起来的人跳了进来。

「请,请等一下,伯爵大人!这样的杂事,请交给我来!」

然後,想让伯爵大人做杂事的我,被狠狠地盯着。 不,我,不过是一个子爵啊…… 啊,刚刚的是我不好。 如果国家元首知道伯爵先生在办理住宿登记手续的话,陪同的人就没有立场了吧? ……对不起。 嘛,伯爵大人好像因爲能体验到珍贵的体验,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没有问题! 副官克拉尔德先生,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

「诶?来自邻国的外交使节团的一行人?公主殿下?诶诶诶诶诶!」

听到是伯爵大人时,还一位平淡的前台职员在听到「从邻国来的使节团,而且还带着公主殿下」後,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因爲是高级的旅店,所以会有贵族的客人来吧。 所以,即使听到客人是伯爵,也不会那麽惊讶。 嘛,虽然说是没有贵族风格的我们的同伴,也许会有点吃惊,但像这样摆在脸上的话,就不能说是一流的前台职员了。 但是,如果是「外交使节团」的话,会有点不同。 这是对方国家的国王陛下的代理人,招待对方的旅馆,是本国的代表,和本国的面孔。 其责任和自负,以及荣耀是很大的。 而且,这绝不是没有事前预约和先兆就突然来访的。

「啊,爲什麽是我们呢……而且,没有先兆,突然……」 「那是因爲莎宾娜公主殿下这样希望。」

我对动摇的前台职员的青年说了这样的话,莎宾娜继续说下去。

「因爲你的诚实态度告诉我这家旅馆是个好的旅馆。」

吓了一跳! 莎宾娜,这种公主的样子…… 不不,平常不在光波面前就是那种举止的吧,我不知道啊…… 理所当然地,把她看作是「头脑很好,可是有点任性的年幼公主」…… 不,爲什麽在那里盯着我看?是超能力者吗! 不,但是,能做出这样清秀的公主的样子…… 果然,『红天尿』的称号还是让给莎宾娜吧。 虽说是10岁,但被一国的公主当面被称赞,很难忍受吧。 青年的脸变得通红。 但是,专业意识驱动了那个身体,马上就复活了。

「真是太过奖了,这,是我的荣幸!」

前台职员的青年那样说,摇响了在柜台上的呼叫铃。 大概是请求支援的信号吧。 在鸣响方式和次数上决定了几个信号,有不同变化的样子,响了好几次。 嗯,这是「总动员战斗配置」吧,大概。 然後里面的门马上就打开了,一位稳重的中年男子,以及几个员工陆续出现了。 上了年纪的男性是这家旅馆的总经理。 吃饭的时候,有来给住宿的客人打招呼,所以我还记得他的脸。 铃的声音应该是代表紧急事态的,却没有慌张的样子。 真不愧是总经理啊。

「是来自邻国的外交使节团的客人。请马上准备好房间。」

前台职员的青年用一句话说明了情况。 然後,听到这一点,总经理倒吸了一口气。 根据信号的铃声,虽然有一定的苗头(心理准备),但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事态。 一瞬间那个眼睛张大了,但除此之外没有表现感情的变化。

「我是总经理沃利斯。本日,欢迎各位光临。」

嗯,点头把伯爵大人和克拉尔德先生委托给接待员後,总经理马上就发出了指示。 这个,对待最高级的贵族即使是要对方等待小小的时间,也是不可能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把对方带到经常准备万全的特别室,是最优先的事项。 其他的从者们会从马车上卸下必要的行李,或者爲晚餐或商量明天安排,可以在这里进行。 而且,因爲是这麽紧急的情况,一些事情多少能忍受的。 ……我们? 我们本来就住在这里,所以现在没关系。 嘛,本以爲是哪里的商家的女儿的姐妹,实际上是邻国的公主和子爵家当主,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惊讶吧。

「……稍等一下,可以吗?」

接待员带领着伯爵们去了房间,其他人和旅馆的人一起前往马车,那里只有我们3个人和前台职员的青年,还有总经理5人。

「爲什麽,是我们这里呢……如果是这样的客人,一般都会在王宫附近,被称爲王都第一的旅馆『妖精的休憩亭』……」

我用右手阻止了总经理的话。

「这是因为前台职员的差别。还有,旅馆理念的不同。那就足够了吧?」

然後,总经理向我们3人行了深深的一礼之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嗯,很帅!

「……姐姐大人,刚才说的就是『中二病的言行』吗?」

啊,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