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话 商量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回到房间一会儿,响起了敲门声。 不知道是谁的从者说「希望我们到伯爵大人的房间」。 果然三位女性的,连公主殿下也在的房间里是让人顾忌的,所以用邀请我们到伯爵大人的房间这样的型式。 大概是关於访问王宫的讨论吧。

「失礼了。」

敲门後,进入了伯爵大人们的房间。

「哦,正好。我正想爲明後天的会面的事商量一下……」

伯爵先生对莎宾娜低头後,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因爲莎宾娜是王族,所以是比伯爵上位的人,但只不过是使节团的权威性装饰。 使节团的「国王代理」的权限是伯爵大人的。 但是,因爲不能把莎宾娜作爲下位者对待,所以说话的对像就变成了我。 我的立场?啊~是辅佐是顾问,还是外包业者? 从国王大人那里得到了工资。 然後开始了商量。 这个使节团并不是围绕着所有的邻国。 是友好国,和中立国,面向海的国家是优先的。 其次,是作爲友好国的内陆国家,国力很大的国家等等,都是这个使节团会去的国家。 在这些国家之中,在不太远的地方转一圈。 果然不会围绕大陆一周访问所有的国家。 那样做的话,回国的时候莎宾娜和柯蕾特都长大成人了,我也过了适婚年龄……这样,果然是太过分了。 嘛,会花费相当多的时间。 而且,也没有和那麽远的国家缔结条约的意义。 另外,有各种麻烦问题的国家,会有专门的人另外对应。 关於邻接国家,让他们看到帆船和大炮的实物比较快又有效,所以将对方国家的代表邀请到自己国家。 因此,我们谈判的对象只有一部分有限的国家。 ……那麽,爲什麽邻近国的这个国家要由我们要担任呢。 首先,因爲原本就是使节团会通过的路线,所以不太费事。 接下来,只有邻国,对我的事也应该很了解。 因此,也可能有人会认爲是「救国的姬公主大人」略过了自己的国家然後通过,这是有失体面的。 最後,这个国家的领导人还是年轻的公主。

「这个,达里斯森王国,国王因病卧牀,国王的代理是第一公主的瑞米亚大人。但是,还有支持着年幼的第一王子,想着要把国家变成自己的东西的势力……」 「啊,是这样啊……」

王妃已亡,如果国王没有恢复健康,那麽国家就乱了。 友好的邻国发生混乱,根现令的形势下,是不希望看到的事态。 乘着混乱的情况下,其他国家也有可能多管闲事,旁边有一个抱着火种的国家,没法令人安心。

「那麽,我们只要努力巩固公主的立场就好了吧?」 「嗯,子爵这样说的话真是帮大忙了。」

总是严肃的伯爵大人,稀奇地浮现出了面带笑容的表情。 吓了一跳! 然後,作爲助理的克拉尔德先生,用佩服的表情凝视着我。 ……我会害羞的。 然後,大家一起吃晚饭。 虽说是大家,当然也不是包括女仆和护卫的大家。 而是使节团的主要成员,在包厢里进行的晚餐会。 嗯,因爲这是很少有的和莎宾娜公主殿下交流的机会,所以说伯爵大人和克拉尔德先生,还有其他的随行人员也充满干劲。 爲什麽国王对莎宾娜很纵容(姑息)呢。 真是,太纵容了! 当然,莎宾娜很可爱,头脑很好,很坚强。 成人後,会是国家的大贵族,或许是他国的王族的妻子,搞不好也许会成爲王太子妃。 如果能这样的话,将来会有很大的好处。

「山野子爵,个别的行动很辛苦吧?还是一起行动……」 「光波,明天一天有空吗?想一起逛街……」 「子爵殿下,关於领地的特产销售,有什麽好的建议……」 「跟我相熟的伯爵家的儿子,差不多该找伴侣,听到这样的话呢。如果需要的话,就由我来当中间人……」 「之後,来下将棋怎麽样?」

嗯,下将棋的话,就长时间能独占我。 ……不,不是那样的! 是我吗,大家的目标不是莎宾娜,而是我吗! 之後,是暂时的闲谈。 不,即使采取别的行动,也是同一个使节团,所以不需特别引起风波。 我也能做到大人的对应。 不承诺,不答应,不断言,和蔼可亲地笑。 嗯,作爲日本人的基本技能,真的很有用! 第二天的早餐,与女仆和护卫的人们一起吃了。 伯爵们虽然出面了,但莎宾娜说要好好下位的人进行交流,他们似乎也没法反对。 而且,这绝不是谎言,但真正的理由还有一个。 是的,早餐的时候,是爲了进行今天预定的确认,还有避免被别人邀请。 吃完饭後,急忙回到了房间,然後马上连续转移到王都散步。 伯爵们想要向我们打招呼,即使来到了房间,也已经是空壳了。 爲了让旅店的人不必担心。 所以在第一天,「美少女3人组,因爲之後有些事情,所以出入旅馆不只是从正面,而是用後门,窗,地板,天花板等,所有的地方都能使用,突然不在房间里,或者是什麽时候突然回来了,也请不要在意啊!」这样说了。 听了这件事的前台的哥哥苦笑着,但是因爲是预先付费,所以没有逃掉的担心。 ……但是,被认爲是小偷而被错抓也不会抱怨,做了这样的承诺。

「要出发了。」

昨天一整天都没能发现我们,显得很苦恼的伯爵大人。 克拉尔德先生也很不高兴的样子。 晚饭也在外面吃,转移回到房间我们就这样睡觉了,没有办法啊! 从国家带来的礼物等堆在马车上。 我们,莎宾娜和柯蕾特都是两手空空,我的肩上挂了枪套。 ……很重。 这是展示用的长物,也就是步枪。 因此,特意是选择了旧式的东西。 在这里不能展示最新式的突击步枪吧。 当然,三人都带着护身用的枪。 左腋下和大腿的枪套。 因爲是出现在王族和大贵族们面前,所以作爲武器的刀子没收了。 爲了隐藏戴在大腿上的枪套,衣服需要穿裙子。 莎宾娜,理所当然的是穿装在本队马车上的漂亮礼服。 我和柯蕾特,是日本制的,那种风格的(相似的)礼服。 不,在这里买贵族用的礼服,真是太贵了。 如果是日本制造的话,在这里就能充分地当成贵族用的东西,而且能便宜入手。 第一次试穿日本制造的衣服的时候,莎宾娜和柯蕾特,看到内裤时都僵硬了。 不,确实,与这个世界的标准内衣相提并论的话,防御力太弱了(布料太少),嗯。 总之,谈判和礼物,其他各种事情都是本队的大家的工作。 我只是作爲枪的示范和技术顾问对提问的回答。 莎宾娜作爲装饰要员,只需要微笑着。 然後柯蕾特,是专心做不显眼的空气。 好,出击!

「路途遥远,欢迎光临。」

国王代理的瑞米亚公主殿下,在聪敏的脸上有着清澈的眼睛,是15~16岁左右的美少女。 嗯,外表看起来比我大得多。 因爲是白人系的人种。 虽然是个美人,但凛然、可爱、怜爱、高贵的脸。 嗯~啊,该表达才好呢…… ……公主殿下? 就是这样~!!! 在谒见的房间,在上坐的座位上是瑞米亚公主,并排坐着的是伯爵大人和莎宾娜。 即使是同样的公主,对方也是第一公主,王位继承权第二位。 而且,现在是国王的代理者。 与此相对,莎宾娜是第三公主,继承权排在第五位。 另外,「作爲公主的在位时间」……从出生起父亲是国王的情况,年龄……等等,都大大地落後,也有访问时作爲听对方说话的一方的立场,甘於下位是理所当然的。 两个人的後面,是我和克拉尔德先生。 然後在後面,是4名个随行人员。 其他人是在别的房间待机。 当然,护卫的一部分留在马车上。 无人的马车被抓着,被调查了外交文件和捕获武器的情况是无法忍受的。 不,当然,我们也不是把那样的东西放着的笨蛋。 但是嘛,也有无线电机之类的。 谒见,只是简单的仪式。 在许多家臣面前寒暄和答谢,礼物的赠送等等。 不可能在这种地方举行会谈。 然後仪式举行完後,终於到了会议室。 接下来,是正式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