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话 会谈 2

翻译MAN:

原帖地址:

「「「「「「……」」」」」」

结束了演示,回到刚才的会议室的一行人,达里斯森王国方的人一直沉默着。 伯爵大人也没有急着说话,默默地等待着。 大概,都在等着他们慢慢地咀嚼(思考)刚才的事情,等着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吧。 然後过了一段时间,瑞米亚公主殿下开口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吧?」

露出一副看开了的样子,公主殿下这样说道。

「殿下,在说什麽!」

虽然臣下的一个人想要反驳,但公主殿下用手势阻止了他。

「好了,我也不是笨蛋,大家都是这样想吧,在这个场合下。」

如果被这麽说,就不能再反驳了。 是的,大家都充分地明白了。

「殿下,我国并不是要强加於人或抢夺什麽。只是,爲了防备共同的敌人而缔结协定,并表示要共同获得新的力量。拒绝那个条约,走自己的道路也是很自由的,而我们也并不是要对贵国做什麽。而且,这次不是爲了决定什麽的访问,而是爲了以後的条约会议,通知现状,事前在大家之间谋求统一意见的事前协议。没有担心的必要……」

是的,这对达里斯森王国方面来说不是那麽坏的事。 因爲是这样邀请的。 只是,事实上没有其他可选的选择,在来自压倒性的强者的邀请的情况下,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吧,如果说有问题的话…… 本来,这个国家和我们是友好的关系,所以不必那麽在意,但也不是那麽简单的事情吗。 啊,我忘记了!

『协助强化公主的立场』,这个任务。 我在协定中没有决定权,所以就只能由伯爵大人进行联动了。 我可以随便约定的,只有自己的事情。

「殿下,如果您担心的话,要和我约定吗?」 「诶?什麽!?」

对露出惊讶表情的公主殿下,微笑着进行说明。

「是的,当殿下感到爲难,而正义在殿下这边的时候,我会和我的朋友一起给殿下帮忙的约定……当然,这是与王国没有关系的事,所以不是作爲山野子爵,而是作爲光波?山野的个人约定……」 「诶……」 「来自他国的侵略也好,魔王军也好,想要谋反的人也好,或是不尊重殿下意愿想把强加婚姻的人,全部都是……」 「诶诶诶诶诶……」

目瞪口呆的瑞米亚公主殿下。 是的,一般来说,贵族不会跟他国的公主做这样的约定。 而且,国王和公主,还有大臣们是知道的吧,我不是贵族的女儿,而是突然出现的异国王族,那个神兵不是王国的士兵而是我的私兵,是义勇军…… 邻国发生那样的大事件,不可能没有详细的调查。 间谍和收购,甜蜜陷阱(美人计),其他各种各样的方式,王宫内的信息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入手,大体上只要在王都呆着,那部队不是王国士兵的事就一目了然了。 穿着服装和装备之类,本来这样的话(他们是王国的士兵)就没有说过。 把帝国军主力和古龙一人踢散的「山野子爵」,对瑞米亚公主殿下给予「个人的」助力。 在共享正确信息的人们中,不会有人不明白这件事的意思吧。 而且,在这之後的後半部分,也表示「想要谋反的人也好,或是不尊重殿下意愿想把强加婚姻的人,全部都是」这一部分。 相对於公主殿下的「愕然」,有一部分的人则表示「惊愕」。 ……嘛,对於企图不好的人来说,也许是有些不方便的事情。

「爲何?山野子爵,擅自做出那样的约定……」

看起来很爲难的伯爵大人。

「那麽,作爲使节团不考虑点什麽就没有立场了……没办法啊。那麽,作爲我国的正式代表,爲了对瑞米亚公主殿下,作爲邻国和友好国的达里斯森王国的正当王权代理者表示敬意。在公主殿下与我国保持友好的时候,会考虑把开发的装备做优先部署。……这个国家的代表者是瑞米亚公主殿下,在那个自由的意志下,只要能与我国保持友好的话……」

哇,太狠了! 给予支持年幼的王子殿下想把瑞米亚公主殿下赶走,成爲其後盾手执牛耳的人们,阴谋结束的通知。 但是,如果王子殿下成长爲优秀的人,瑞米亚公主殿下也会被拉下来,王子作爲正式的後继者而得到王位。 在那时候,只要签下新的约定就可以了。 但是,在那之前,如果强行将其作爲後继者,以傀儡爲目的而进行操控的话,应该知道会怎样的吧,也就是威吓。 在这方面,认真考虑国家将来的人不可能赞同傀儡派的人。 说起来,如果让我,山野子爵认识到是「谋反」、「强制」或是「公主的危机」的话,那个『神兵』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个王宫内。 而且,这绝不是来自他国的内政干涉,而是「作爲神之使徒的姬巫女大人,爲了保护正当的王权代理者,作爲正义的夥伴出现」,那敌人即是「恶」。 因爲那样的事变成敌人的人,没可能平安无事地掌握政权。 大概,这个国家的上层得到了不少关於我的信息吧。 因爲那个『神兵』的出现和回归的目击者,是不容置疑的。 而且,即使我没有爲了公主殿下而采取强行手段,不仅是新装备的优先部署的事情,如果被视爲政情不稳定的国家、或是傀儡政权,也有可能不会被当成真正的同盟国。 如果有人想乱来的话,那也会被怀疑如字面一样是『非国民』、卖国贼,是与他国相通的。 大概,这样的话,公主殿下的立场,在一段时间内是很安泰的。 至少,直到王子殿下长大成人,能以自己的意志来判断事情,被承认是人格高尚的人之前。 看着伯爵大人的样子,笑容很灿烂。 嗯,平安无事,Mission Complete(任务完成)。

「瑞米亚大人,你能和我成爲朋友吗?」

喂,莎宾娜,还以爲是彻底成爲空气的,因爲自己也想要出场,所以突然乱入了! 因爲自己也是公主殿下,所以不是「瑞米亚公主殿下」这样的称呼,而是表示受到同样敬称的人之间的上下关系的「大人」,如果是朋友的话就可以了吧。 对我和伯爵大人的大服务的要求,而被吓一跳的瑞米亚公主殿下,很快就察觉到我们的意图,表示了感谢,并对莎宾娜的交友要求露出了笑容。 在邻国的王族中,没有人不知莎宾娜对国王夫妇和王子殿下、王女殿下来说有多麽可爱,而且更没有人不知道那个「请求」有多少效果。

「我很高兴!请多多指教……但是,不是作爲朋友,而是把莎宾娜当作我的妹妹,这样不行吗?」

虽然有弟弟,但是没有妹妹的瑞米亚公主殿下是这样说的,但是莎宾娜摇了摇头。

「姐姐,已经有很多人了。对我来说不足的是朋友!」

听了那个,瑞米亚公主殿下露出苦笑。 嗯,没有妹妹的人,会想要代替妹妹的人…… 但是,对於有两个真的姐姐,和作爲姐姐的我的莎宾娜来说,比起姐姐或是妹妹,果然还是更想要朋友那边呢。 如今,朋友只有柯蕾特之类(包括女仆军团吧),但是和柯蕾特的身份差异太大了啊…… 这样的话,就必须在瑞米亚公主殿下的卧室里也加上一台无线机…… 我已经约好了在危机之中奔赴的约定…… 就这样,会谈结束了。 并不是进行条约的缔结,也没有必要交换文件,之後是闲谈,或者说是回答瑞米亚公主殿下和大臣们,以及其他列席者的各位的提问,不要轻易答应要求和请求,注意不要说多余的说话(承诺)。 特别是关於我的事,伯爵大人完全封锁了。 不,即使告诉他们一点也没关系。 喜欢的男性的类型、兴趣是收集金币之类的…… 说不定,也许能协助我。 然後,那天晚上是欢迎我们的派对。 不,对爲了信息与人脉寻求某种交流而聚集的贵族、王族、高级军人和大商人们,这是一个无法休息的时间。 舞蹈的邀请?如果是Oklahoma Mixer的话可以跳喔、怎样? 啊,玻赛斯伯爵「学习社交舞吧!」那样不厌其烦地说着是爲了这个啊…… 不用了,我是专攻幕後的。 但是嘛,因爲今天不能转到幕後,所以做壁上花……但在我前面,排了长长的队。 嗯,我已经放弃了跳舞,但是因爲不跳舞,所以有空和我说话,是吗…… 然後,莎宾娜正和可爱的小男孩跳舞。 ……跳舞…… 而且,是喜欢年纪小的可爱男孩…… 啊,是弟弟路亨君的代替品,对男孩子还没兴趣,是吗? 然後,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的柯蕾特。 不,柯蕾特,你是我这边的人! 别掉下我走掉啊! 然後,本以爲一晚结束的派对整整持续了三天,此後,筋疲力尽的我,连日来一直吃得肚子饱膨胀起来的柯蕾特,不知爲何精神饱满的莎宾娜,坐着野营车『Big Rolly』离开达里斯森王国的王都,马斯利卡。 不,在离王都稍远一点之前,我们是坐了使节团的马车,之後从家里转送了『Big Rolly』。 哎?因爲是态度高高在上的萝莉坐着所以是『大萝莉』?

(译注:萝莉是ロリ(Loli),这里是ロ—リ—(Rolly/Raleigh))

吵、吵死了!